19 July 2011

无限虚荣快感在网络

在出版及印刷法令的箝制之下,华文报章以走纲索的危机心理拿捏处理新闻的"艺术",即使力求平衡反映事实,也会受到当权者的斥责和警告,年终的出版准证总是忧心忡忡能否过关。任何掌权者都认为控制媒体以左右民心取向是巩固政权的手段。即使雄心勃勃要迈向布城的民联,在百日新政的种种波澜壮阔许诺,也不轻言废除对新闻媒体的紧箍咒法令。独立新闻中心(CIJ)出版的《2010年言论自由》报告,点名批评安华,担忧民联同样会尝试控制媒体。

不论是朝野政党,他们都一厢情愿认为报章倾向於为他们服务才赏心悦目,而报章其实是对广大读者群负责而不是利益集团。像709净选盟示威集会,华文报章比起其他语文报章自设尺度刊载图文,但这无畏无惧的作风,引起当权者的不满早已是意料中事。然而,华文平面媒体面对严峻苛责的,却是职业良心被当狗肺,让新崛起的网络力量撕咬。新媒体在不受法令的约束下,总以为本身的优势,平面媒体也得亦步亦趋,他们从不考量报章绑手绑脚的局限而给予谅解。

另一方面,从华文报章转战网媒的一小撮从业员,虽然明白华文报的窘境,不惜站在胡墙骂汉人,对纸媒极尽挞伐:而持有意识形态敌意的同行,也不顾身处同样的困惑地位对同行倾轧,而这些尖刻的评论经过发酵之后,经常在面子书被一知半解的网友转载,以彰显本身对言论自由的正义是如何雄壮激昂,却不自知那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由於网速及其广泛性,报章若被抹黑、谩骂或遭受语无伦次者发动杯葛罢买,多数时候毫无招架余地,只好逆来顺受。

现今,不论是面子书使用者还是部落客都找到无比的虚荣和快感,他们既是记者,也是摄记,更是总编辑,弹指之间就能发表或附和转载别人的图文。由於法不责众,当大多数群体共同诽谤时,遭受言论暴力的当事人若要讨回清白都有心无力。说得透澈直白一点, 一小撮的网络暴徒以为是正义之师, 执掌着话语权

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郭清江也许受到内外夹击,在面子书上有憋屈的诉怨:"我自認個人,什至是我所屬的報紙,以及每天跟我一起在新聞台上奮鬥的同事,不曾做過任何出賣華社或民族的事。我們也許有不足的地方,但是,我們需要更大的支持力量,才能走下去。真的.....​!", 这反映华文报里外不讨好的残酷现实,而造成这个困局除了法令难以使新闻自由展翅高飞之外,潜伏的力量也在"雁过拔毛"。

《孟子》卷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意思是,反躬自问正义确实在我手里,就算对方有千军万马,我也要勇往直前!当今华文报章是否有此能耐 ,实难大言不惭,唯有华社,特别是新生代重新审度华文报业的存亡利害关系而给予谅解和支持力量,方可言勇。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7-2011

3 comments:

落花先生 said...

报纸没人买就要收档,这个是非常浅显的道理。
报纸骂顾客,顾客不买,那么传统媒体的评论人最后只好在网络上和大家一起讨虚荣心和快感。

新加坡黄清星 said...

落花先生:
谢谢你向新加坡人展现你的孝心,终於不再冒充李光耀找寻虚荣心和快感.
不过,狗还是改不了吃屎,你新照片还是那么鬼,酱怎像是金融管理系毕业的,有钱交给你管理,谁认得你是谁,太没专业水平.

落花先生 said...

谢谢黄前辈的赞赏,小弟从来没打算冒充李光耀的,这纯粹是一场误会。

大家在网络上交流,我的样子不重要,最重要有论点。金融管理系毕业的也是可以拍照的,谢谢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