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ne 2011

替槟州总警长画勾打叉

槟城州总警长阿育耶谷,必须对本身管治州属不力以及在夜店扣留外籍女郎严重侵权的行为负上责任,并接受民众在他的成绩单上画勾打叉。

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反风化组穿州越府到他治下地盘扣查疑似进行性交易和陪座的30名女性,这说明他的部下在睡觉,对偏门行业有包庇之嫌,应打个叉。

那些女性遭警察以笔分别在额头、胸部和手肘等处画叉、打勾或写下名字。这种粗野横蛮的做法乃要辨别她们是领班妈咪、企图逃跑和躲藏者身份。阿育耶谷说这种行动是必要的,因为她们很狡猾。天底下那有嫌疑份子不躲藏不逃跑的,这种幼稚的反应,素质有问题,再打个叉。

阿育耶谷捍卫武吉阿曼与槟城警队联手办案的画勾打叉的作为,解释是一般操作程序,掩饰他们侵权劣行,但在警察总长下令调查之后改了口风,表示伤心和失望要展开调查,如此见风转舵,拜高踩低,也该赐一个叉。像这样的州警总长,是否应对本身的言行负起全责面对纪律处分,他就实至名归应得到公众划一个勾。

警方肆无忌惮对在扣查犯身体上画勾打叉,犹如中国古代对判刑者脸上刺青,这充份显示执法上僭越法律已成为习性,缺乏文明与警队划上等号。如果嫌犯在扣留所无端端重伤丧命,而多数警员可以免於罪责,画叉打勾宛如小菜一碟。因为警察部队即使心里有数知错,认错却不是警队奉行的文化,而改错却要付出重大代价,所以,大错变小错,小错就不了了之。因此,上述侵权羞辱女性事件纵使查出发号施令者,也未必会受到检控或革职,顶多内部纪律处理,换在民众对一个人脸上打叉画勾,那就有许多刑事法典条文可以收拾这个人够力够力。

警方风化组一有人事翻新,就有新官三把火猛烧夜店或其他偏门行业。不灼伤业者怎会让人知道谁拿火把?有水当然能灭火。警方援引移民厅法令逮捕外籍女郎可扣留14天,但无论是陪座或卖淫,谁都知道最终以查无实据收场,没有嫖客指证她们兜客,她们怎样卖那三寸地皮?

因此,江湖传说,每年查捕外籍女郎数以千计,但面对法庭审判的少之又少,因为她们有另类的研究和安排,一般女郎若持有有效观光签证就得明白规矩,只要付出18002500令吉疏通费,就能得到"司法的公正"。是否如此,有关当局应该说明逮捕外籍女郎后是如何发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