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ly 2011

邓章钦可曾有是非感?

搞政治要凝聚知名度,除了个人政治魅力,多少要靠新闻媒体的捧场。邓章钦贵为雪州议长之前,就和其他州议员一样寂寂无名。他是行动党主流派系所挤兑的人物,媒体总掩不住同情弱者的心态,在舆论、报导方面给他有伸展政见的机会,假如报章靠边站,就会被视为联同主流派打压他。正是因为平面媒体这种平衡报导,即使他在党内孤寡,也享有一定的政治名位。

不过,如今位高权重的邓章钦一朝得志后反咬报章一口,认为华文报只懂得讲求平衡;中立到离谱,没有是非观念;记者只管把资讯照单全收,没有深思与进一步探讨某个课题的习惯;很多记者写专栏不汤不水;华文报的社论"惨不忍睹";华文报记者的语文掌握能力,比起过去的华文报记者差了一大截,现今不少中文报记者甚至不敢以中文以外的语文发问。这连串毒舌批判,话锋一转就是"尖锐的电子报"更胜一筹,把华文报章踩踏得稀烂。

曾受华文报"恩宠"的邓章钦一反过去的谦逊态度不惜交恶,他所蔑视的华文报记者今后该如何相处将是一个问题,毕竞,华文报受到如此奚落,为了尊严也将被逼与他划清界线,而他思想膨胀的优越感贬损记者,有种的就与华文报断绝交往。

记者报导新闻最忌讳的是以个人主观意识渗入是非感,以免有失偏颇。而刊载各方意见的平衡式报导将足以让读者审视是非。即使这是平衡也犹如走纲索般,随时会受到各项法令的制肘。但邓章钦不顾及华文报长期的郁闷而选择踹上一脚,比严苛的法令更令人揪心。

若说政治议题的是非对错 ,也许应参考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所说; 历史的最大悲剧, 往往不在於正确与错误交战, 而是两个正确的抗争。"记者在演进中的新闻课题只能扮演报导角色而非审判,以是非感混淆民众的判断。

邓章钦越界批评华文报之前,应深自考量朝野华裔国、州议员的素质和语文水平,是否有足够的资格在议会为民请愿,行动党内至今也仅有林吉祥、林冠英、冯宝君、郭素沁等人能雄辩滔滔,表现卓著,是否其他国、州议员在邓章钦的标准衡量下都是饭捅?

邓章钦曾因市议员郑文福受党的对付而有意无意间声援,在社交网络发表:"OMG, 真凶却逍遥法外!"这句话使到他面对党纪的听审,而他巧妙地诠释为影评而逃过制裁,而如果他仗义,就应该对雪州党争倾轧发表是非感;对净选盟发动的集会游行他自我噤声置身度外,没有是非感;民联掌政下的雪州近年色情架步林立,邓章钦身为人民议士必须对时政及时睁眼分辨黑白,表述是非感, 但他却逃避责任真正"不汤不水"是非感正充斥邓章钦的脑袋!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7-2011

9 comments:

治 平 said...

林兄,是非感因人而异,国阵成员党也不会认为传统媒体对他们友善!邓章兴也不完全错,记者在提升语文水准方面确实要下一点苦功!
身为马来西亚华人,议员、记者或普通人都有必要掌握好国语,才不会给友族小看!
不过,没有媒体的提拔,邓章兴有岂有今天?话不能说过了头!

门外汉 said...

有一点小弟抓破头想不通的,为啥邓章钦说这一翻话会引起一个这么大的涟漪?华文报人陆续对他展开排山倒海的攻击,什么“过桥抽板”,“一朝得志”,“思想膨胀”等来形容他。
华文报人难道不可以接受人家一丁点的批评?批评有善恶之分,在还没有思考沉淀之前就破口大骂,先入为主,和当朝政府接到人民批评时的反应一个模样。。
“没有媒体的提拔,邓章兴有岂有今天”?这句话是否反映了华文报人的“思想膨胀”观乎?华文报人的“是非感”又在哪?
邓章钦说这一翻话的用意是什么,值得大家希考。。

洪七公 said...

华文报不是不能接受批评,但邓章钦并不是批评,而是践踏华文报。

邓章钦自然有他的隐议程,为了讨好网络媒体,同时企图打倒平面媒体,以便网络媒体占据平面媒体的市场,拢断广告,也拢断言论。

说到底,邓章钦与网络媒体,只是为了言论世界,只剩下一个声音。

Aboss said...

Aboss

邓章钦的政治生命是吃中文报的奶水茁长的,他这个九流政客,不仅忘恩,而且负义,何止没有丝毫是非感?何止是个失格齷齪到极点的政治小人?还摆出自以为是英雄的熊样。
一些在野的政客,一旦翻了身,那低下的身段和奇丑无比的鼠脸就原形毕露,最可耻的是,且靠幻觉,自以为公义、公理是他们的终身招牌,冒犯不得。
邓章钦为前报业人士古玉樑出书造势,两者一丘之貉,最大的共同点是去狠咬喂育他们的手。
恩义两殆,人兽如一。

古玉樑也是忘恩负义之徒,对他,只有利害关係和发挥得淋离尽致的变色本能,没有中文报的摇篮,能有他的平台吗?没有星洲和张晓卿,谁会是古玉樑?举凡熟悉星洲时代古玉樑的人,无不惊讶於他扮清高的三不像‘舆论斗士’,无不惊讶於他将市僧本质的包装,功夫之高巧,绝对不逊色於黑心食品的老闆。
古玉樑的清流装扮在俺的火眼金睛之下,还不是在促销他的黑心论!?

为啥麼邓、古二丑会反过身来往中文平面体狂捅狠踩?
柿子挑软的捏乎?
当前锋报跟土权前呼后应,当某些网络造假猛挑种族宗教最敏感的神经线时,他俩何在?当中文报挺身仗义执言时,他俩又可曾言援?

上帝要灭亡一个人时,是有先兆的,从邓、古二丑的身上,咱们已经看到。

陈瑞兴 said...

感恩论又来了!怎么我们的媒体竟然也学上了政客的嘴脸,动不动叫人不要过桥抽板,这真是匪夷所思啊!
邓章钦说得对不对,有没践踏媒体自有公评。但媒体本自竟没有节制地围剿邓章钦,这有失身份,它忘了媒体本身应扮演的角色,莫名其妙地忘恩感恩,它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上新闻伦理课!
报导新闻真相,传递消息资讯,不是你们的天职吗?邓章钦有没有今天,媒体千万不要自我托大,免得贻笑大方!

小明 said...

aboss, 华文报中文报挺身仗义执言?哈!!笑掉大牙,你应不会也是资深报人吧?如真华文报如你所言,我们华社的地位就不会越报越差了。华文报的论调总逃不过,多元种族,协商,支持领导/政策等等,大家都会背了。表面上在华社面前好像很可怜,每年的上亿盈利收进口袋时,又不见得它讲辛苦。
华文报其实最爱出版法令,如一天真要取消,它还真舍不得呢!!
就因这法令,它就能天天在华社面前扮可怜,然后再后面数钞票。
就因这法令,它能独大,把全部潜在对手都搁在门外。
如一天市场开放,让港台报章般的报纸在大马发行,我包你星洲媒体销量包后。
所以,它们最爱的就是内政部的那张发令。

Gilbert said...

邓章钦纠正华文报新闻从业员应当具备素质绝对不过分。坦诚说, 今日华文报大大不如80年代的状态。各报馆无论从报纸销售,广告以及新闻报道为了达成标青业务,竞争相当激烈!
如今, 国内华文报几乎被世华媒体垄断, 读者心中有数, 想要阅读如实新闻报道, 难啊!
如果读者想要有掌握据实新闻报道, 非主流网络媒体如当今大马, 独立新闻在线, 辣手网将渐渐被取代。
邓章钦并非在踩华文报, 仅出自己的观点, 有错过吗?

南南 said...

媒体再这样下去,就会和我们的政府一样,自我膨胀,不能接受批评了!即使是践踏又如何?人生路上,我也不断遭人践踏,可是我依然成长,虽然今天的我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但是还是要感谢身边朋友在适当的时候给了我批评和践踏【在我处事不当的时候】。

媒体给我们的感觉越来越像国阵,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为什么能够接受赞美而不能接受批评?

安东尼老爷 said...

不管什么,我比较喜欢看光明日报。
也每天在网络看当今大马和the insider.
你们中文报刊和邓章钦的恩怨,我不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