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une 2011

淫业利益链紧紧相扣

盘踞吉隆坡半山芭电子城多时的外国籍妓女卅余众,最近遭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反风化组"越俎代庖"突击包抄。这个地点距离布都警局约五百公尺之遥,离吉隆坡警察总部不及一公里,但卖淫活动却能肆无忌惮横行。按照不成文惯例,假如负责辖区的警方置之不顾,总部接获投诉就会介入侦查。

像这种情况,武吉阿曼警队穿州越府清洗赌博和色情活动已非新鲜。有一种心知肚明的说法是,有些取缔风化的警员或许收受好处,也就对有关场所"人为地麻痹",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已退休的前警察总长巴克里於十多年前铲涂跑马赌博机和打击卖淫活动时,曾铁面无私下令,如果警区主任或风化组主任没有展开扫荡,他们将被调职或纪律处分。一个月内,跑马机销声匿迹,卖淫的鸡飞狗走。

不过,警察总长就像政府换了首相一样,新人事新作风,过去严厉而有效的措施未必就会延续镇慑,所以,社会的乱象又卷土重来。武吉阿曼警官沙鲁尼占助理警监说,在该处扫荡不下10次,但却无法连根拔起,可见警方内部没有对付那些扶持偏门行业的警官。假如警官下定决心要把这类场所杀无赦,那就应仿效以前有一名十足"怪懒"的警官,每天派一两名穿制服的警员到场驻守和检查,只要连续一个月,就足以让业者瘫痪。但是,环顾吉隆坡的情色活动之猖獗,似乎不是警方打击的重点。

半山芭这卖淫地点,妓女除接待本地嫖客之外,入夜时分就有许多孟加拉、缅甸和各国外劳到此寻花问柳。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可真是"鸡有鸡样",有本钱的就以低胸装吸引人们眼球,有的穿得越少,就能让嫖客能即时敲定买卖。报章记者把她们性交易的价码划定在150300令吉有夸大之嫌,实际上,妓女是按照本身的年龄和姿色制定介於80150令吉的肉金。而这个价钱是有商有量的,叫鸡不是谈情说爱,语言沟通不是问题,女的备有计算机按一个价,嫖客也可按个讨价,鸡同鸭讲,两厢情愿就上楼翻云覆雨。

虽然警方过去逮捕过数以千计的疑似、貌似、恰似的外籍女郎归案,但都没有掌握她们兜售肉体换取金钱的"卖淫"实证。不久前,一名倒霉透顶的妓女千中选一,在法庭认罪被罚款700令吉或坐牢二个月,可说是少数不幸中的少数。当前取缔卖淫活动,只是让警方舒经活络的惯常运作,偶尔打击一下,算是短期的扬名立万,要消灭淫业谈何容易,因为利益链紧紧相扣,总是前仆后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2011

2 comments:

治 平 said...

淫业在红灯区经营我没话说。然而,淫业入侵住宅区,招摇过市则是太过分了!近日来,大城堡也被攻陷了!

黄锦盛 said...

凌国文先生:
你逃避人们对你在怪罪和有罪之间的文化水平的疑问,用《隐性埋名的就无谓回应了,反正不知所云自爽居多。》来推搪,你却在部落格回应其他人而他们也没有真实身份,因为他们符合你的口味,那怕是隐性埋名,我对你的双重标准和行事作风不得不叹息。
你在本身的地盘自讲自爽:《至于那位黄先生,由于见解实在太有趣,所以才忍不住讨教几句。---就不懂他肯不肯继续赐教,让晚生学习学习。》,去回读留言栏吧,《忍不住讨教几句》根本不存在,你是被揭开丑脸之后才狡辩的。
既然凌先生不服气,我恭请你写一篇怪罪和有罪之分,当然我也尊重你这位大学生辩论高手,主题环绕在《当前有一种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的言行就是尽情推测第13届大选落在何月何日。》是不是调侃揶揄的写法,而你所说的:《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又是不是调侃的用意?
如果你能就事论事就写一篇,让大家拜读。不必要鬼鬼祟祟讲那些阴不阴、阳不阳的话。如能接受所托,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