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pril 2011

白毛依旧却拔了猿毛

尘埃落定的砂拉越州选举结果,复制了西马城镇区华人选票倾向行动党的模式,确定了反风响起。但是,以民联竞选期间见毛拔毛否则吃草的凌厉攻势,却无法否决国阵三分之二的政权优势,难免叫人兴叹虎头蛇尾,尤其是自命老大的公正党参选49席只赢3席,不成气侯一眼望穿。屈居老二的行动党参战15席,擒拿12席,总算是对该党进驻33年的隆重回报,成为最大赢家。

砂州华裔选民狠狠摈弃了人联党,其实并没有获得政治上的突破而却陷入政治代表和话语权的瓶颈,在十字路口俳徊。人联党竟逐19个州席却仅有6席过关,剩下两名华裔代议士黄顺舸和李景胜,另4人是土著州议员,与昔日的荣景相比,今日已是穷途末路,这二人世界前路坎坷。行动党影射人联党是人猿党,结果是拔了猿毛除不掉白毛,达益领导的土保党竞选35席全胜。人联党处於如此尴尬的局面,实应自我阉割在州内阁之外,以对这种耻辱向华社请罪自我沉殿,因为华人选票的走向已变心。

马华有唇寒齿亡的危机感,总会长蔡细历劝告人联党莫入阁,以免让人有贪官(贪恋官位)的印象。其实,在人微言轻的窘境下,人联党已没能力据华社权益为己任在政府内商议,如果人联党敢做敢当,那么,它可把这份荣誉送交民联的15位议员去谋求华社福祉,从观察中学习。

不过,人联党证明恋栈官位才色,黄顺舸已宣誓入阁当部长。中箭落马的党主席陈康南引咎辞职受到慰留,直到年底的党选再议。黄顺舸若想从陈康南手中接班成为副首席部长,算盘未必打得响,国阵其他成员党也正觊觎这个官职。人联党不自我审度政治新形势而又与白毛达益手牵手走回老路,迟早将被埋葬,走入历史。

在此次由行动党疾呼选民展开拔毛起义的选举中,败选的陈康南才彻底省悟政府并没有公平对待华裔,才明白反风起自於,任何政府都必须让他的公民觉得本身拥有完整的权利,不会受到歧视。

他说:"如果这个纯粹是一个印象,那么政府就必须让人改观;如果是真实的情况,那么政府就必须改变政策
。",陈康南应该悔恨在长久居位后对民生意愿的麻木不仁,尤其是忽略培植新人来为人联党注入新的活力,失去年轻选民的支持。然而,陈康南的悲情已无法扭转劣势,因为没有特效药可治疗政治上的"如果"和懊悔。

达益唯恐夜长梦多,已漏夜宣誓为首席部长,并宣称将在执政中期退位。达益个人的利益盘算势必影响来届大选国阵的赢面,以他背负着诸多弊端的指责将成为国阵的负累,这与首相纳吉在竞选期间以达益行将退位以换取选民的支持的承诺是背道而驰的,纳吉如果要保住砂拉越这个票仓,若为长治久安计,还得自行清理门户,而铲除国阵的毒瘤是刻不容缓的步骤。

4 comments:

Fair仔 said...

"如果人联党敢做敢当,那么,它可把这份荣誉送交民联的15位议员去谋求华社福祉,从观察中学习。"

任何一个政府是有责任或义务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照顾,包括那些投反对票的人民。 人联党还是州政府的一份子,他们不能因为议席变少了而有意无意把照顾全州民的责任推给反对党。 反对党的工作是监督施政。除非人联党是不想做政府了, 那他们应该辞掉所有的公职,当个称职的反对党。

族群代表论是腐化的思想,应当把奉行这套理论的领袖拉下马,这样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态会正常些!!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你所说的真是如此!够力!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真的很佩服你的文章。写的真好哦!次次都是一针见血!佩服!佩服!真的不知道华人何去何从呀!祝福你快乐人生,事事顺利,如意。

林放 Lim Fang said...

沈兴兄:
谢谢。
基辛格曾说过,历史最大悲剧往往不是正确和错误的斗争,而是两个正确在斗争。
就让我们细细玩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