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y 2011

李敖管起大官哭的体统

向来语出惊人见称的台湾作家李敖离不开其鹤立鸡群的表演个性,动辙就找碴与人对着干,以给他的76之龄点缀生活情趣。去年,他不满女作家龙应台著作"大江大海1949"对历史解读的谬误,著书"大江大海骗了你"长篇累赘狠狠驳斥。但台湾人对上世纪国共历史只是偶尔当作参考并不迷醉於钻研,上述学述论战并没有激起火花。或许,这与李敖要趁这机会大秀其历史的卓越见识,达不到预期沽名钓誉的效果。

最近,主持"康熙来了"节目,常仗势欺凌来宾、讲话泼辣的小S口没遮栏调侃李敖暗恋汪小菲母亲张兰,激怒李敖要起诉他诽谤"审美标准及人格标准"。李敖高调宣称他的审美标准这一辈子都很高,从过去的老婆们、情妇们、女朋友们都看得出来,每一个都瘦、高、白、秀、幼,从来没有喜欢过长得一脸横肉的老太婆张兰。李敖为表述个人的审美标准却对张兰的尊容批评得不堪入目,其实也构成恶意诽谤和羞辱,但李敖的态度却洋洋自得, 似乎自认为可免法律责任,而给人印象一脸横肉正是与他一个饼印的女儿李玟博士,她言论之尖刻和表情之冷酷才叫人退避三舍。

李敖在过去44年中曾告过七百多人,虽然胜算率只占二成,他志在一个爽字, 这从他接受电视台访问时, 对法庭战事如数家珍而流露自吹自擂的神态可见一斑。不容否认,李敖对历史的研究以及写作独树一帜的风格深受大陆、台湾、香港和马星的读者所激赏。台湾的政、商和娱乐界对他敢作敢为,不留情面与敌对者宣战也都有所顾忌,人们对他得理不饶人,死缠烂打的个性都不敢轻易与他交锋,这就养成李敖唯我独尊的狂傲作风。

但是,能文善辩的李敖并非每件事都掌握得情理兼俱,尤其是近年来倚老卖老令人烦厌。最近,台湾考试院院长关中的女儿关云娣在上海坠楼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至痛,使关中情绪崩溃、悲泣痛哭,他哽咽地说"女儿在外面奋斗累了,把她接回来好好休息"令闻者心酸。

在举丧期间,关中每每悲从中来,掩面饮泣。但是,好管闲事、喜为人师的李敖非但不寄予同情,反而在媒体上嘲讽痛斥关中的悲恸之情"有失大官的体统",言下之意,就是每个人宣泄感伤的情愫必须按照他的身份地位,以粉饰过、思量过的层次作状表达,而且必须庄敬持重,悲喜有度。

李敖年少时的杂文常批斗官僚主义及倡议突破传统,但在关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家变上,却指导当官的要哭出"体统",无疑要给官僚制定一套丧痛的守则,把人的情性封锁在一定的框架之中,做个身不由已的机械人,而这又出於什么体统?也许李敖也理不出人性的千丝万缕。

当然,对李敖严以责人宽以恕己的言行,有些人嗤之以鼻,有些人也不禁咬牙切齿,诅咒李敖若有家门不幸,看他是怎样一副德行,有怎样的体统。

星洲日报专栏 六日谭 纯属主观 18-5-2011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治 平 said...

我国也有一位哭神,一对摄影机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