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ne 2011

我来也如何再来也

一只戴着拳套的鸡,这商标最近狠狠重击我来也鸡肉乾行,因为它的猪肉乾含有过量的防腐剂而被卫生部下令下架。

我来也(丘兄弟)鸡肉乾行自1976年创业,当年试图在猪肉乾大行其道时另辟蹊径,以鸡肉乾和肉丝大张旗鼓,但是,鸡肉乾毕竞不如猪肉乾那么令人大快耳颐,消费也没那么普遍,我来也逐渐把业务延伸到猪肉乾。由於舍得耗资打广告,我来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在国内有36家专门店。每逢年节,归乡的游子都得在吉隆坡总部排队买肉乾回家孝敬亲友,我来也肉乾成为节日首选礼品。

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部电影叫我来也,主角是一个侠盗。大体情节是:侠盗我来也,经常盗取一些贪官或为富不仁的员外的钱财,分给贫苦百姓,并每次偷盗后都留下"我来也"三个字,我来也鸡肉乾行正是这个时期自立这个商号。

这次爆发防腐剂超标的事件,其执行董事丘祖昆毅然壮士断臂,把肉乾全面下架,拟定退货退款方案并向公众道歉,可说是一点也不含糊。就因为这种果断,社会舆论也就没有太大的讨伐声浪。

不过,我来也的道歉也给自己留有余地,比如说,它把超标的防腐剂的配量责任推卸给外籍工人的疏失,就有不负全责之嫌。我来也自称有独特配方,怎么会在防腐剂这个重要环节上假手予外劳,这就匪夷所思了。再说,外劳的作业程序也是按照指令行事,断不会意随心至掺料,这种传授上产生的脱节的解释,似乎缺乏说服力。因此,这也可被视为肉乾含超标防腐剂在忽视中长期存在,只是事过境迁,已无从查究。

不久前,猪农被揭发把病猪或死猪私宰后冷冻,再由中介商转售给肉品加工厂制成腊肠或肉乾,这劲爆的恶闻,如今也让消费群众不得不对肉乾有所隐忧和警戒,尤其是过量的防腐剂更加深了人们的顾虑。在槟城,卫生局从56个猪肉乾产品样本,验出3个防腐剂(亚硝酸盐nitrite, 虽然从比例上不算严重, 但却像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当公众无从以肉眼辨识时,只好对所有肉乾敬而远之。

我来也此次的防腐剂风波,该公司虽然落实企业责任对产品下架和道歉,但已使到喜欢肉乾的食客心有余悸。我来也将生产新一批的肉乾,经过权威机构化验再重新出发,能否挽回消费人的信心,殊难预料。

逢年过节,华社在礼尚往来之下不期然堆集了不少肉类加工品,多数人都没有仔细去辨别这些肉乾的食用期限,只要肉乾没有发霉就当作是安全卫生的,而那些逾期食品的面相看来安全可靠,实则是防腐剂支撑着门面。按照业者严格的要求,低量的防腐剂只能维持肉乾三至五天的安全食用期,但多数购买者辗转多日之后送给亲友或自食,其实已吃下腐败的食品。

过去,面包的食用安全期只是三五天,到了时间就有发霉的迹象。但如今却延长了安全的日期,卫生部有必要深入研究,为什么这类食品会无端端有更长的安全食用期。再说,产品包装上标识的安全食用期是由厂方一面之词,到底有多可靠就得交由卫生部去化验和分析才能取信。

同样的道理,经过烧烤的肉乾在高温下,数日之内变质的可能性相对较高,肉乾业者有必要为了这行业的长期营运取得民众的信实,制定食品安全期的规范,因为逾不逾期应该由科学论据说明,而不是由业者的商业利益来界定,尤其是防腐剂的作祟,让黑心食品大行其道。但愿执肉乾业牛耳的我来也鸡肉乾行能从此次愧对消费群的惨痛教训中,把肉乾业的安全标准严格把关,自行制定新方案,重拾旧山河。

红番茄专栏 观点问题 24-6-2011

防腐剂超标 我来也将面对提控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09705?tid=1

(布城24日訊)衛生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說,衛生部將針對我來也肉乾行所生產的豬肉乾防腐劑超標事,提控該公司。

他說,我來也將會在1983年食品法令下被控,罪成可被判罰款2萬令吉或監禁5年或兩者兼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