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June 2011

大选日期看纳吉十月动作

当前有一种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的言行就是尽情推测第13届大选落在何月何日。从去年开始,预测大选就成为政治人物或学者费尽心思推敲的学问,从十多场补选的朝野政党对垒的胜败,到砂拉越州选的政治形势,都会牵扯进大选远近的因素。但他们都不是章鱼保罗,对足球世界杯神算一击即中;倒象前球王比利的乌鸦嘴,从来就测不准。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去年预测大选将在今年3月举行,因为根据过去7届的全国大选,就有4届是在3月或4月举行。但世事无绝对,这个轨迹不再重现,预言落空了。最新的版本是预测闪电大选肯定会在今年内举行,最早可能落在今年8月杪,而最迟则可能在9月初或是10月举行。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数十年来孜孜不倦总是信心满满测选但都翻船,讲话既然是免付费的,他预测全国大选有可能会在今年马来西亚日(916日)之前,甚至或在回教徒斋戒月之前,即711日举行。他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偏好“11”这个数字,下届大选日期有可能落在711日。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对11这个数字情有独钟,以致坊间臆测大选可能落於今年的1111日,也就是11111120111111日)。纳吉大卖关子,指这个日期完全是一些人"閒来无事"所作出的臆测。不过,他认为就让这种猜测继续下去好了。

去年,国阵政府就营造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大选气氛,此举表面上要凝聚和激发成员党的备战斗志,但真正的用意乃要消耗反对党的战斗精力,当狼来了喊了多次,就会令反对党在疲於奔命后松懈下来。民联领袖不是吴下阿蒙,安华和林吉祥不断更新预测日期,使党员的激情保温。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估计大选会在半年内敲起,如今南征北伐着令党员布署备战工作。蔡细历在马华创党62周年党庆早就撂下狠话,下届大选将是马华的生死战,马华必须以"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面对大选。而最终更通过会长理事会议决,马华若不能赢得308政治海啸时15个国席和31个州议席的底线将不入内阁。向华社表达破釜沉舟的的矢志。但这壮士断臂之举却被视为是对华社的恐吓,在面对劲敌行动党猛势进击下,马华已没有苟且偷生的余地,只得交由华裔选民作出抉择。这一赌注将是来届大选最受关注的焦点。

过去,臆测大选日期,前首相敦马哈迪秘而不宣,总是以未获得灵感谢拒媒体的试探。而敦阿都拉却撒下弥天大谎,当他於2008213日解散国会的前一天,竞然隆重宣称大选还没到来。选举委員會公佈年38日大选日期时,不禁令人对他的公信力大打折扣,有些人事后孔明指阿都拉领军惨败,咎由自取

纳吉最近宣布将在107日提呈财政预算案,预料他将对政府实施的经济和转型计划报告佳绩连连,以拢络民心。而被国阵迎奉为铁票来源的120万名公务员是否有丰厚的年终花红,将决定大选是否近在眉睫。纳吉会否以本身钟情的11号,选择111111为大选日,当前还是悬念。国内许多剧力万钧的政治课题还在纠缠着国阵,若不能逐步扫除障碍,纳吉绝不会轻举妄动。看来,除非有突变,否则107日之后的日子,才是纳吉审时度势,为大选日期揭盅的时机。

星洲日报专栏六日谭/纯属主观 1-6-2011

23 comments:

治 平 said...

如果国阵要在短期内举行全国大选是不可能的事。国阵和民联双双放话大选近在咫尺只是为了政治策略的考量。目的是让党基层为大选‘热’起来。
筹备一场全国大选需要许多人力物力;当公务员受到国阵政府‘意外惊喜’的加薪或‘花红后,又或教师和地方政府官员被派至为期至少一星期的监票培训时,大选的脚步才真的近啦!
故此,以目前的迹象看来,大选还不可能在今年举行。

凌国文 said...

"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

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

黄锦盛 said...

凌国文先生:
先声明,我无党无派,常看各家博客。
我认为你的辩论才华不适合评论人家的用语遣字,我看,林先生开头写的《当前有一种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的言行就是尽情推测第13届大选落在何月何日。》纯粹是一种调侃和揶揄,根本与你所说的《有罪》不相干。
如果从你的博客,要像你这样小心眼去挑剔,例子也很多。你作为一名博客,应该用宽宏的胸怀去看全文而不是进入死角。谢谢。

凌国文 said...

黄先生,

哈哈,既然你可以看得出林前辈写的是调侃,为何你又看不出我问的那句也是调侃?

是谁没有用宽宏的胸怀来看东西啊?

黄锦盛 said...

凌国文先生:
我看不出你用问号中的调侃,这也许是你辩论中的狡辩。我只是针对你的评论风度,也许你有政党背景就不喜欢别人调侃行动党,像凌先生最近说《民联座谈会动辄成千上万人》纯粹是吹捧也无伤大雅,但要逐句细究,也不是每场都《成千上万》那么夸张。所以,你要从死角中找人毛病,也会自堵在死角里。
林先生说预测大选"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这个罪并不是你所说刑事上的有罪,而是一般调侃。你知多识广,就别客气了。
至於谁没有宽宏的胸怀看东西,不是你我称赞自己就有的,留给别人说吧。
谢谢你的回应。

凌国文 said...

黄先生,

纯粹因为你看不出我问号中的调侃,所以就得出“这是辩论中的狡辩”的结论?

好啦,下次我写清楚一点,如下:
“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注明:这是一句调侃提问,不是刁难)”

还有,不要动辄牵扯“评论风度”。我上面的留言纯粹是一句提问,没有任何评论。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黄锦盛 said...

凌国文先生:
当你写道:《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在语文结构上和理解上就是一种质疑而不是调侃。而你也说:《留言纯粹是一句提问》,这就对了,是提问,而不是调侃。
作为一名评论人,你应对本身的白纸黑字勇於承担,而不是颠红倒白,转来转去地说摆脱议题,这就是我认为你有失评论风度。你敢《刁难》人家,其他读者即使不出声,心中也有是非对错的评断。
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你素不相识没有过节,但在这个公开评论园地里,我有权力仗义执言。谢谢跟你交流。

凌国文 said...

黄先生,

那就谢谢您的仗义执言了。我才疏学浅,不晓得原来调侃是不能用提问、质疑来表达的喔。。。生平第一次听到。。。佩服佩服。

林前辈,不好意思啦,喧宾夺主。就此打住。

治 平 said...

好啦好啦!民联确实造就了许多青年才俊,文采好的也不少。然而,思想千万别往死角钻!发言也好、评论也没错;不过,到别人家作客,还是礼貌谦虚一点比较好!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就是说再猜多一千次也没有罪的意思。

凌国文干嘛还去问“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

大政棍探测大选日期,有时自扰,有时扰人,不像小政棍般自以为明察秋毫。

幸灾乐祸 said...

这个小政棍以为自已了得,现在踏到地雷了。

大卫 said...

凌国文,
给人指点的感受怎么样?下次要嘲弄别人先醒醒脑,别以为狡辩就可以过关,白纸黑字你也不敢认账,实在令我失望。

文国凌 said...

怪罪,英文是blame, 责备或埋怨,不受怪罪当然就不受责备或埋怨。和凌国文先生质询林放先生预测大选"有罪",根本是牛头对马嘴,凌国文可能擅长国文而对华文理解能力有问题才扮大爷想酸人,可惜功力不够,自讨没趣。奉劝凌先生自我检讨。  

凌国文 said...

隐性埋名的就无谓回应了,反正不知所云自爽居多。

倒是阿武叔一场相识,可以讨论一下。既然再猜多一千次也没有罪,你不就让他去猜个饱嘛!管他干嘛?

安东尼老爷 said...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

留言板都留给你们凌国文哥和黄锦盛哥调侃揶揄斗来斗去,互不相让。本老人看了也心疼不已。

突然来了一个文国凌,我还以为他是凌国文的弟弟来帮他讲话了,那里知道,这个文国凌是一个外人,名字有点像而已。

我希望大家好来好去,不要为了什么的" 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的言行"的字眼伤和气。
林放哥看了也很后悔这样写。

本老人非常钦佩凌国文哥的写作才华。每次都有去他的部落客里浏览的。

林放 Lim Fang said...

写评论就像敢拿枪的,就得准备承受子弹。

相信好友同好郑典武、陈治平和凌国文都有这种感受。希望彼此理性交流获益,以不人身攻讦为君子之风,谢谢各位留言议论。

黄锦盛 said...

凌国文先生:
你逃避人们对你在怪罪和有罪之间的文化水平的疑问,用《隐性埋名的就无谓回应了,反正不知所云自爽居多。》来推搪,你却在部落格回应其他人而他们也没有真实身份,因为他们符合你的口味,那怕是隐性埋名,我对你的双重标准和行事作风不得不叹息。
你在本身的地盘自讲自爽:《至于那位黄先生,由于见解实在太有趣,所以才忍不住讨教几句。---就不懂他肯不肯继续赐教,让晚生学习学习。》,去回读留言栏吧,《忍不住讨教几句》根本不存在,你是被揭开丑脸之后才狡辩的。
既然凌先生不服气,我恭请你写一篇怪罪和有罪之分,当然我也尊重你这位大学生辩论高手,主题环绕在《当前有一种屡错屡犯而无需负责任、且不受追究怪罪的言行就是尽情推测第13届大选落在何月何日。》是不是调侃揶揄的写法,而你所说的:《现在连猜测大选日期都有罪?》又是不是调侃的用意?
如果你能就事论事就写一篇,让大家拜读。不必要鬼鬼祟祟讲那些阴不阴、阳不阳的话。如能接受所托,万分感激。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与凌国文从网络结交到面对面互換电话号码,一直都觉得此君有才华,有学识,许多言论言之有物,但因政治立场不同,有时很理性,有时很咄咄逼人。

言之有物的,人们激赏,咄咄逼人强词夺理的,人们反感,这是必然的反应。

就如依布拉欣阿里这种鸟人,也认为自己满腹真理,也觉得自己有说话的权利,野蛮无罪。

要等到立法野蛮有罪才能批评依布拉欣阿里这种鸟人,国家要变成飞禽公园了。

猜错大选日期一千次也无罪是肯定的,但我觉得林吉祥猜测大选的形式有点狡猾,忍不住耍他嘴皮一下。

耍的不是他的权利或有罪无罪,而是他的形式。

记得许子根受要求回应依布拉欣阿里的言论时,说了一句:管他干嘛!结果浑身弹孔连连,被SHOOT到..........

Unknown said...

nike air huarache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michael kors outlet
oakley sunglasses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boston celtics jersey
supra shoes
the north face outlet
coach outlet
michael kors handbags

Unknown said...

cheap nike shoes sale
oakley sunglasses
cardinals jersey
ugg outlet
gucci outlet
falcons jersey
carolina panthers jersey
oklahoma city thunder
michael kors handbags clearance
pandora outlet

龙大猫 said...

adidas nmd
nike mercurial vapor
longchamp online shop
nike air max95
michael kors handbags sale
yeezy
longchamp bags
adidas yeezy boost
nike air force 1 low
adidas neo online shop

adidas nmd said...

cheap michael kors handbags
nike store uk
fitflops sale clearance
texans jerseys
mont blanc pens
ugg outlet
pandora charms
fitflops sale clearance
louis vuitton sacs
yeezy boost 350 bl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