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April 2011

检控反贪会如狼似虎的败类

调查赵明福坠死因由的皇家调查委员会,看来是做足功课,事无钜细知根摸底,盘问雪州反贪污官员在录取赵明福口供不到12个小时内的作为,而已受传到庭的反贪委查案官员的供述,处处露现缺乏同理心对待证人的冷血残酷言行,逐一抖出来让民众惊讶错愕。

全世界的执法盘问官几乎如出一辙,对嫌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套取情报是一种惯技。但是,时任雪州反贪会副主席、现己擢升为森州反贪会主席希山慕丁却摆出宅心仁厚的模样,认为虐待手段仅发生在恶名昭彰的伊拉克阿布格雷布监狱,执法官员在培训期间仅学习温和盘诘证人和嫌犯方式,完全沒有学习恐吓及暴力对待的技巧,只差点没说出会以星巴客的咖啡和海南鸡饭款待证人来进行和谐温馨的交流。

雪州反贪会过去6年遭投诉21次虐打嫌犯,官员被指对证人与嫌犯采取罚站、蒙眼、车轮战盘问及踢桌椅等恐吓手段。雪州反贪会执法助理莫哈末阿斯拉夫,曾就虐打嫌犯案进行了14次警方认人程序中13次被认出。希山慕丁强烈驳斥这些投诉,他振振有词,显然是警方并没有彻底查办将他们提控,以致这些恶行可以肆无忌禅施加在嫌犯和证人身上。更贴切的说,警方也实施暴力虐待扣留犯的同样勾当,而视为常态而官官相护。因此,皇委会不妨传召警方的调查报告,以进一步确定反贪委官员盘问证人与嫌犯的恶毒手法。

从过去反贪会官员查办赵明福时的态度,可以得到具体印象是,这位证人受到不人道的精神虐待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理论上,证人是"协助"查案,但进入这龙潭虎穴就饱受颐指气使的屈辱。

最近,反贪委总部计划在多个州属的办公室设置闭路电视监控录影器作为存档,消除受盘问者录供时不再受到虐待的疑虑。表面上这措施使执法官员不可胡来,但在运作上仍然隐藏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技巧,比如说,嫌犯也可被押到其他没有监控器的密室或厕所被修理,这就不留存证据。万一在管制的区域向嫌犯动用暴力而事态闹大了,到时毁销或声称闭路电视没有操作,就变成无头公案。

从反贪委官员在皇委会供证所暴露违反法律程序以及恣意妄为,贱踏人权的作风,真希望这些人都能排队上庭面对法律的制裁。公众舆论都倾向於反贪会是导致赵明福坠死的元凶,从目前的聆审进展似乎还未触及这剧力万钧的情节,最终的研判到底能否揪出这些潜在的凶手,会不会出现验尸庭之外的第二度存疑判决或语焉未详的结论,赵家正俳徊在正义得以伸张和沉冤仍待雪恨的两条路上茫茫然,难有太大的期望。

(本文见刊之前,受调查洗黑钱的关税局高级官员,被发现从吉隆坡反贪委总部三楼坠死。这是继赵明福之后,走着进反贪委办公室,从楼上死下来另一宗奇案。)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7-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