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ne 2011

渔民罢捕钱在作怪

4州深海渔民以罢捕三天作为胁逼的敲门砖,要政府回到谈判桌上重新检讨削减柴油津贴。过去四年,C2渔船以每公升1令吉25仙的超级津贴得到关照,但这类如鸦片的瘾头如今则须以每公升1令吉80仙购买,自然使养尊处优的受益渔民反目兴仇,起哄叫战。即使是新的油价,政府仍然负担每公升1令吉的津贴。政府改弦易辙,让渔民从渔获的每公斤享受10仙增至20仙的奖掖以抵消柴油津贴减少的冲击。

渔民的罢捕行动使海鲜供应量剧减三成,民众对海鲜的需求短缺或售价提升,自然会怪罪政府"搞是搞非",而民情不满则增加渔民的谈判筹码,这就是罢捕胜算的信心。也许,贸消部、农业部早就领教过罢渔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早就暗中布署计划,从邻国进口鱼类以抗衡供需。

贸消部长依斯迈沙比利挑战渔民若要继续罢捕,悉听尊便,而这强硬立场所展现的傲慢态度,看来对拉锯战胸有成竹。农业部长诺奥马早已指示渔业发展局进口海鲜高达110吨,以增加这场"战争"的资本。不过,这种与渔民对着干的高姿态能维持多久的门面,胜利若倾向政府,那么,国阵将丢失选票。因为民众的羊群心理已站在渔民这一边,无暇考究细研政府作出这项改变的原委。

马华中委卢诚国严批这两位部长所抱持不妥协的立场,政府非但没有缓解问题,反而令事态恶化。依斯迈沙比利恼羞成怒,怪罪蔡细历曾在经济理事会认同减少柴油津贴,如今调转枪口狂射政府。但是,蔡细历回呛依斯迈在"睡觉",他缺席有关会议,何来认同削减津贴?

新闻媒体也许忽视了渔民举起标语,抗议阿里巴巴的模式是其中一项减贴的关键问题。拥有C2渔船执照不乏一些特权阶级,他们把执照出租给外人从中坐享获取每月5000令吉的报酬。那些泰国或越南渔业主就凭这执照享有柴油津贴。糟糕的是,他们把渔获分别在泰越卸鱼,然后再转售给我国,从中赚取丰厚的外汇。这么一转,柴油津贴白白贴给外国渔民,他们的营运成本就低了,回头再赚我们的钱。

但是,我国受惠的渔民实际上未提供合理的鱼价给广大的消费群,虽说政府津贴廉价柴油都是纳税人的金钱,但却没有适当的回馈。今天,我们若全力支持渔民的抗争合理,等於心甘情愿让特权阶级者继续对人民的税金予取予夺,而且吃得比泰越更贵的海鲜。说到这里,削减津贴是有迹可寻的,政府应明确界定只有本国业者才有资格享受优惠,而不是把人民的血汗钱不分青红皂白接济外国的渔商。如果把这些弊端一刀贴,相信当前争议的磨擦程度,将会减到最低程度。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6-6-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