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1

女导游在失身和失业中铤而走险?

大马女导游协会主席吕秀敏於520日在顾问周美芬陪同下, 揭露516日马六甲女导游因与男司机同房, 半夜遭越床性侵犯的事件引起社会舆论哗然。吕秀敏显然利用这次丑闻博取同情和关注,把问题抛给舆论处置而从中沽名钓誉。

2007年该协会成立以来,单单过去三年就连续发生至少20宗性侵害,包括5宗强奸案,但她却噤若寒蝉,未曾大事声张告诫女导游居安思危,如今选择性趁势细数前尘往事,犹如贼过兴兵,难怪吕秀敏对我在红番茄发表"这几个女人说话不靠谱"的专文而跳脚。吕秀敏爱护周美芬有加,加上可能受周美芬的文化熏陶,文告(这个男人讲话不靠谱)中堆砌一大堆政治陈腔烂调如"扭曲事实、混淆视听、信口雌黄、大放厥词、狂 傲幼稚和感觉震惊"等等,却不能抹煞诸多事实。

如今,让我们审视旅游业带团女导游与男同事共房的事据和数据,以把当前混淆的局面有清晰的轮廓,看看谁不靠谱:

一,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主要宗旨是捍卫女导游的权益和纠正"男女同房"的不健康行规,并从最初的20位增加到现在大约有200名的会员。国内目前有大约1800名女导游,也就是说,该协会只占女导游总数的11.1%。这个协会既然为女导游的权益出头,却不见"姐姐妹妹站起来"加入吕秀敏的领导行列,或多或少反映这个协会办实事、解决问题的威望令人不敢恭维,而且代表性力度乏善可陈,这从成立之后还连续发生20宗性侵事件,看出吕秀敏慢条斯理,未对症下药一窥全豹,而由於对男女同房这项行之有年的行规哑忍,其实间接纵容性侵的滋生。

二,虽然协会多次与旅游部交涉,导致旅游部长黄燕燕于200961日发出指令,禁止男女同房,违规旅行社将吊销执照。这项条规就像纸老虎如同虚设,因为旅游部的执法和判断原则,必须由女导游检举投报才能落实行动,要不然就会被扭曲为滋扰和破坏业者形象;而女导游协会则奢望国内约2000个旅游团能得助於旅游部随侍在侧,分分钟监督突击。理由是,女导游本身若作出投诉,可能面对旅行社雇主责难或解雇,所以转向旅游部借力打力。换句话说,协会不想会员对自己的清白之身负责,而由外在力量提供贞操锁。吕秀敏过去4年来苟且偷安,姑息养奸让男女同房继续发生,而未结集女导游们直接向旅行社斡旋讨伐,等同是让女导游在失身和失业之间,不设防走钢线,铤而走险。而如果对女性的尊严、权益和安危放在不可妥协的首要任务的话,这类性侵自可消弥於无形。

三,妇女行动协会与妇女援助中心发表联合文告 "雇主有责任保护员工,将男女员工放在同一间房如同对居心不良的员工发出强奸执照,与共犯无异。",问题是"放在同一间房"这用语,实是对女性的自主权妄自菲薄,既然女导游协会对会员水深火热的问题未积极纠改,容忍行规横行,自行勉为其难"放在同一间房",也认同了"强奸执照"中将发生的一切可能性,这等同让猫与鱼共处,还期望猫能坐怀不乱。

在一般家庭,兄妹姐弟小时候共用寝室,年纪渐长都会以羞耻为由分房而眠,父母也会主动为他们分房。但是,女导游离乡背井时却要与男司机共房是匪夷所思的"行规",而它却在这个行业普遍实行。女导游协会既然扬言"捍卫女导游的权益和纠正男女同房的不健康行规",为什么拖磨、含羞带耻多年还理不出可行性方案?就连印尼女佣经过抗争之后享有最低600令吉薪资和周休,女导游协会高喊捍卫多年,收获怎会如此不堪入目呢?

四,大马华人旅游业公会总秘书戴宏锦针对这些弊端并没有拿出彻底解决方案,反而对现行行规文化,视为理所当然,使业者毫无罪恶感而置身度外。他说,旅行团的操作方式是每一个团,只会安排一间房间给导游及司机。女导游可四处向同行打探,看是否同一个日期与地点碰到其他旅行团,跟其他行社女导游同房,而男司机则住在一起。"一些女导游交游不广、不够机警及经验不足,才会在安排住宿不当下,让自己陷入跟男同事同房的窘境"。这似乎合理化性侵事件怨不得人,也许这是戴宏锦把三年20性侵视为少数和不在乎的原因,合该给各方修理一顿。而他对旅行社盘剥女导游福利,把她们推到风口浪尖上却不当一回事,则应受到检视。

行之有年的男女同房的始作俑者是旅行社,完全是为了节省营运成本才实施这种有悖常理的恶法。因此,旅行社应在业务竞争中抛开旧有包袱,把男女分房入宿的成本转嫁到游客去承担,而不是由女导游面对性侵的危机。

五,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於523日与旅游部、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对话,据知取得三项"突破",其中之一是旅游部与财政部协商,让一些提供分房的酒店给予奖励。这种方法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宜之计,受奖励的酒店未必要遵照领命,即使同意,酒店方面也有万般理由於往后拒绝执行,如此一来,又会回到从前的"男女同房",没完没了。当今,各方面何以不一刀切,把男女分房的成本由旅行社吸纳,始终说不出原由,吕秀敏也见提出良谋善策。

六,吕秀敏在辩驳文中不断表述对协会努力不懈的贡献,对前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更是极尽涂脂抹粉为能事,却未对女导游们今后更有尊严地敬业持有任何坚定的目标和立场,未免令人遗憾。如果吕秀敏执掌女导游协会的大旗挥不掉女导游的职场阴影,在会员有失身之虞和失业之虑之间,不能为女导游取得长治久安的斗争战绩,最好交出帅印,退位让贤。


28 May 2011

这几个女人说话不靠谱


国内旅行社逼迫带团的女导游与男同事共房以节省开支,这种"行规"行之有年,直到最近有司机三更半夜越过床位,企图性侵女导游才把这旅游业的潜规则抖得淋漓尽致,引起民众愤慨不已。

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多年前向旅游部投诉这种弊端,希望通过高层施左压能逼使旅行社纠正错误。而部长黄燕燕明确发出指令,从200961日起,禁止旅行社逼女导游与男同事共房,若发现并证实违反相关指令者,其执照将会被吊销。但是,有关行规还是照旧运作。因为既没有"发现",也没有"证实违反相关指令者"。

问题的关键在於女导游这个行业圈子小,若对老板投诉就得准备丢职,为了糊口,有些女导游咬着牙根与男同事共居一房,也有人为了清白和尊严,从这个行业自行离去。有一点可以说明,女导游协会虽是维护同业利益,但也只眼开只眼闭,得过且过让这个行规横行。假如个别的女导游集体通过协会严正处理她们的困境,也许除弊早已立竿见影。但他们只在性侵爆发之后才细数前尘往事,意味着这协会逃脱不了姑息养奸的责任。

前副部长周美芬是这个协会的顾问,这时候跳出来捍卫女性权益,可说是贼过兴兵。以她在政府中的经验,如果坚持女导游的利益应受到保护而向旅游部交涉,也许早有良好定案。但碍於马华党争与黄燕燕不咬弦,后不见后,也就於此耽搁女导游的福利。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作状关怀备至,发表对违规旅行社执照"可能被吊销",旅游部"有关指令得到贯彻"的谈话,对整个事件没有一点营养价值,说了也是白说的废话而已,她仅仅为了向姐妹们表示一下她的智能,但对事态的纠改实则无能为力。

也许是出於马华党争意识形态作祟,马来西亚女导游协会主席吕秀敏对王赛芝表面上关切之情感激之余,就展开反击。她对王赛芝声明中有关在没有接获投报的情况下,部门无法采取任何行动,国内共有超过2千家旅游业者,我们无法跟踪每一家的说法感到遗憾。

吕秀敏说,在明知女导游的困境和明知只要突击检查常接待旅行团的特定酒店就会有所收获的情形下,仍旧以此作为不取缔,不执法的理由,这不但和政府为女性提供友善的工作环境,保障人民安全的宗旨背道而驰,也让人质疑这是否为官僚推搪责任的借口。

请问副部长,我国宪法内有哪一条法律说明一定要有投报才能执法?

吕秀敏的说法看来掷地有声却完全不靠谱。宗教局深入酒店抓拿回教徒男女幽会时,绝非盲撞硬闯,事先必接获投报。如果女导游守身如玉的话,本身投报就是一种责任,更何况旅游部根本不具备类似警察的搜查权和逮捕权,又怎样取缔执法?当人们对性侵咬牙切齿之际,似乎认为随便抓个人来责怨怪罪和折磨,就可让正义获得伸张,而这些意气用事的态度,却对事件的根源於事无补。

从上述几位女性七嘴八舌各说各话,对女导游身处险境其实是口惠而实不至。女导游们还是结集本身的力量到旅游部拉布条抗争,逼使旅行社拟定长治久安的规则,才能摆脱当今的困境,切莫对上述女人不靠谱的谈话寄以厚望。

红番茄专栏 关点问题 28-5-2011

27 May 2011

林冠英败给三只野狗

野狗只会四处觅食,发情时杂交,没有可资利用的政治利益,所以,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对耗资七八千万令吉的电缆车发生故障,当然不轻易相信3只野狗闯入轨道,撞击感应器和其他组件导致停驶,林冠英从他的政治阴谋敏捷度出发,质疑是人为蓄意破坏因素,唯有人为,林冠英才有发挥政为。

这种推论如果属实,那才符合他的智慧和政治利益。即使人为蓄意破坏最终揪不出罪魁祸首,在政治上可完全免费免责的"有理由相信"、"合理的怀疑"迁怒中央政府有黑手可能从中作梗,破坏槟城欣欣向荣的旅游业形象,使槟州人民敌忾同仇。

但是,电缆车公司总经理李家全到场视察之后的初步研判是由野狗越过轨道,使到升旗山开放式的缆车设计,损坏缆车驳电器,这就没戏了。林冠英穷追不舍,召开记者会坚认人为因素多过狗为兽为,下令重新调查。李家全在官大多级压死人之下,只能坐在一旁哑口无言,逆来顺受听从指示。

换在某些高职由行动党、公正党或回教党的人担任,林冠英断不会叫这些人一起到会,在媒体面前伸张什么野狗正义,毕竞,这都是民联阵营内的自己人,得罪不起。李家全是民政党叛将,如今孤家寡人,逐渐处於人微言轻的窘境,任由踩踏也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

李家全有执业律师经验及在国阵政府中担任过卫生部政务次长。这位民政党前副总秘在民政党兵败如山倒之后琵琶别抱,受到林冠英招揽,出任投资槟城机构执行委员会主席和槟州发展机构董事两个要职。事隔三年后,李家全显然没有受到主公敬重的待遇,林冠英可以为了三只野狗质疑李家全的办事能力,不把他的尊严放在眼内已不言而明。但林冠英也可从这个事件中,从李家全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中体认李家全忠心耿耿。

李家全可说是命大福大,这次重新调查电缆车的意外还包括马来人和鬼佬的参与,从搜证和录取员工的口供证实了野狗作怪,当然也交出了狗毛和狗血这些确凿证据让李家全得以平安过关。换在是存有人为蓄意破坏的疑窦而非狗为,李家全只能自求多福,因为他在槟州政府的两个高职厚禄,难免有行动党人虎视耽耽,林冠英谅必大义凛然,藉势藉端以KPI不过关叫他收拾包袱。

问题是,向来强调行政赏罚分明、问责制度的林冠英此次斗不过三只野狗破坏电缆车的事实而错怪李家全的判断能力,他就此装聋作哑不再过问此事,连最基本的歉意也懒得表示一下,林冠英严以责人宽以恕己的精神,难得有这份勇气。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5-2011

26 May 2011

政府間接推動法不責眾

清朝石玉昆小五义38回:大家一议论,法不责众,全走了。,这就是法不责众的出处法不责众,其大意是指当某项。行为具有一定的群体性或普遍性时,即使该行为含有某种不合法或不合理因素,法律对其也难予惩戒,很多人都那样干,也就不好惩罚了。中国过去的统治者对这种情形因无法广施法网,向来深感无可奈何。

即便是法不责众是普遍现象,但却没有法理基础可让它肆无忌惮伸展。然而,政府似乎选择性放纵一些违法的言行有更大的滋长空间,让一错再错形成合理的行为,有意无意推广法不责众。以前锋报三不五时无事生非炒作宗教,种族和权益课题为例,当巫统处心积虑维护这份报章时,就以莫须有的罪名套在华文报章上也搞种族情绪,作为扯平和不对付前锋报的理由。

政府高官首开法不责众的先例,也可从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态度一窥全豹。他认为政府不能够对依布拉欣阿里采取任何行动,因为类似的偏激言论广泛地出现在网上,已成为一种社会常态
(规范)。

这是否意味着这种社会常态就应该由民众消化,置法律于不顾?如果这种逻辑可以被接受的话,国内的毒品泛滥,罪案频仍,贪污滥权等等不法活动的社会常态,是否也该受到包容吸纳而成为生活文化呢?


纳兹里指称,社交网站与新媒体的兴起,许多人都使用部落格与推特,发表类似依布拉欣阿里的言论,而这些言论都不在政府的控制或惩罚范围之内。不过,政府曾矢志不过滤互联网的同时,仍有多媒体法令和刑事法律条文可对付违法者,过去彻查网络媒体和对付开罪权贵的部落客早有先例,何以不能收拾口没遮拦的依布拉欣阿里?

令人不忍卒睹的是,尽管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发表浴血圣战论后,受到舆论讨伐,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却反对以内安法令或煽动法令对付依布拉欣阿里。安华基于反对内安法令及煽动法令原则问题,不支持对付依布拉欣阿里,间接纵容依布拉欣阿里继续撒野,这也是容忍法不责众。

社会得以和谐,正义得以伸张,法律尊严得以保护,就要从根本上铲除法不责众。很不幸的是,提供这保护伞者却是政府本身以及见机行事的政客。政府公务员犯法违纪,JPA的分配奖学金予优秀生乱象杂陈等等都在法不责众下开枝散叶,未曾查究官员需负起的滥权渎职的责任,只因120万公务员及其家属的选民大军轻易开罪不得,因而投鼠忌器。当官员此落彼起与政府政策阳奉阴违养成社会常态时,人民最终必然用选票来惩罚懦弱无能的政府。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6-5-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