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uly 2011

邓章钦教鸭子游泳

雪州议长邓章钦逞口舌之强狠批华文报水准低下,其实是处心积虑,有意睬踏华文媒体。在讲座会上,他一开腔就自嘲,"全场冒着最大的风险应该是我,因为我的事业还需要靠传媒",接着就非议华文报记者没有是非感,只追求平衡报道;华文报记者工作态度和语文能力差,没有立场;只管把一切资讯照单全收,没有深思与进一步探讨某个课题的习惯。

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编协)对邓章钦有失公允及偏颇的评议予以驳斥,连带对邓今天的地位和知名度,编协感悟过去给予他的支持的"恶果"忍无可忍有所责怨,指他"过桥抽板、恶言相向"。到底媒体应否期待政客感恩相报,则有置啄余地。毕竟,报导是媒体的职责所在,若报章当初以为可以提携有价值的政治人物为民请命,如今发现这号人物小人得志语无伦次,也只能怪本身有眼无珠。

邓章钦如果受邀出席类如"华文报章素质"研讨会发表论述,他即使怎样鞭挞报章和记者的水准,受批评者再没面子也得哑忍以尊重学术研究。不过,这位华小毕业生,从来没有进过华文报馆工作的经验和理解,却仗着律师资格和议长地位说教,评论非其专业的课题,就会被解读为恬不知耻地教鸭子游泳,教老爸如何让妈妈生孩子。

退一步说,邓章钦苦修钻研华文报业有了不起心得,以一个堂堂议长,他实则选错了场地和时间撒野,为一本新书的推介礼上需要借题发挥放这么多臭屁吗?新闻从业员并不是谢绝批评,但在礼节上他却选择贴错门神。假如邓章钦在与报界交流时有上述狂妄之语,编协断不会如此动怒,而以邓章钦对华文报章一知半解,业界也不致於低智商到请外行教内行。

邓章钦肤浅无知表现在对"记者"一词的认知。新闻机构中从事采访报道的专业人员称为记者已是人人皆知的事实但好为人师的邓章钦说,许多中文报的记者已经"沦为"名副其实的记者reporter),而不是新闻从业员journalist)。

在大马,职工会对新闻从业员的定义涵盖记者、编辑、摄影记者、翻译员和校对,记者只是从事新闻事业的一份子,不能把"新闻从业员journalist)独霸天下。香港和台湾各有记者协会捍卫权益和福利,为了方便受英文教育者一目了然协会的性质,才用journalists。但是,即使把记者名称改为是新闻从业员,也不等於立即变身得天生异禀。就像政客自命为从政者或政治工作者一样,肮脏起来还是那副嘴脸。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7-7-2011

13 comments:

yeo said...

仍然咬着不放?! 土狗好斗啦!

落花先生 said...

哈哈,表面上是批评邓,其实就是刻意挑起媒体的神经线企图借媒体之手对付邓。这样连续追击的文章大多都是有隐议程的。

难道媒体就没有反省的文章?

而媒体的素质在这个部落格正好得到了验证,如果你在这个部落格看看资深报人的文章。你会发现,邓议长的言论不假噢~~

林五都 said...

资深报人! 哈哈!

张长虹 said...

如果上面的有什么见地,不妨提出来吧。要维护邓议长就拿出理论,而不是自弹自唱。免得我看到一堆垃圾。

Prado Man Aboss said...

一个忘本、负义、伪善的政客…是的,邓章钦2008年4月起成为马来西亚独立50年以来,首位在马来统治者州属出任议长职的华裔。似乎已经得道登天了,像啥?
就像个跪在八卦蒲团上,以为修练成真果的小道士。

马来西亚华社文化中的仅有若干支柱,除教育和社团,应数政治强权在明在暗,百般为难,长期来处在剃刀边缘的华文报。
华文报人身历其境,办报环境是“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请问,邓章钦企图狂踩华文报,有何議程?其心叵测啊!
他这次跳出来跟前报界人士古玉梁联手,bird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

Butterfly said...

邓章钦教鸭子游泳
“邓章钦如果受邀出席类如″华文报章素质″研讨会发表论述,他即使怎样鞭挞报章和记者的水准,受批评者再没面子也得哑忍以尊重学术研究。不过,这位华小毕业生,从来没有进过华文报馆工作的经验和理解,却仗着律师资格和议长地位说教,评论非其专业的课题,就会被解读为恬不知耻地教鸭子游泳,教老爸如何让妈妈生孩子。”

林放兄,

这话说得可圈可点,登章钦根本就是在教爷爷奶奶们如何吃鸡蛋,大放厥词!就好比俺去跟林冠英说怎么样把槟城的财政预算搞好,也好比俺跑到某州去教州议长怎样主持州议会,甚至还颐使气指,跟他说水准有问题。

有些人看不到这一点,只看到党派政治,只有教条意识,尽管倾向在野路线及以反为乐,骨子里却跟国阵的臭教条主义及僵硬思维框框一个模样,这是非常悲哀的。

最糟糕的是一群人,以为他们把伪清流模式的批评的话语权操之手,就可以任意垄断他们所诠释的公道,也可以继续去迷惑、催眠读者,并向辛苦营运打造出来的华族文化品牌给摧毁玩残…可以踩低文化工作者,以谩骂及无理取闹或编制一些莫名其妙的术语自说自话,诋毁中文印刷媒体争取出位……

这是大马时下出现的文化义和团,一个歇斯底里的虚拟舆论乱象,举凡流氓气息多一点,水准就拙劣得多一点,太少有真知灼见,太少灵光一闪的智慧。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落花先生 said...

媒体如果真能分辨是非,就不会继续在这个课题纠缠。更甚的是,被政客支配的文棍操弄情绪。明显媒体已经看不清楚方向。

小弟不时都有看国外的媒体刊物,认同邓议长在某方面的批评。

媒体在政治恶斗下似乎渔翁得利,变得更加有影响民众想法的平台。慢慢的就会被政治人物讨好,接着宠坏了。腐败了,就不懂得思考,只会为主子卖命。

moot said...

马来西亚的经济真的是太差了。 连卖稿给报馆维生的, 居然连人格也要一并卖掉!

xuezheng said...

以前的报纸老写的东西馅子比较足,义气良心成分高,确实让读者读到含泪。现在变成新闻工作者,从业员,名堂比较好听,可是地位.....,不要讲啦。

资讯人 said...

moot,
你说得一点也不错,现在的人干愿像你一样,做猫也不做人,连人格都卖在猫食里.

anak Malaysia said...

原来资深报人最会就是‘抓字蚤’了,林先生真厉害...了不起!你其实应该去为纳吉政府作翻译员,免得以后国家外交场合的布告板又出现‘与他一起’了.....看了你那么多篇的文章,光只会恶意批评某阵派的议员的行为(好像另派的议员较少或几乎没有吃到你的炮弹),一点关于国家建设性的文章都没有.....怪不得华文报章的水平每况愈下,沦为执政党的打手,不再为国家不平之事仗义直言了.....

落花先生 said...

如果所谓资深报人都这样,更不要说“不资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