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y 2011

稀土厂隐藏湿水大炮

现在当官的都有风水佬的风范,在公共建设和政治课题的责任承担上,只要能得过且过,欺瞒十年八载,能在争议中平安过渡就行了。所以,国会大厦漏水耗费钜款修补,虽然信誓旦旦扬言不会重演,但还是有天花板抵挡不住水漏而坍塌,而我们莫名的宽容传统,不会追究部长的谎言,因为他们能把湿水大炮弄得响,给无所不能的大马带来荣耀,因此,期许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民众稍有慰藉是政客的看家本领。

思想膨胀的政治人物从不知审度,总认为他们的官职或权位,赋以讲起话来就自然而然一言九鼎,无可匹比。所以,曾有党的总财政,扬言以人格保证他的上司没有贪取1千万元,但他忘记他的人格或身家到底有多少斤两,是否有做保的资格。同样的,有当官者受到冤屈,开口就用人头保证他的清白无辜,如果他的人头的信实早已光芒四射,也就没有人敢轻易挑战他。再说,这已不是水浒传和三国年代,人们不是活在武侠世界,人头保证於情於法都有挑动暴力杀戳的倾向,万一输了是剃头还是斩下人头,由谁行凶执法还没说清楚。

最近,关丹稀土提炼厂引起有毒元素辐射的隐忧使到澳洲莱纳斯公司成为众矢之的,政府容许稀土厂设立成为举国关注的课题,不断延烧势如冲天烈焰。但是,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面无惧色保证工厂的安全,这种保证宛如罐头食品的保质期顶多两年,一朝下台,他拿什么抵押作为保证?在老百姓心目中,政客的保证就好像吐口水那么简单轻松。

原子能执照局总监拉惹阿都阿兹,面对记者屡屡提问稀土厂的环境安全及影响居民的健康,显得十分不耐烦,反问记者是否不信任他?假如高级公务员早已确立了公信力,谁也不会浪费唇舌去追问。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可说是无处不在,拉惹阿都阿兹凭什么功绩让人觉得他可受到信任?

在舆论压力下,贸工部宣布成立独立评估小组,以检讨澳洲莱纳斯公司在关丹格宾工业区设立稀土提炼厂一事,有关单位受勒令不准发出前期运作执照给莱纳斯公司。这就说明州务大臣的保证和总监的信任度有置啄余地。

霹雳红泥山稀土厂引发的毒害至今还是居民的噩梦,可以预料,有关评估关丹稀土提炼厂的报告及建议将会出现乐观的前瞻,以解决骑虎难下的窘境。其中的"乐观",将包括把辐射废料以最安全的科技手段处理以及防止废料渗入泥土和地下水,以合理化让稀土厂最终投入运作。现今的检讨和评估将被调适到赏心悦耳的声量。

不过,理论归理论,条规归条规,一旦操作起来是否会变形作怪就难以寄以厚望。人民对政府的行政管理的松散和没有问责制度监管公务员,总难放下心头大石,人民基於过去乏善可陈的纪录,既使有关当局声色俱厉的保证,也只当作是空炮。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