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ne 2011

罢什么海,阿什么窿?

国内渔民抗议政府大幅度削减渔业柴油津贴,引起多州渔民拒绝出海捕鱼以向政府施压。主流媒体把这项行动冠之以"罢海",犯下语文霸道的错误。平面媒体在没有受到及时纠正的情况下就会相沿成习;而那些大专院校中文顶呱呱的学者又怕得罪媒体而自行"罢言"未提出意见,於此,让"罢海"这语文怪胎人云亦云,电视台也不假思索地广泛传承了"罢海"。没有改变的错误逐渐成了习惯。

综观中国大陆和台湾,也只有大马的华文水平才使用"罢海"。大陆媒体报导日本渔民停止捕鱼时,所用字词为"罢渔"或罢捕,不是"罢海"。

罢的意思是:停,歇,免去,解除。网路辞典上,与罢的相关词语举例罢兵( 停止战争; 罢手( 停止;住手 ); 罢业( 停业;罢工 ); 罢战( 停战;停止争斗 ); 罢弃( 废除 ); 罢废( 废弃 ); 罢笔(停止写作)。

此外, 与罢有关的语句有以下理解:
罢工:为迫使雇主答应所提要求或为达到其他目的而暂时停止工作、决定为提高工资而罢工。

罢教:教师为实现某种要求或表示抗议而集体停止教学工作
罢课 :学生为实现某种要求或表示抗议而集体停止上课 。

如果媒体粗糙地把"罢海"视为渔民争取利益的手段, 那就是先入为主认为海的功能是为渔民而存在的, 罢海给人直接的印象是渔民跟大海过意不去,与海停歇交往; 而"罢海"同时也挤兑了邮轮、战舰、潜水艇、钻油台等等使用这些设施者在必要时罢的功力。

假如"罢海"可以堂堂正正成为有逻辑的用语,那么,航空飞行员拒绝驾驶就会形成"罢天";农民休耕也可解作"罢地";司机拒载可变成"罢车";罢课也可写成"罢校";暂时不养不卖猪或不吃猪肉是否是"罢猪"?

在北马,渔民通常把捕鱼自称为出海或讨海。但对於有抗争性质的罢渔或罢捕,从来就不曾使用"罢海"这个字眼,也许,那是报章因有出海和讨海在先,进而发挥语文天份,有了"罢海"这无厘头用语,虽然这错误看来并不起眼,但其影响之大,反映执掌文化先锋旗帜的华文报章语文水准日渐低落,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新闻从业员疏於对本身的专业抱持审慎的态度,令华文报章蒙羞。

华文报章对长期犯下的用语另一错误,就是把放高利贷者的谑称"大耳窿"写成"阿窿"。其实,大耳窿有其典故,绝不能轻率地以阿窿取而代之。文献显示,楊子靜編著《粵語鈎沉》收錄了「大耳窿」的條目:「香港、澳門放高利貸的,被稱為『大耳窿』,乃『大耳窿鬼』的略稱。原指從前活動於上海的猶太富人,一般載一大耳窿(即耳環)作飾物,多以放高利貸出名。

吳昊著《俗文化語言.港式廣府話研究》對「大耳窿」的出處有兩種說法。第一種與《粵語鈎沉》的說法相似,只是上海猶太人換了港澳的「白頭摩囉」(印度、巴基斯坦籍 人士,他們多以白巾纏頭),由於他們扮相古怪、愛載一隻大如銅元的耳環,所以耳朵要穿耳窿,港人覺得可憎,便稱之為「大耳窿」。第二種說法是,因為活躍於 街市放高利貸的人,愛在耳朵塞一枚銀元(當時已是非常大的數目)作記認,以示自己有錢可借,所以便叫他們為「大耳窿」

各语文报章、包括警方把大耳窿说成阿窿,从民间所得印象是,借贷者为了简称利便而用阿窿,避忌称呼"大耳窿",因为存有人身诟议之嫌; 另一种情况是, 当其他族群也与大耳窿集团建立来往关系后, 基於大耳窿不容易称呼, 便以"阿窿"简化发音。而马来警官就跟风使用,把 Da Er Lon 说成当今朗朗上口的 Ah Long

不过,做为传播正确文化讯息的新闻媒体,大耳窿是不能随波逐流而更改为阿窿的,因为港、粤两地还使用"大耳窿"这独特用语,我国华文媒体却强势改变这语文基因。

电视连续集"三国"的剧情,剧中人评论曹操的为人是知错,改错但不认错。当今媒体对罢海和阿窿之谬误,知不知错很难探个究竟,但即使知错也不会大事声张认错,这是维护面子的惯性,但愿各报章执事者能够像曹操那样有改错的胸襟,这已经很难得了。

2 comments:

S.H.Teoh said...

其实,本地华文报章所犯下的“语文霸道”错误,有一个更严重的,应该就是社会新闻组的记者经常把警方的“Anti-vice Unit”译成“反风化组”。我认为这个才是教人无法忍受的天大的错误。
你随便翻开一本华文词典,都会清楚的告诉你,所谓的“风化”,就是社会的风尚教化”,当有人做了一些不规矩的行为时,一般都被形容为“有伤风化”,或“有碍风化”,怎么堂堂一个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部队,会公然的设立一个部门长期进行反风化呢?
如果华文报章真的“知错能改”的话,我认为第一时间要改的,就是停止让警方“反风化”!

丘仲尼 said...

林放大哥真是老报人,一下就点中华文报的要害。。。。!

除了你所述的,最近华文报报导内政部要“漂白”非法外劳,让人感到恐怖,脑中立刻浮现已故名歌星MJ,他是自己”漂白“。

你看人家台湾要”就地合法化“(不是漂白)外国劳工,会先实行“宣导期”,多么有文化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