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ly 2011

大馬人口2830萬 華人640萬占22.56%

(布城29日訊)大馬最新的人口普查報告書出爐,華人人口有640萬人,較2000年普查的570萬增加了70萬人。10年前華人佔24.46%。(概括非公民在內)。

●2010年馬來西亞人口和房屋普查報告書顯示,大馬的最新人口是2830萬人,增長率為2%;其中91.8%是公民,8.2%是非公民。

土著佔67.4%、華人24.6%、印裔7.3%;其他種族是0.7%。(以公民人口為基準,不包括非公民)

華人人口有640萬人,較2000年普查的570萬增加了70728人。2000年的普查華人佔總人口24.46%;當時的計算法概括非公民。

●15歲以下的人口已從10年前的33.3%下跌到27.6%;工作人口年齡(1564歲)則從62.8%提高到67.3%

男性人口比女性略多,比例是1.061人。

●65歲或以上的人口也從10年前的3.9%提高到5.1%,同時這也使中間年齡層提高到26.2%;而依賴群體的比率則降低到48.5%

雪州人口最大,多達546萬人;柔佛次之,共有335萬人,而排在第三位的沙巴則有321萬人;人口最少的是布城和納閩聯邦直轄區,分別是72413人和86908人。

回教是最多人信奉的宗教,有61.3%人信奉回教,佛教徒佔19.3%,基督教徒9.2%和興都教徒6.8%

男性第一次結婚的最低年齡已降至28歲,女性則是平均25.7歲。

(星洲日報)http://www.sinchew.com.my/node/214051?tid=1

2010年全國人口和房屋普查報告非公民佔人口8.19%印裔6.73%已非第三大族

(布城29日訊)統計局總監拿督藍拉今午發表2010年馬來西亞人口和房屋普查報告書顯示,2830萬的總人口之中,佔8.19%的非公民人數已超越大馬第三大族群只佔6.73%的印度人。

在大馬公民中,土著佔67.4%、華人佔22.56%、印度人6.73%和其他種族是0.67%

而華裔人口也由2千年普查的570萬增至640萬,但所佔比率是22.56%,稍減了1.89%

人口趨老化

藍拉在宣佈報告時說,大馬人口有老化趨向,因為15歲以下的人口已從10年前的33.3%下跌 27.6%,不過工作人口年齡(1564歲)則從62.8%提高到67.3%。而65歲或以上的人口也從10年前的3.9%提高到5.1%,這使到中 間年齡層提高到26.2%,而依賴社群(不能經濟獨立)的比例則降低到48.5%,這顯示大馬人朝向人口老化趨向。

在半島,馬來人是主要種族社群,佔63.1%,在砂拉越是伊班人佔30.3%,沙巴則是卡達山/杜順人佔24.5%

他說,在過去10年(2000年至2010年),人口每年增長率是2%,這比1991年至2000年之間的2.6%增長率低。

他說,在過去10年,人口增長率最高的州屬是布城(17.8%)、接下來是雪州(2.7%)、馬六甲(2.6%)和沙巴(2.1%)。增長率最低是登嘉樓和霹靂(1.4%)、納閩(1.3%)和玻璃市(1.2%)。

雪州人口546萬冠全國

藍拉說,人口分佈方面,雪州擁有最多人口,達546萬人、柔佛335萬人和沙巴321萬人,人口最少的州屬是布城和納閩,分別是72413人和86908人。

目前大馬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86人,比2000年年的71人提高。

而人口稠密度最高的是吉隆坡(每平方公里6891人),檳城1490人和布城1478人。

他說,隨著國家發展,城市人口也從2000年的62%提高到2010年的71%,吉隆坡和布城已100%城市化,雪州和檳城則分別達到91.4%90.8%,城市人口最低是吉蘭丹(42.4%)、彭亨50.5%和玻璃市51.4%

他也指出,回教是最多人信奉的宗教,有61.3%人信奉回教,佛教是19.3%,基督教9.2%和興都教6.8%

(星洲日報)http://www.sinchew.com.my/node/214096?tid=1

29 July 2011

偷电怒火烧烧烧

国能与用户对偷电的情况各执一词,即使内阁部长对内阁的解决方案也各有诠释。卫生部长廖中莱表述,国能只能依法对更换新电表用户索讨三个月的差额,那怕是过去有偷电行为也点到为止,就此打住。不过,这话的可信度顶不上24小时,能源、綠色工艺及水务部長陈华貴连忙澄清,"追剿"偷电的款项没有限额,被疑窃电的用户仍需在新旧电表的电费追算差额。使这起涉及千家万户的偷电疑云,使民间与国能的激愤抗争升温。

偷电的的手段各司各法,三十年前偷电偷到出脸,拆动电表的保险线动手脚,电表计费抄写员只要只眼开只眼闭就行,直到新的计费员不卖帐才露出马脚秋后算帐。后来,又有新的绝招不露痕迹,一路瞒天过海。基本上,把电表的调速器控制在正常运转之外,让它微少转动就能达到偷电的目的。一般上,用户还存有"良知",以"节省"三至六成电费掩饰本身的行为。

过去,大多数偷电用户是耗电量相当高的工厂、夜店等等,只要得助高人略施巧技,付一笔钱给师傅就偷得心安理得。近年来,由於国能调高电费,不少家庭用户也有此动作。国能说用户偷电,绝非生安白造,网上教导人们偷电的方法推陈出新,有的人授招时,还认为政府部门贪腐一大笔一大笔的,偷点电省点钱算什么,多少能弥补和平衡这种憋屈心理。然而,国能始终无法对盗电人赃并获,在检控上提不出证据。

问题是,国能更换新电表时都有预设立场要制裁用户,那就是被他们鉴定转得慢的旧表都有动过手脚之嫌,与新电表比对之下就以其中差距追讨旧账。一些用户即使没有偷电,也不知道旧电表的转速缓慢,也在这场清算运动中成了受害者。换句话说,国能对本身一路来缺乏妥善的管理机制,而这种责任,却由用户来承担他们定下的"罪责"和后果,这种对用户予取予夺的惩罚,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在法律上,疑点利益应归给用户,但国能却把疑点当作武器。

一些用户有屈打成招的心理威胁,他们面对国能使出谈判、割电和提控这三种狠招,如果不接受协商缴付追算款额,割电就让他们苦不堪言,如果为避免眼前亏而屈服於付款,也就默认了偷电,可说是任由欺凌。只有少数的倔犟勇猛用户跟国能对薄公堂讨个说法。

彭亨州文德甲有24用户面对国能的指控,群情愤慨而组织"反对国能诬赖偷电委员会",入禀法庭阻止国能割电及拒缴电费差额,这一举动的判决谁输谁胜,将带来深远影响。内阁有必要全面检讨,即使国能拥有权力对付偷电用户,但以目前情况,法令只一面倒倾向国能,任由国能的强势地位来执行对本身绝对有利的条款,这形同剥削和鱼肉人民。这场偷电战争引发的怒火,势必延烧下去。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7-2011

28 July 2011

赵明福命案法律惩治有优待

应该如何处置三名反贪委官员的激烈盘诘手段,导致赵明福精神崩溃而自杀,单是有权威的官方就出现两个版本。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开腔以刑事条文提控,以惩治冷酷无情者付出代价,让民众信服;而掌握提控权的检察总长阿都干尼,则要探讨这三名官员是否按照标准作业程序执行任务,若违反条例,就交由公共服务委员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

总检察长阿都干尼那种官僚的相互庇护的意味相当浓重。纪律行动顶多革职、降职、调职、丧失擢升机会或其他不痛不痒,不致於被自杀的处罚。如果用来弥补一条生命无辜的遽失,没有一个具同理心的人能接受这种结果。但是,这却是政府优待公务员的常态。正因为纪律行动可以取代刑事检控而能在更大程度上跳脱罪责,很多执法官员就不惜滥权妄法,一犯再犯。赵明福的命案耗费了社会巨大的成本,却仅仅以纪律行动对付官员,提出这种看法的人首先就应扪心自问。

换另一个角度,民众若阻差办公,与公务员发生肢体或语言冲突,民众拥有纪律处分这种优待吗?当老百姓向政府提呈文件时,如果填写的资料错误失实,就会面对误导、欺骗官员的刑责,反过来说,如果官员信口开河,答应民众在某个时限里完成审批手续而却没有实践承诺,人们几时耳闻目睹这些工作怠慢的官员受到对付?

赵明福命案该如何惩治三名被点名官员,反贪委会已将他们停职查办,并由一个据说是独立立的调查队伍进行讯问,何以自己人查自己人而非由警方介入呢? 这就有待相关单位进一步说明其中又有什么标准作业程序了。不过,它却可被视为最终以内部纪律行动对付官员的前奏。

按照刑事法典331条款,执法官员使用权限以外的手段向嫌犯套取资讯而严重致伤此人,将可面对最高10的监禁。八、九十年代,警界曾发生拷打逼供导致嫌犯死亡事件,但都基於警察的无心之失,从轻发落,各被判数月至18个月的牢狱。由於当年的社会舆论声弱浪小,死者家属都得忍受这种冤屈。

赵案应援引怎样的刑事条文对付三名官员,各有各的看法。律师公会主席林志表明本身并不认同赵明福是自杀的结论,并认为政府应该以误杀导致他人死亡的罪名,来调查涉案的反贪会官员。这也许是合情合理的建议,可供当局考虑。

相反的,一名有律师资格的行动党领袖却从政治动机不惜雄壮激昂哗众取宠,一口咬定"逼人自杀就是谋杀"来为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一锤定音。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这人应深自思量,假如当局在没有充份证据的情况下把犯错官员一律以谋杀控上法庭,随时会被法官以技术错误而撤销此案,或使被告获得疑点利益而脱罪。因此,政治审判并不能为赵明福一雪冤屈,除非这名反对党领袖有意帮忙这三人利用法律漏洞逍遥法外,否则还是管住自己的大嘴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7-2011

27 July 2011

政府喝漂白精口吐白沫

移民厅如火如荼的外劳重新登记的漂白行动已露出呆滞不前的现象,在175万合法外劳中,截至周一为止,仅有39404名参与自动验明正身,雇主有26894人。剩下五天就到内政部设下的期限,尚有135万外劳似乎抱着观望态度才决定是否要在漂白行动中"净身"。换句话说,政府的宣导期不足、筹策不够周详、威望欠奉,最终将喝下漂白精口吐白沫。

内政部声明不会展延登记行动,自信全国37个移民局的服务系统的容纳量可处理3千万个,应可应付人潮。但是,外劳若不现身,还是无法完成目标。

这次,政府引进生物指纹辨识系统,理论上可以彻底网罗外劳的身份和资讯,让他们无可遁形,同时取得更有信实的就业身份证。鉴定合法外劳之后,再向遍布全国各角落的非法外劳下手漂白,如果合法外劳尚且慢吞吞,那么,四处藏匿的200万外劳更难期望他们弃暗投明。

很多人开始忧虑,由内政部委任的中介公司向外劳收取4000令吉的合法化手续费是沉重的负担.。外劳拿不出,雇主又恐垫付费用后外劳逃逸,因此,非法外劳在我国扎根的隐患,还是原地踏步难以解决,像以前的扫荡行动,将又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战争"。

漂白外劳未获预期的效果早在预料之中,政府每每都是计划得以为很周详,而且声色俱厉绝不宽容,但是,一旦未能如愿就延长执法期限,延长之后若仍有大批漏网之鱼就把计划搁置。身经百战的外劳早已对政府的执法手段了如指掌,这次外劳不急不徐,正想看看移民厅还有什么格外开恩的良策从中沾染优惠。毕竟,当下所估计的200万非法外劳能在大马落地生根,若非移民厅多年来各有所需的关照,他们怎可能如此悠哉闲哉在这里讨生活。

26 July 2011

翁诗杰挣扎求选

去年在马华重选中输得一乾二净,仅剩下班丹国会议员身份的前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找到栖息之地,响应东姑拉沙里所成立的民间组织"独立信赖之声"出任署理主席,以增加他的政治筹码,在来届大选中上阵。

与蔡细历势难两立的翁诗杰早有被挤兑架空的危机感,最近表明大选,到时用什么"牌子"(标志)出战,至今八字还没一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言下之意,早已意识"孤家寡人"的窘境,而必须另作盘算以延续他的政途。

马华党内估算他将改弦易辙,引进巫统的影响力让他绕过马华的推荐而参选。最符合这种观察的,可追溯今年三月,当肩负收拾雪州政权使命的副首相慕尤丁访问班丹选区时,翁诗杰出人意表赠送一份礼物予副揆,这种"礼貌"在国阵成员党领袖之间并非必要的礼节,人们於此心领神会老翁有搭桥铺路之意。

但是,这种小动作并非万灵丹,班丹巫统区会曾狠批翁诗杰失去党职和官职的光环之后,他己缺乏再度当选的条件,於是,政界盛传他拜托从马华退党而加入公正党的领袖斟酌,若他被马华抛弃,可否情商公正党的旗帜参选,情况就像黄朱强以於2008年向公正党借旗一样。但是,雄心勃勃的公正党"一个议席不能少"的斗志之下,岂能为外人编织梦想,据说,不必考虑就被弹回。

因此,翁诗杰对於在班丹出线己经到了举目无亲的地步。若他自恋地以为具有号召力,以独立人士参战,在当今两线制火红火热的局势下,国阵和民联同时的恶斗夹击,他随时在三角战中阵亡。因此,如果没有其他利好因素的加持,翁诗杰前路茫茫已在预料之中。

"独立信赖之声"虽然增添他的名位,或者通过这个平台让巫统重视他,但是,这个组织多数成员都来自国阵成员党的非主流领袖,他们能发挥怎样的影响力为翁诗杰护航,还是一个疑问,一般评议并不乐观。但政治诡异多端,没到最后一分钟,都可能出现变数。

近月来,雪州马华已虎视眈眈班丹国席以取代翁诗杰,其中最热门人选有望上阵的是副总会长林祥才和雪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汤木。但他们都被劝请不要陶醉在一厢情愿的推测中失去方向。於此,有人大胆臆测,当今还找不到落脚之处的王赛芝可能受委派出线,倘若翁诗杰最终无论以什么标志竞选,他在竟选期间攻击政治对手必然对王赛芝投鼠忌器,毕竞,在马华党争时期她奋勇支持老翁的事迹历历在目,重选落败后,她与老翁仍然私交甚笃,以这份情谊关系打一场残酷的选战,情理相牵,双方都动弹不得。若真的到了这个地步,班丹一役虽不忍卒睹,也不得不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6-7-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