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ne 2011

行动党咬自己的舌头

火箭别再只是扯口水议题 许国伟

就在2011年过了一半,有三个口水议题又再出现了。

第一个,是在新山主办的13届全国大选纵横谈座谈会,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呼吁在柔州出生的民联领袖,来届大选回巢一起打下柔佛州的江山,更暗讽同台演讲的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是马六甲人又在柔佛竞选。

结果,魏家祥回呛:民联领袖回巢在现场讲就好,不好去槟城发言。

这种哪里人就回去那里竞选的口水议题,马华和行动党在20074月的甲州马接州议席补选时打得最凶,双方互相指责是政治逃兵。

当时还是马青总团长的廖中莱,就指责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身为甲州子民不敢在古城(马接补选)上阵,反而对槟城的选区蠢蠢欲动。林冠英也反呛,廖中莱出生于马六甲野新,为何去文冬竞选?

一时间,双方就连续为政治逃兵口水议题,天天发文告开记者互呛,占据了新闻版面。吵到最后,根本无益民生民权,除了双方在口水战时感到亢奋,但外人可是倒足胃口

不料在4年后,巫程豪又重提这个课题,还让魏家祥反将一军。

论其实,行动党天兵天将飞来飞去征战各区,是行动党布军打仗的传统,而且在下届大选,这种布局还会用得更加多。如果只是要逞一时口舌之快,再用哪里人就回去那里竞选的政治逃兵论,来讽刺对手,恐怕也只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个,是在砂拉越州选举后首度召开的州议会,行动党12名州议员拒穿官服拒戴官帽

官帽是不是宋谷宋谷是不是回教的象征仍可讨论。但据报道,行动党砂州主席黄和联是说,在宪法之下,根本不能强制一个人戴宋谷,因为宋谷代表回教。另外就是,缝制官服要耗费人民纳税钱,因此替人民省钱。

行动党早年前马华国州议员戴宋谷课题,把马华打得人仰马翻。308大选后,行动党取得州政权后,非回教徒议员,自首长、议长、州行政议员至州议员,不少人也穿上官服,戴上行动党领袖曾经批评为宋谷的官帽

今日今时,行动党已经没有道德高点再来批评戴宋谷课题,就政治现实而言,也没有必要重提宋谷课题。黄和联的这一番话及砂州行动党议员的大动作,就成为马华攻击的课题

行动党任何领袖再谈宋谷,再怎样谈都不对。因为让人觉得,还没当政府就不戴,当了政府戴就没问题。如果砂州民联在州选举真的一举变天,黄和联等人戴不戴官帽?穿不穿官服?或者,拿到政权别说宋谷官帽不再是课题,就连缝制官服的公帑也不再是课题吗?

行动党在宋谷课题,再多说也只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即使可以辩称官帽不是宋谷,但民联友党尤其是公正党里的华裔领袖如蔡添强,也都穿上马来服装戴上真正的宋谷出席友族活动,难道行动党个别领袖还认为,能够炒作宋谷议题为自己加分吗?

何以入主布城后才能做事?

第三个,是平反族魂林连玉老先生。国阵对平反林连玉的态度,其实不用行动党一再挑战,已是不言而喻。内政部已表态,法律未允许给已逝的林连玉恢复公民权

这是意愿问题,有意愿很多事都可以解决,没有意愿自然有诸多理由推诿,搪塞甚至告诉你,等XX时候再做。

平反林连玉,是华社期许的一件大事,行动党领袖就多次扬言,一旦民联入主布城就平反林连玉。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入主布城才来为林连玉做点什么?是不是有些事,是现在民联政府能力范围内就能做的?

是的,就是林连玉纪念馆

筹建林连玉纪念馆的基金已有400万令吉,问题就需要土地。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煥博士在去年11月时说:我们目前仍在物色地段及寻求社会大众捐地,同时,也向雪州政府申请土地,希望州政府给予协助,以期纪念馆早日建竣。

为什么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不能拨出土地给林连玉基金建纪念馆?如今问这个问题也是迟了,因为林连玉基金在今年1月,已在吉隆坡市区內物色到一个属永久地契的地段兴建林连玉纪念馆,而土地成本也不便宜。

如果民联尤其是行动党,能在雪州靠近吉隆坡一带拨出土地给林连玉基金建纪念馆,替基金省下土地成本,行动党也根本毋需一再挑战马华及国阵平不平反林连玉,支持不支持建纪念馆的口水战。而且,平反林连玉是重要的事,火箭不能把这重要的事变成口水,变成一直只是在喊的议题。

308过去已3年了,行动党不应也不要再浪费时间在口水战,甚至是砸自己脚的口水议题。太多的口水战,只会让人厌烦、生气。

至少,我是其中一个生气的人了

原文载於: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6805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