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1

扼杀华社族群特征和尊严

行动党领袖最近搞不汤不水,令人烦厌的课题。梳邦再也州议杨巧双把与印度籍丈夫所生的混血女儿登记为"大马之子"被国民登记局弹回头,结果,凌驾丈夫地位之上,再把女儿登记为华裔。她以此自恃要为大马之族开拓新的路向,但印裔社群则讨伐她颠覆传统上儿女必须依循父辈族裔的惯例。这位印裔社会的媳妇见势不妙,不敢再以女儿炒作政治议题,起码,现在沉默了。

槟州首长政治秘书暨光大州议员黄伟益不甘寂寞,有样学样,为女儿报生时面对相同的处境值勤官员把他填写表格中的种族和宗教栏目分别修改成华裔佛教,删除掉大马孩子Anak Malaysia)及还没有belum ada

这么一来,黄伟益就可以借题发挥自以为了得的政治智慧,他模棱两可地认为"种族要放祖先的身份无可厚非,身为大马人,国族应该有共同的身份"。什么是国族?假如大马67%的马来人都以大马之子并称,黄伟益是否愿意在没有种族特征和文化薰陶下被更大的族群所同化?在历史上,毁灭一个种族就先让他忘本,摧残这个种族就是拔除他文化的根底。

黄伟益为了低级的政治宣传哗众取宠,也间接销毁行动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理念,马来西亚人包含各个种族,一旦"大马之子"被照单全收,华裔子孙三代以后就会出现数典忘祖和文化断层,自取灭亡。行动党一些标新立异的领袖,自以为聪明而杀灭华裔族群的存在。

就以宗教栏目中,黄伟益为女儿填上了"还没有",声称不愿强逼女儿信奉特定宗教,下一代有自由及权利决定他们的种族及宗教。这简直枉为华族和人父。德国哲学家尼采说:"如果一个人没有好父亲,就应当给自己造出一个来",也许,黄伟益的千金需要做出这种努力。

黄伟益在扶育女儿的未来岁月,是否让她无拘无束地如一叶浮萍飘流?他声称没有严格的宗教信仰,那么,假如日后有人向他女儿强行灌输某种宗教思想是他不能认同的宗教,黄伟益凭什宗教生活和背景去捍卫女儿的权益?他当前的示范,无异把整个华社带进死胡同。

依稀记得有一哲学家说;"我憎恨父母,因为他们只图性爱的一时之快而生下我,没有给我选择的自由就把我带来人间受苦受难。"那么,按照黄伟益对自由和选择权如此这般如痴如醉,是否已侵略了儿女出生的权利?同样的,黄伟益把女儿在种族栏目写成大马之子,也是在没征询她同意的情况下,剥夺她的自由和选择权。

为人父母的职责是依循本身的种族特性、文化和习俗培养儿女的成长,儿孙自有儿孙福,即使父母有宗教信仰,也留待他们长大成人,有独立思考能力时,由他们去选择信奉何种宗教。而在这之前,监督和循循善诱是一种责任。黄伟益及其上司林冠英应寻求多元种族色彩的行动党审核"大马之子"去种族化的议程,免得"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变成"行动党的马来西亚"。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6-2011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lu taka suka,balik cina

维雄 said...

老实说,我的想法刚刚好相反,这是突破马来西亚的种族主义的第一步,可惜你和巫统都看不到。

Caroll said...

林先生,应该好好思考的是你本人吧?被马华洗脑太深?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矫枉过正,自以为是,潮州人说:假赛多喊。就是吃粪长大的意思。因为吃粪长大,一路吃粪还一路说好吃,所以强将黑的说成白的。

这一批乱水鸟人,要等天来收拾了。

刚刚吃午餐遇到一个华人回教徒,他是因为娶了马来婆才成为回教徒,我问他孩子的种族放什么人,他放低声量说:“我帮他填了马来人。”

而且,还很自豪的给我指点:“你知道吗?给他做马来人,几多好处,享有土著地位,土著的优惠,做什么事都比较容易,他的名字是马来名字,讲话跟马来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华人。”

槟城老唐 said...

当国人在确认并争取身为大马公民应有平等地位而宣示本身为Anak Malaysia之时,林先生和身后的一干人等却别有用心的刻意突显个人民粹论说思维,这和副首相所说的以马来人为先而马来西亚人为后实有异曲同工之妙!‘相得益彰’,相互呼应!佩服之至。

Lawrence Teh said...

我有一个朋友,父亲是华人母亲是马来人。他当然是回教徒,也守回教的斋戒,但是因为他小学在华小,中学在国民型中学,他的生活方式其实比较接近华人。他身份证的名字是马来名,种族一栏写的也是马来人。他也享受马来人特权,如进大学、奖学金、股票等等。

从来没有人质疑这“违反一贯跟从父亲种族归属做法”。

我大学有一位同学,沙巴人。他的父亲是华人。他身份证的名字是华人名。他会讲华语和客家话。但是他身份证的种族一栏写的是沙巴土著,因为他的母亲是沙巴土著。他说在沙巴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人,父亲是华人母亲是土著,身份证种族一栏写的是沙巴土著。他说,这是因为土著的身份可以获得一点特权。

也从来没有人质疑这“违反一贯跟从父亲种族归属做法”。

杨巧双的丈夫是印裔马来西亚人。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在女儿的报生纸种族一栏,他们原本要写Anak Malaysia,但是不被允许。他们要写‘lain-lain’,也不被允许。根据国家登记局的规定,小孩的种族必须根据父亲或母亲。在没有办法下,他们把女儿的种族写华裔。

杨巧双在她的维特公开这件事后,众人纷纷评论国家登记局不合理的做法。连纳吉在被记者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也要说会向国家登记局了解这件事。

到此,事情其实也暂时告一个段落了。但是其蠢无比的马华政客却跳出来指责杨巧双“违反一贯跟从父亲种族归属做法”。马华有那么多其蠢无比的政客,能生存超过一甲子也算是一项奇迹。

anak Malaysia said...

林先生,国族不等同就是马来族,你怎么能够"先入为主"地认为国族就等同于会被其他大多数族群同化?况且国族的身份也不等同就是某种族的身份。就如美国是个以多元种族组成的国家,难道他们的少数族群标榜自己为美国人的同时,会认为自己被其他大多数族群所同化?一个文化能否延续下去,其实与报生纸上的种族栏、宗教兰并无直接关系。美国报生纸是没有填写种族栏的,那也不能说美国华裔是数典忘祖和文化断层的一群啊(他们还庆祝农历新年,保有原姓的)!
从马来西亚成立那段日子算起,凡在马来西亚出生,不论任何种族、宗教的子民,都被赋权是"马来西亚之子",YB黄伟益、YB杨巧双在为他们的女儿的报生纸上填写"马来西亚之子",何罪之有呢?可他们的女儿都是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啊!!你认为在种族栏上填写"马来西亚之子"等于脱裤子放屁,可你又不去质疑种族栏上为多少名马来西亚混血子民带来的诸多不便、尴尬,他们又不愿填写lain-lain(尤其尴尬,有被边缘化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跟随他们的父亲或母亲之一的原裔,那岂不是掩盖他另一族裔血统的事实。请问林先生,那不是叫种族同化吗?你认为印华联姻的后代称“Inchi”,难道马来、华人联姻又称“malaychi”?伊班、华人联姻称“Ibanchi”?马来、伊班称“malayban”?那以后他们其中两对的孩子共结连理生下的小孩又如何称呼呢?这只会使登记局的工作越加繁琐,也使马来西亚的族群趋向多类繁杂,也间接埋藏更多、更复杂化的种族主义滋生。
你认为YB黄伟益在为其女儿填上"马来西亚之子"时没征询她同意,等同剥夺她的选择权,可她是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出世的啊。另外,你还反驳YB黄伟益没有为其女儿填上宗教栏里的归属信仰,那如果YB真为她填上某某宗教信仰时,你又不说YB已剥夺她的自由与选择权?你却指责YB的belum sedia选择枉为华族和人父,此番言论极不尊重YB和他女儿的选择权,也不尊重无宗教信仰者的选择,真是“自打嘴巴”。
林先生还引用"如果一个人没有好父亲,就应当给自己造出一个来"和"我憎恨父母,因为他们只图性爱的一时之快而生下我,没有给我选择的自由就把我带来人间受苦受难。"这两段话,是极不敬重刚喜得一女的YB黄伟益及其女儿的生存权,也间接否定以后其父女俩的幸福,此两番攻击言论竟出自一位资深办报人,失去理性不分青红皂白、大脑就说出来!!!
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横行多年,除行政的偏差外,体制上的错误也不无关系。马来西亚人有权利去质疑报生纸上种族、宗教栏目的存在。此两栏目自小就把你我分的清清楚楚,画了一条又一条不可逾越的防线,限制种族、宗教之间的来往、交融外,经济资源分配也是以它的比例做标准。两位YB以身试法,虽然不得其所,但其敢为人所不敢为的精神,勇气可加。支持删除种族、宗教栏目的民众不代表他们都是忘祖、不孝顺、无文化的一群,而是他们以视马来西亚人为他们的当然国族,不分你我种族、宗教的精神。
不要再让种族政治继续祸害马来西亚了。去掉报生纸上的种族、宗教栏目,是马来西亚去种族、宗教化的一个小开始。让“anak Malaysia”成为大家共同的族称,是一项艰辛的改变,必须得到各民族不分你我,团结一致才能够达成。虽然目前很难达成所愿,但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们更不该放弃,也是大家共同的目标!林先生,请你别再停留于只以华人为荣的年代了,别老是动不动就以华社的祖宗承传、尊严问题等等打压异议者。我们都视自己为“anak Malaysia”为荣!!我写这番长篇大论话,也是希望你了解我们马来西亚新一代华裔对马来西亚种族、宗教问题和归属感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