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ne 2011

冷玉怎样看大马妇女和中国风尘女子

来大马修读的中国女硕士生李俊杰,笔名冷玉,针对她两年前遭警方误以为在卡拉OK伺机卖淫关押8天,她过后写了坐牢日记结集成书(其实是扣留所而不是监狱),控诉所受待遇和见闻。

近日,李俊杰到槟城的言论广场发表演说,铿锵紫罗兰——为人权的呐喊"为题,文长8000字。他的演讲稿发表在中国的部落格漱玉小轩,并通知本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682610100r7gg.html

演讲稿所述内容和认知,是否有置啄余地,见仁见智,作为有数面之缘的朋友,本人未必照单全收。兹节录全稿中数段的2000多字,另植标题,由网友简易阅读。要详细看全文,劳请自行据上述链接点击。

为什么不能卖自己的肉体,自己的性生活?

在无辜被扣留的8天里我见识了诸多丑恶,也感受到了黑暗时刻的真情。我还记得入狱第一天的晚上,是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黑人女子分了半条毯子给我,那一刻辛酸且温暖。

同时我也结交了那些和我一起入狱的中国女子。我要承认,最初的时候我对她们并无好感,何况是她们连累我无辜入狱。那时我觉得这些女子之所以会走上这条路,主要是贪慕虚荣,就像我的一个女同学说的一样,那些女孩明明自己停留在买普通背包的档次上,偏要买LV包包,所以只好走偏门。但是后来通过接触之后,我才明白事实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她们中的许多人都是有情有义的,不幸的命运造成了她们的颠沛流离。

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她们中的很多人都有着不幸的家庭背景,每个人的故事里,都有血,都有泪。

她们寄予无数厚望于我,希望我出去之后可以为被蹂躏的人权呐喊,她们做不了什么,也不敢做什么,因为她们都是夹缝里讨生活的人,但是她们愿意默默地支持我。

我想说的是,不管妓女作为一种职业,在许多人眼中是多么令人不耻,作为并不是极少数人的一个社会群体,她们毕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她们也应该有 她们的基本的尊严和需求。她们中有多少人是因为生计才走上这条路的,有多少人衣食无忧会去甘于做个妓女呢?如果深究责任,可能有社会的责任,政府的责任, 家庭的责任,嫖客的责任,可是到最后,承担责任的却是她们这些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

一位学者曾经说过一段经典的话:在高度商品化的今天,什么都可以拿出来卖,窘迫者出卖自己的肝脏器官,为官者出卖自己的灵魂,经商者出卖自己的诚信,出卖自己的婚姻……唯有小姐,为什么不能卖自己的肉体,自己的性生活?话虽然有些尖刻,但是确实发人深省。

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我们都只是嫌疑者,不是罪犯。

曾经有一次,努户因为家里银行转账拖延了,而向我借过一次钱。当我从ATM自动取款机取出现金后,就要直接递给他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

他惊慌地说道:“你不能在这里给我钱。他们会以为你从我这里买毒品。这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我诧异道:“为什么?”

“因为当地人对我们尼日利亚人有偏见,他们认为我们都是毒品贩子。努户说道。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感到很难过。”我对努户说道。

于是我们不得不找个安静的咖啡馆,我用一张纸把钱包起来偷偷地递给努户,搞得仿佛真如毒品交易般小心谨慎,然后我迅速打车逃离了现场。在出租车上我回想刚 才的情景,真是哭笑不得。明明是朋友间一次很简单很普通的借钱,怎么搞得如此惊心动魄呢?我当时还嘲笑努户的太过谨慎,现在终于知道在这里,这是必要的。

而这个道理居然是我在牢里领悟出的。那时身陷监牢的我,心酸过,心碎过,心痛过,却没了眼泪。在那里,我无从判断,谁是无辜冤枉的,谁又是罪有应得的,但 是我知道,在审判之前,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我们都只是嫌疑者,不是罪犯,不该遭受这样的待遇。在那里,身为中国人,尼日利亚人,印度人,泰国人,印度尼 西亚人,越南人,菲律宾人,哈萨克斯坦人,我们已经身负原罪了,还如何声嘶力竭地呐喊什么人权,在许多人的眼中,觉得我们都是跳梁小丑,最后的结果只能是 自取其辱。我一个弱质女流,从不想做什么人权斗士,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我只想用我泛滥的同情心,尽我的绵薄之力,说几句公道的话。的确,这些国家的一些 人来马来西亚从事不良职业,贩毒,卖淫,非法劳工,打抢等等,但是这不足以成为人们带着有色眼睛看这些国家所有人的理由,使许多合法旅游者,留学者,经商 者,工作者和合法婚配者都无端受到歧视。

有多少婚姻完全是因为风尘女子的介入而分崩离析的?

我了解到,对中国女子的歧视,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当地的华人妇女,她们常常抗议中国女子介入了她们的家庭,使得她们的婚姻瓦解。 我不想去帮那些中国女子开脱得一干二净,但是也不赞成她们一定就是破坏当地华人妇女家庭的全部因素。

从前我也总以为主要是“背叛”谋杀了人们的婚姻,但是现在才发现,是各种各样正常的或畸形的原因逼迫婚姻走到了尽头。悲剧正一幕一幕地以各种形式上演。

能有多少婚姻完全是因为风尘女子的介入而分崩离析的?标榜这样理由的女人其实是在努力寻求一种心理安慰。当然,让已受伤害的她们直面婚姻失败的各种成因,确实残忍,但是人总是要理性地成长的。

当地一些偏执的华人妇女肯定是用她们惯性思维把仇恨都先转嫁到中国女子身上。仿佛没了中国女子,她们的婚姻就能perfect了。那么丈夫先有了精神上的出轨,去疯狂追求中国女子的责任就不追究了么?其实也不用过于悲哀,因为即使妻子出局,情人就能成为笑到最后的人么?

其实身为女人,我也一样觉得可悲,我们企图用我们的专一去感化男人们的多情,却往往发现婚姻的维系通常是需要靠睁一眼闭一只眼。生活有时就像是被强暴,你 可以选择反抗,可以选择顺奸。反抗的结果有三条,可能你会成功逃脱,也可能会忠贞战死,还可能反抗无功,最后还是被强暴。

很多人会觉得我对这些来马来西亚非法务工的坐台小姐们太宽容了,似乎不该把宅心仁厚用在她们这些人身上。假设马来西亚能举国上下齐心为一个因为家境窘迫而 帮犯罪集团在新加坡运毒的少年联名签字求情的话,那么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写出实情,让公众更了解那些身世凄惨的中国坐台小姐的状况又有什么太大的不妥呢?


2 comments:

治 平 said...

本来有点同情冷玉的处境,却觉得她有点言过其实的感觉。如果马来西亚人在中国涉嫌犯罪,未必会受到比马来西亚扣留所更好的待遇。
我们到中国旅游,偶尔不小心在禁烟区吞云吐雾,可能会受到公安的粗鲁对待。在旅游点也可能遭受制服人员的呼呼喝喝。如果不小心涉嫌犯罪,后果则不得而知了!我不是护短的大马人,也期望马来西亚政府能够让所有旅马人士安全和宾至如归。只希望我国日后能够更专业的处理类似问题!

安东尼老爷 said...

治平哥说的很有道理。

说句老实话,那些离乡背井,漂洋过海的可怜中国女子,他们不过是为了多赚点钱帮助家里年迈公公婆婆医病,帮助弟弟妹妹们读书交学费,她们做出这样的牺牲,我们应该同情她们才对。

所以本老爷身上一有钱,就会去卡拉ok 顶她们。给她们精神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