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pril 2011

杯葛艺人网民脑袋发烧

出於对白毛掌权30年的怨恶,而想趁着砂拉越州选举把他的政途处理掉的迫切心态,网络上出现一些头脑发烧的网兵,迁怒张栋梁、光良和林宇中在古晋及诗巫为国阵的人联党演说集会上客串登台演唱吸引人潮,进而掀起讨伐和杯葛他们的舆论浪潮,这种心态就像站街妓女之间拉客时争风吃醋,妒火中烧一样。

这些拥护民联的网民,对艺人在非常时期从旁杀出,给国阵增添人气愤慨不满,仿佛他们罪大恶极。事实上,选民并不会听了光良的歌,就中蛊般童话式地投票,而选绩也证明,在砂州耕耘33年的行动党受到选民的青睐,赢了12席。然而,这种红卫兵式的批斗情绪,在在显示网民只允许本身的政治取向的抒发通畅无阻,却不能包容敌对阵营选战布署, 尤其是未从艺人职业的角度,设身处地考虑他们的抉择权,风度荡然无存。

网路上对上述艺人套上站台的帽子,让他们像被大耳窿泼漆般而沾满政治色彩。事实上,站台是台湾选举的词汇,意思是替候选人助威。台湾不少艺人在蓝、绿选战中受到重聘为政治集会演唱也被统称为"站台",但他们未必就是国民党或民进党的支持者。为了避嫌,他们选穿的歌衫服饰也都耗费心思去掉蓝或绿,以免蒙受无妄之灾。他们"站台",正确的说,他们登台演唱,多数是为了酬资,只有少数具有浓厚政治意识的艺人,为也是朋友的候选人情义相挺而站台。

说得市侩点,成名艺人在功利主义下其实也是一种商品,用以吸引人潮为政治集会助兴成为专职本钱,如果国阵可以出钱聘请,民联有兴趣,艺人也会有意思拿下重金厚礼。张栋梁、光良和林宇中等人也许是看钱份上登台而不是站台,毕竟,我国艺人难有几个心存伟大的政治理念给你白白站台。

由於公众人物被标签为公共资产,当下常有人把这些人的言行,以他们自以为清高和神圣的价值观作出侵略性的差遣,像他们谴责为国阵站台就是一例,若民联邀得艺人出演就是无可厚非,标准胥视情况是否符合本身的意愿而定。当这些鸟人对艺人指指点点,是否考虑登台出演是他们谋生的需要?

不久前,享誉国际的男高音陈容心脏病猝死,一生浪得虚名,身后还得劳动友好替他的儿子筹募教育基金,而他生前替社团引吭高歌助威的义唱和微薄入息却不能保障他的生活安稳。一些七、八十年代的唱片歌星年华老去,在小贩中心唱歌糊口,还要笑迎酒客,有谁替他们挣扎求存施舍过关怀的声音?

如果要以政治的对立裁决杯葛,羽球健将李宗伟与首相及其夫人共进餐点;国际明星杨紫琼常与国阵高官交往,是否也应该像这些网民起哄般抵制他们?不会。因为社会上存在着看高就拜看低就踩的卑夷小人。

艺人登台献艺,无论替那个政党效劳,纯粹是职业所驱使图个钱包扎实,如今网民声色俱厉无情清算,这些人以为艺人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看来,他们还是摘下那虚伪和幼稚的面具,环顧现实的悲凉才不致於脑残。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1-4-2011

批判歌手的文化大革命

转载自 阿武叔 Uncle Boo

http://uncleboo66.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702.html

国阵在砂州选举的讲座会,邀请到著名艺人呈献歌唱节目,被网友批判,甚至扬言杯葛歌手,不禁让人联想起中国文化大革命,是也批判,不是也批判,十年动乱,十年浩劫的景象。

面对当今网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批判,歌手也当悲叹,当歌手也难,在什么舞台献唱也难。

说到歌手为候选人站台,第一个进脑的印象,当然是我的偶象罗大佑,网民都知道他为谁站台,为谁写了《美丽岛》专辑,或许罗大佑站台的地方远在台湾,与砂拉越不相干,网民没有批判罗大佑。

第二个入脑的印象就是关德辉与丘光耀,1999年全国大选,丘光耀第一次披民主行动党战袍出征雪兰莪州的武吉加星州议席,就把台湾的竞选文化引进大马,请到他的好朋友,面貌酷似郭富城的大马歌手关德辉,一起歌舞,一起画漫画。

时任大马十大歌星首席歌星的关德辉,摆到明是为丘光耀站台拉票,也没有遭到批判,连敌对党的支持者,也觉得这竞选策略有新鲜感,或许当时没有网民吧!

当然,那一年突然狂刮国阵风,关德辉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帮到丘光耀拉到多少票,一败之後,丘光耀就没有再竞选。

而光良、张栋梁、林宇中、神木与瞳,只是受聘呈献节目,没有站台,没有拉票,没有发表任何关於政治的说话,当然也没有帮到人联党拉到多少票,也遭批判,可叹同人不同命也。

人联党朋岭区候选人沈桂贤医生在竞选期间说,做为一个医生,不管病人是白毛或黑毛,不管病人来自那一个阵营,病人有病,都要先把他治好再说,因为医者父母心。

同样的,做为一个歌手,若选择听众而歌,也如叫医者不医,如何做得下。

有趣的是,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几乎在每一场讲座会上,都大展歌喉取悅听众,唱的是什么歌呢?《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宝贝对不起》、还有好多好多首,一时无法记起,却都是没有付版权费,甚至未经创作人同意,擅自盗改歌词的歌曲。

创作人都没有介意候选人盗用歌曲侵犯权益,歌手只是献唱自己的歌,网民又何必如此在意?

5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那些歌手其实都没有错,不知那是脑袋进水的人不知如何想法!真的可恶!!!

流星 said...

林放大哥:你好
你这篇文章写的非常好.做艺人的辛酸有时真的不能为外人道阿!(相信那些艺人现再也不好受吧?)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可喜的.课题能击起理论相信会越理越明的.让人民长见识的.对吗?

我想人民等这麽久才等到308的转变.所以对政治觉醒有些人民是会紧张一点的.政治舞台变演唱舞台还是会有些人会写些感受的..!(请原凉我的长气)

:谢谢分享!加油: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多谢前辈抬举,转载後辈的文章.

xuezheng said...

政治舞台和歌台是不同的地方。歌台背景可以布置的有如仙境,情歌妙曲让粉丝如醉如痴,呐喊如狂。政治舞台是敌我丢大便抛屎尿的场所。被屎尿溅到一点是福气,也是成名获利的一点付出。

政客的脑袋为权位发烧,民众的脑袋因为不满而发烧。同样发烧症候,不同病因。

centrio1000 said...

这位大叔,您批一些网兵头脑发烧,心态像站街妓女之间拉客。。。在下想请问您下笔当儿,可曾问过您自己是否也有或曾有这种心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