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1

扼杀华社族群特征和尊严

行动党领袖最近搞不汤不水,令人烦厌的课题。梳邦再也州议杨巧双把与印度籍丈夫所生的混血女儿登记为"大马之子"被国民登记局弹回头,结果,凌驾丈夫地位之上,再把女儿登记为华裔。她以此自恃要为大马之族开拓新的路向,但印裔社群则讨伐她颠覆传统上儿女必须依循父辈族裔的惯例。这位印裔社会的媳妇见势不妙,不敢再以女儿炒作政治议题,起码,现在沉默了。

槟州首长政治秘书暨光大州议员黄伟益不甘寂寞,有样学样,为女儿报生时面对相同的处境值勤官员把他填写表格中的种族和宗教栏目分别修改成华裔佛教,删除掉大马孩子Anak Malaysia)及还没有belum ada

这么一来,黄伟益就可以借题发挥自以为了得的政治智慧,他模棱两可地认为"种族要放祖先的身份无可厚非,身为大马人,国族应该有共同的身份"。什么是国族?假如大马67%的马来人都以大马之子并称,黄伟益是否愿意在没有种族特征和文化薰陶下被更大的族群所同化?在历史上,毁灭一个种族就先让他忘本,摧残这个种族就是拔除他文化的根底。

黄伟益为了低级的政治宣传哗众取宠,也间接销毁行动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理念,马来西亚人包含各个种族,一旦"大马之子"被照单全收,华裔子孙三代以后就会出现数典忘祖和文化断层,自取灭亡。行动党一些标新立异的领袖,自以为聪明而杀灭华裔族群的存在。

就以宗教栏目中,黄伟益为女儿填上了"还没有",声称不愿强逼女儿信奉特定宗教,下一代有自由及权利决定他们的种族及宗教。这简直枉为华族和人父。德国哲学家尼采说:"如果一个人没有好父亲,就应当给自己造出一个来",也许,黄伟益的千金需要做出这种努力。

黄伟益在扶育女儿的未来岁月,是否让她无拘无束地如一叶浮萍飘流?他声称没有严格的宗教信仰,那么,假如日后有人向他女儿强行灌输某种宗教思想是他不能认同的宗教,黄伟益凭什宗教生活和背景去捍卫女儿的权益?他当前的示范,无异把整个华社带进死胡同。

依稀记得有一哲学家说;"我憎恨父母,因为他们只图性爱的一时之快而生下我,没有给我选择的自由就把我带来人间受苦受难。"那么,按照黄伟益对自由和选择权如此这般如痴如醉,是否已侵略了儿女出生的权利?同样的,黄伟益把女儿在种族栏目写成大马之子,也是在没征询她同意的情况下,剥夺她的自由和选择权。

为人父母的职责是依循本身的种族特性、文化和习俗培养儿女的成长,儿孙自有儿孙福,即使父母有宗教信仰,也留待他们长大成人,有独立思考能力时,由他们去选择信奉何种宗教。而在这之前,监督和循循善诱是一种责任。黄伟益及其上司林冠英应寻求多元种族色彩的行动党审核"大马之子"去种族化的议程,免得"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变成"行动党的马来西亚"。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6-2011

29 June 2011

安华性片走向新战场

拿督T三人帮经过三个月后被提控播映性片而遭罚款5500令吉。看来,项庄舞剑,志在沛公,通过这道法律程序的平台,辩方律师及被告"宣布"那男主角就是安华, 这才是此案重中之重的目的。

当警方於一个月前表明没有法律权限可以揭示召妓男主角身份时,那么,检控拿督T及在法庭播放22分钟的性片,加上提呈美国专家鉴定影中人与安华的相似度达99.99%,这已符合了辩方拿督T的政治动机和政治审判。当他们被轻判后喜形於色,似乎为本身触犯法纪而能把安华置之於死地感到无比荣耀。而曾被揭发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的其中一名被告,面不改容大谈匡正道德和正义,令人以为妓女在谈如何维护贞操。

在一般播映和拥有猥锁的色情光碟案中,检控方断不会在法庭播放这些影片以确认它的色情成份,更没必要指认主角是谁的必要来作为宣判的准绳。就像认罪的劫匪,控方无需从起获的赃物再提呈指纹报告那样多此一举。

拿督T三人帮面对的控状是共谋公开播放猥亵影片,即"一名男子及一名女子性交的片段",控状既然没有写明这对男女的身份,为什么会容许辩方从旁杀出引据安华的身份,司马昭之心也就不言而喻。

拿督T三人俯首认罪后的5500令吉罚款是否轻判无需浪费唇舌,即使罚款55万令吉而能在政治上达到目的也物有所值。安华已经在这首回合的法庭战场处在无可招架的劣势,不过,这可能只是开始,有关他向警方备案否认他是性片主角,可以被视为报假案面对提控。

安华口口声声重覆本身的清白,毕竟是辩驳中的一面之词。随着美国专家鉴定有关性片的真实性,控方也可能将引据其他证人和专家的供证及研判来证明他报假案,让证据说明那性交男就是安华,使真相逐一浮出水面。尤其是,被指安华在性交房内遭中国籍妓女偷窃的欧美茄手表已辗转落入警方手中,而安华坚称这只手表目前由妻子旺阿兹莎保管,是否有两只手表在庭上"对质",势必引起瞩目。

警方搜证显示,安华与商人沙兹尔出现在安邦公寓,也就是偷拍性交的现场沙兹尔既然处心积虑要以这性片"煮死"安华,到时他现身说法必把案情推向高潮,使过去那疑似、貌似安华的性片疑窦达致果真是、简直是的结论。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6-2011

28 June 2011

面子书上709示威猫狗鸟兽居多

净选盟号召709示威大游行有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凌厉气势,即使受到土权和巫青分庭抗礼,以示威制肘示威,加上执法当局的镇压,这些每天见诸媒体的新闻,备受网民关注和跟进。

面子书上群组掀起柠檬黄的"示威",净选盟的bersih黄色标志贴在网友的照片右下角,表示支持示威;不过,也有以这个标志加上鲜红的打叉反对示威,双方各有各说,起初说理,后来就展开谩骂。

这些各挺各的群组,截至今日为止,号称"中立之士"后来居上,有6493会员; 马华网友交流站会员1315; 民联论坛1288; 大马政治评论区1273, 这个网页"暂定名称", 一"暂"就暂了多月, 经营者至今还没开窍

这些群组网页,离不开虚拟世界的特色,有些人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用上历史人物、花草树木、猫狗鸟兽或其他各式各样的图片和标志,躲在阴暗的角落放冷箭,喊打喊杀。也有一些网页所刊载的美女图片是盗用的,用以招蜂引蝶,广"加"朋友,然后陆续向网友灌输政见。当"她"们与敌对阵营叫战时,就没有了女人味。

当前,面子书上柠檬黄的bersih标志,以民联论坛的支持者居多, 中立之士"也有柠檬图照, 标榜马华志士的, 不乏以真人相片在右下角添上一个对柠檬红色打叉的标志与净选盟的支持者叫阵。

土权组织主席依不拉欣阿里最近煽动和警告709当天华人最好在家里囤粮,虽然极尽挑衅,但也说出华人的心态。就以面子书的柠檬网友,到那天会不会从猫狗或历史人物的身份,摇身一变在示威现场现身,还值得99.9%的怀疑。

那些在网络上自以为正义凛然的人,多数会变成缩头乌龟。依不拉欣阿里说得也是,支持净选盟的是马来人。而华人,特别是面子书上的华人网民充其量也只是站得越远越好,在暗处叫爽而已。

26 June 2011

行动党咬自己的舌头

火箭别再只是扯口水议题 许国伟

就在2011年过了一半,有三个口水议题又再出现了。

第一个,是在新山主办的13届全国大选纵横谈座谈会,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呼吁在柔州出生的民联领袖,来届大选回巢一起打下柔佛州的江山,更暗讽同台演讲的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是马六甲人又在柔佛竞选。

结果,魏家祥回呛:民联领袖回巢在现场讲就好,不好去槟城发言。

这种哪里人就回去那里竞选的口水议题,马华和行动党在20074月的甲州马接州议席补选时打得最凶,双方互相指责是政治逃兵。

当时还是马青总团长的廖中莱,就指责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身为甲州子民不敢在古城(马接补选)上阵,反而对槟城的选区蠢蠢欲动。林冠英也反呛,廖中莱出生于马六甲野新,为何去文冬竞选?

一时间,双方就连续为政治逃兵口水议题,天天发文告开记者互呛,占据了新闻版面。吵到最后,根本无益民生民权,除了双方在口水战时感到亢奋,但外人可是倒足胃口

不料在4年后,巫程豪又重提这个课题,还让魏家祥反将一军。

论其实,行动党天兵天将飞来飞去征战各区,是行动党布军打仗的传统,而且在下届大选,这种布局还会用得更加多。如果只是要逞一时口舌之快,再用哪里人就回去那里竞选的政治逃兵论,来讽刺对手,恐怕也只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个,是在砂拉越州选举后首度召开的州议会,行动党12名州议员拒穿官服拒戴官帽

官帽是不是宋谷宋谷是不是回教的象征仍可讨论。但据报道,行动党砂州主席黄和联是说,在宪法之下,根本不能强制一个人戴宋谷,因为宋谷代表回教。另外就是,缝制官服要耗费人民纳税钱,因此替人民省钱。

行动党早年前马华国州议员戴宋谷课题,把马华打得人仰马翻。308大选后,行动党取得州政权后,非回教徒议员,自首长、议长、州行政议员至州议员,不少人也穿上官服,戴上行动党领袖曾经批评为宋谷的官帽

今日今时,行动党已经没有道德高点再来批评戴宋谷课题,就政治现实而言,也没有必要重提宋谷课题。黄和联的这一番话及砂州行动党议员的大动作,就成为马华攻击的课题

行动党任何领袖再谈宋谷,再怎样谈都不对。因为让人觉得,还没当政府就不戴,当了政府戴就没问题。如果砂州民联在州选举真的一举变天,黄和联等人戴不戴官帽?穿不穿官服?或者,拿到政权别说宋谷官帽不再是课题,就连缝制官服的公帑也不再是课题吗?

行动党在宋谷课题,再多说也只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即使可以辩称官帽不是宋谷,但民联友党尤其是公正党里的华裔领袖如蔡添强,也都穿上马来服装戴上真正的宋谷出席友族活动,难道行动党个别领袖还认为,能够炒作宋谷议题为自己加分吗?

何以入主布城后才能做事?

第三个,是平反族魂林连玉老先生。国阵对平反林连玉的态度,其实不用行动党一再挑战,已是不言而喻。内政部已表态,法律未允许给已逝的林连玉恢复公民权

这是意愿问题,有意愿很多事都可以解决,没有意愿自然有诸多理由推诿,搪塞甚至告诉你,等XX时候再做。

平反林连玉,是华社期许的一件大事,行动党领袖就多次扬言,一旦民联入主布城就平反林连玉。问题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入主布城才来为林连玉做点什么?是不是有些事,是现在民联政府能力范围内就能做的?

是的,就是林连玉纪念馆

筹建林连玉纪念馆的基金已有400万令吉,问题就需要土地。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煥博士在去年11月时说:我们目前仍在物色地段及寻求社会大众捐地,同时,也向雪州政府申请土地,希望州政府给予协助,以期纪念馆早日建竣。

为什么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不能拨出土地给林连玉基金建纪念馆?如今问这个问题也是迟了,因为林连玉基金在今年1月,已在吉隆坡市区內物色到一个属永久地契的地段兴建林连玉纪念馆,而土地成本也不便宜。

如果民联尤其是行动党,能在雪州靠近吉隆坡一带拨出土地给林连玉基金建纪念馆,替基金省下土地成本,行动党也根本毋需一再挑战马华及国阵平不平反林连玉,支持不支持建纪念馆的口水战。而且,平反林连玉是重要的事,火箭不能把这重要的事变成口水,变成一直只是在喊的议题。

308过去已3年了,行动党不应也不要再浪费时间在口水战,甚至是砸自己脚的口水议题。太多的口水战,只会让人厌烦、生气。

至少,我是其中一个生气的人了

原文载於: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68054


25 June 2011

我来也如何再来也

一只戴着拳套的鸡,这商标最近狠狠重击我来也鸡肉乾行,因为它的猪肉乾含有过量的防腐剂而被卫生部下令下架。

我来也(丘兄弟)鸡肉乾行自1976年创业,当年试图在猪肉乾大行其道时另辟蹊径,以鸡肉乾和肉丝大张旗鼓,但是,鸡肉乾毕竞不如猪肉乾那么令人大快耳颐,消费也没那么普遍,我来也逐渐把业务延伸到猪肉乾。由於舍得耗资打广告,我来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在国内有36家专门店。每逢年节,归乡的游子都得在吉隆坡总部排队买肉乾回家孝敬亲友,我来也肉乾成为节日首选礼品。

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部电影叫我来也,主角是一个侠盗。大体情节是:侠盗我来也,经常盗取一些贪官或为富不仁的员外的钱财,分给贫苦百姓,并每次偷盗后都留下"我来也"三个字,我来也鸡肉乾行正是这个时期自立这个商号。

这次爆发防腐剂超标的事件,其执行董事丘祖昆毅然壮士断臂,把肉乾全面下架,拟定退货退款方案并向公众道歉,可说是一点也不含糊。就因为这种果断,社会舆论也就没有太大的讨伐声浪。

不过,我来也的道歉也给自己留有余地,比如说,它把超标的防腐剂的配量责任推卸给外籍工人的疏失,就有不负全责之嫌。我来也自称有独特配方,怎么会在防腐剂这个重要环节上假手予外劳,这就匪夷所思了。再说,外劳的作业程序也是按照指令行事,断不会意随心至掺料,这种传授上产生的脱节的解释,似乎缺乏说服力。因此,这也可被视为肉乾含超标防腐剂在忽视中长期存在,只是事过境迁,已无从查究。

不久前,猪农被揭发把病猪或死猪私宰后冷冻,再由中介商转售给肉品加工厂制成腊肠或肉乾,这劲爆的恶闻,如今也让消费群众不得不对肉乾有所隐忧和警戒,尤其是过量的防腐剂更加深了人们的顾虑。在槟城,卫生局从56个猪肉乾产品样本,验出3个防腐剂(亚硝酸盐nitrite, 虽然从比例上不算严重, 但却像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当公众无从以肉眼辨识时,只好对所有肉乾敬而远之。

我来也此次的防腐剂风波,该公司虽然落实企业责任对产品下架和道歉,但已使到喜欢肉乾的食客心有余悸。我来也将生产新一批的肉乾,经过权威机构化验再重新出发,能否挽回消费人的信心,殊难预料。

逢年过节,华社在礼尚往来之下不期然堆集了不少肉类加工品,多数人都没有仔细去辨别这些肉乾的食用期限,只要肉乾没有发霉就当作是安全卫生的,而那些逾期食品的面相看来安全可靠,实则是防腐剂支撑着门面。按照业者严格的要求,低量的防腐剂只能维持肉乾三至五天的安全食用期,但多数购买者辗转多日之后送给亲友或自食,其实已吃下腐败的食品。

过去,面包的食用安全期只是三五天,到了时间就有发霉的迹象。但如今却延长了安全的日期,卫生部有必要深入研究,为什么这类食品会无端端有更长的安全食用期。再说,产品包装上标识的安全食用期是由厂方一面之词,到底有多可靠就得交由卫生部去化验和分析才能取信。

同样的道理,经过烧烤的肉乾在高温下,数日之内变质的可能性相对较高,肉乾业者有必要为了这行业的长期营运取得民众的信实,制定食品安全期的规范,因为逾不逾期应该由科学论据说明,而不是由业者的商业利益来界定,尤其是防腐剂的作祟,让黑心食品大行其道。但愿执肉乾业牛耳的我来也鸡肉乾行能从此次愧对消费群的惨痛教训中,把肉乾业的安全标准严格把关,自行制定新方案,重拾旧山河。

红番茄专栏 观点问题 24-6-2011

防腐剂超标 我来也将面对提控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09705?tid=1

(布城24日訊)衛生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說,衛生部將針對我來也肉乾行所生產的豬肉乾防腐劑超標事,提控該公司。

他說,我來也將會在1983年食品法令下被控,罪成可被判罰款2萬令吉或監禁5年或兩者兼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