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pril 2011

貌似安华性片升级版

貌似安华性短片开始升级,据知,围剿安华的敌对"政营"部落客纷纷雄起疯传,人家叫鸡,他们叫床.真是热闹.请阁下自行点击:

http://panglima-harimau.blogspot.com/2011/04/panas-berapi-mari-lihat-video-seks.html

行动党的棺材

针对赵明福死因,审讯中的皇家调查委员会第36名证人,商人李维荣供述时抖出,他获得雪州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大部份的工程和项目未经过竞标就顺利得手,而林吉祥前政治秘书,受抬举为行动党雪州实权领袖的加影市议员李继香则是他的侄女,她的特殊角色否从中穿针引线予以叔叔加持,在有关的生意来往上利益输送而出现朋党主义,一直被行动党冷处理。

不过,李继香曾多次避谈与李维荣的叔侄关系,只以"不重要"抵挡媒体的查究。如今这层关系的事实到底重不重要就轮不到她自行解释当郑文福被指冒用刘天球的信笺,以让他的儿子,也是承包公司的股东取得合约时,他面对私相授受,利益冲突的罪名被当权派整肃得体无完肤,而李继香至今仍能千山万水我自逍遥,令人对她的巨大能量刮目相看,这也反映出当权派对廉政因人设事。

李继香一度被指控操弄选区拨款和工程合约,导致牵涉赵明福在内被反贪污委员会传召问话而闹出人命,成为千夫所指的罪魁祸首而向警方报案以讨回清白。但李维荣的供证,已反映出是非黑白的端倪。

赵明福坠死,党内"至亲"欧阳捍华作为他的上司应站在最前线,与赵家敌忾同仇讨伐反贪会,但在行动党内,他的激情相对显得低调平和,反贪会原先对他的调查也戛然而止。欧阳罕见的沉默,令人觉得赵明福的牺牲有点无辜。在这个命案上,是否有行动党人被和谐、被友好、被相安无事成了谜团。

旺沙马朱国会议员黄朱强揶揄行動黨高喊"cat"口號(誠信、公信力和透明度)喊得非常響亮,但卻是言行不一,顯見雪州能力、透明度及特別遴選委員會(Selcat)只是一只“死貓”(dead cat)。而现实情况这只死猫却由别人去生吞咽死。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槟城致力廉政的努力似乎鞭长莫及,无法管制他州党领袖的作为,以致乱象叢生。不久前槟城光大店商公会副主席阿都甘尼这位"光大狂人",愤怒地运送棺材給林冠英和黄伟益展示诅咒力量,怒斥槟州政府指示他将原本在光大三楼广场的摊格搬迁到另一端营业,以让路给光大三楼广场的提升工程计划,断了谋生之路而发飙。如今深思起来,林冠英应坦荡荡接受棺材,而把这副棺材转赠和摆设在行动党雪州总部,让那些崭露头角的当官领袖们作为警惕,如果他们痛骂国阵贪腐滥权,而本身也在一朝得志后重复别人的路数,这副棺材将随侍在侧,埋葬行动党的政治前程。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4-2011

27 April 2011

疑似安华性短片第二部分转载

Satu Bumi不是一个土著或另有玄机

在副首相慕尤丁感召下,当他说前锋报提出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是其权利时,人们不妨表述知识权利深一层探讨和解读撰稿人马来西亚前锋报集团副总编辑再尼哈山的 Satu Melayu, Satu Bumi一语双关的含意。

华文新闻媒体把Satu Bumi笼统译为一个土著,还不够贴切或词不达意,因为土著或原住民的马来文是bumiputera, bumi则是地球、世界和土地的意思。

马来文有一句激励爱国的谚语: Di mana bumi dipijak, Di sana langit dijunjung!, 意思是, 在那里踩踏国土, 头就顶着那片天(脚踩国土,头顶青天)。因此,再尼哈山的Satu Melayu, Satu Bumi,可以被理解为"一个马来人,一个国土",因为一个土著并不能反映他强调一个马来人舍我其谁的实质诉求,在东西马的土地上还有其他原住民(土著),当再尼哈山为一个马来人呐喊时,断不会把其他土著归纳在马来人的体系之内。所以,Satu Bumi应解作一个国土。

马来亚从英国手中独立时,名称为 Federation Of Malaya(马来亚联合邦), 马来文则是 Persekutuan Tanah Melayu, 而马来来人的土地(Tanah Melayu) 的主权意识, 催化着种族极端主义者把非马来人排斥为外来民族, 即使独立宣言和宪法己阐名各种族的权益。

再尼哈山的Satu Bumi是否有意注释和延伸Tanah Melayu (马来来人的土地)主观意愿,或只是把bumiputera简化为Bumi,那就得由他阐释个中玄机。

不过, 以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 向来标榜马来人至上的言行而替前锋报护航的态势看来, 他们潜存的"一个马来人一个国土"的情浓意切, 绝非华文传媒、行动党和马华理解的"一个土著"那么单纯。也许理解层次不同,承认有印度血统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有被针刺到的感受,直指这口号将给国家带来灾难。如果一个国土由某一族群所独揽,生於斯、长於斯的其他民族则会疑惑地问:我的国家在那里?

26 April 2011

慕尤丁不爽马华杯葛而偏袒前锋报

马来前锋报主张巫统推动团结马来民族展开"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的运动,这种极端见解显然在正副首相纳吉和慕尤丁之间出现南辕北辙的分裂见地。

首相纳吉与前锋报划清界限,指称那是该报撰稿人(马前锋报集团副总编辑再尼哈山)的个人看法,而非政府的观点。前首相马哈迪则指,"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理念将为国家带来灾难。

但是,随着马华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号召全民全面杯葛前锋报,以免给国家的和谐与安宁平添威胁之后,副首相慕尤丁对前锋报的建议不直接评议,却有为其言论的护航之论。

他说,前锋报一直以来都是马来人,甚至是全马来西亚人的喉舌,传达国人特别是马来人的心声。因此,他不认为前锋报或其他媒体的报道,是企图要破坏我国安宁,否则我国一早便已发生动乱

但慕尤丁的话题重心是:马华呼吁国人杯葛前锋报的行动不恰当

他说,"这只是一个社群的感受,这是人民的喉舌,特别是土著及马来人的喉舌。"

事情就这么巧妙,50名土权组织成员在总秘书赛哈山(Syed Hassan Syed Ali)带领下,於425日下午320分前往马华总部大厦提呈警告备忘录

他们举着大字报写着请马华不要玩火前锋报万岁中文报章更加种族主义,为何马华默不出声?等字句,这股声势,摆明要展现土权组织的种族主义意识"神圣不可侵犯"。

土著权威组织再一次暴露他们在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唯我独尊的傲慢,而他们偏激的言论却不受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所管制,在在说明巫统纵容土权这个言论打手一方面为马来人的尊严而战,另一方面以打击非马来人政党和华文媒体作威作福,事实上,所谓伤害马来人感受只是土权藉势藉端哗众取宠,无病呻吟。真正庄敬自强的马来人不会如此不自信和对政治多愁善感。

慕尤丁说,前锋报提出一个马来人是其权利,不过政府不能鼓励人们这么做,否则迟点还会出现一个印度人一个华人一个孟加拉人,甚至一个西方人的论调

但是,他并没有作出谴责,反而对试图抗拒的马华啧有微言,对放火的前锋报借言论自由推波助瀾。

不错。这是前锋报在言论自由下的权利,但是,却是非马来文新闻媒体必然受到政府剥削的权利,政府对媒体一手软一手硬早就有迹可寻。假如华文媒体唱同样的调子来一回"一个华人,一个非土著",政府能有尊重言论自由的胸怀吗?

既然前锋报有其权利,行动党也同样有对着干的发言权,马华也有表述立场的权利以捍卫全民的和谐不受前锋报的煽动,慕尤丁有什么理由箝制他人的权利而维护前锋报的权利?

24 April 2011

柏特拉是人是鬼?

东躲西藏流亡海久两年余的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显然转了性,"弃暗投明"与大马警方合作录供,以进一步厘清在2008618日于大使路高庭立下一份法定宣誓书,指称当蒙古女郎阿旦杜亚于20061019日遇害当晚,另有3人包 括纳吉夫人罗斯玛曾身在案发现场,见证这宗谋杀案。

经过三年的思索和斟酌,柏特拉自己已经不再相信罗斯玛现身阿旦杜亚命案现场的说法。显然是经过缜密的布署,他在澳洲接受由巫统控制的我国第三电视专访时改口转调,声称不再相信罗斯玛涉及蒙女案的指控,令各界哗然。

如今,他把当年立下宣誓书时提供情报一批告密者,说成幕后主使他阻止纳吉当首相。他揭露获得军事情报处政治部第2号人物阿兹米再纳阿比丁中校(Lt Kol Azmi Zainal Abidin)的唆摆立下宣誓书。同时,也牵扯到提供的资讯的其他人,包括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聂阿兹米聂道勿(Nik Azmi Nik Daud,东姑拉沙里前助理)、彭约翰(John Pang,东姑拉沙里前助理)和部落客丁美立肯(Din Merican

柏特拉对巫统和公正党的政治生态可算是内幕权威,以他的能量和才智为何会坠入政治的泥沼令人难以置信,由於他自我阉割本身的言论,责任於此由他提及的告密者面对。军方已停职查办阿兹米再纳阿比丁中校,其他人正受到侦查。

如此一来,曾经声名赫赫的柏特拉将名誉扫地,如果以华人黑社会江湖规矩,他被判定是反转枪口背叛朋友的鬼头或是出卖兄弟的二五仔。有一种说法,如果他的宣誓书把影响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导致纳吉无法成为首相,那么,他提到罗斯玛穿山越岭到炸尸现场的宣誓书,绝不是如今的不再相信或还未相信。柏特拉是《今日马来西亚》的网主,他曾在内安法令被捕,在2009年于一宗煽动案审讯中,连续缺庭两次,接着在网站上高调宣布流亡海外

全国副总警长卡立阿布峇卡说,警方是在414日接获一个马来组织"大马马来人阵线"的投报,针对柏特拉在2008年立下有关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的法定宣誓书,传召柏特拉在泰国曼谷录供。在此之前,警方千方百计要缉拿柏特拉都无法遂愿,近数月来却交往得如胶似漆,不禁让人推测,向来深受民联支持者拥戴的他,已变节投靠巫统以换取自由及谋求本身的议程。不过,以柏特拉言论忽东忽西的作态,也许为了形象还会在国阵和民联之间左右逢源,但是,过去把他当言论之神般供奉的网民也许已肝肠寸断,骂声变成腹气,视他为放屁。在道义审判上,他到底是人是鬼,还真难辨识。

23 April 2011

打贪是一种奢侈

中国政府开始管制享乐主义的户外广告所用的词汇,以免在贫富悬殊中埋下仇恨的地雷。富了起来的中国人毫不掩饰狂购奢侈品以显示身份高人一等,招引诟议已是普遍的话题。中国已跃居全球第四的奢侈品消费市场,以现今财大气粗的走势,再过十年将成为世界消费市场的大爷。

中国工商部规定禁忌用词包括:至尊、皇家、华贵、高档等等含有奢侈意味的字眼。这些广告用语普遍在房屋、酒类、娱乐场所大肆宣传。但对绝大多数的民众而言,这些可望不可及的物质享受无疑是嘲弄和羞辱,因为贫者愈贫,富者愈富,仇富的心理不断燃烧。广告界人士都有一种体会,商品宣传攻势是激发人们的虚荣心和购买欲望,同样的,对经济能力有限者却是煎熬,进而演变成一股怨恨。

因此,只要中国贪官被揭露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本身包养情妇又让儿子尽情挥霍,老百姓无不痛骂,数以千万计的网民就会排山倒海加入围剿,因为人们对利用不义之财炫富向来咬牙切齿。相比之下,大马人民对当官致富就显得宽容和"谅解",因为积丑成习的传统观念,人们都认为这些人在政治上和官场攀爬打滚,无非就是寻找时机敛财聚富,由於历代官场都是他们的聚宝盆,从中捞取利益既是心知肚明的事,又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人们就淡然以对。

因此,当上大臣的牙医可以拥有宫殿似的豪宅,若是凭着工作能力而没有其他特殊手段获取巨额的财产的话,这牙医必须穷其一生猛拔病人几十万颗的牙齿才能过着悠哉闲哉的生活;而当了数届州议员,这人还谦虚自称那幢500万令吉的洋房比起别人的小得多了,不知他想解释本身贪腐的份量较小还是别人贪得无厌而令他充满自卑感。

将相本无种,但是,政治权贵的第二代儿女总是长袖善舞,才智非凡,创建商业王国是天生的本领,而这些权贵却云淡风轻说是儿女的本事累积了财富,不是靠父荫的提携和安排。如果有人想跟他借用精虫生孩子,这人长大之后到底有没有飞黄腾达的基因?

严以言之,我们身处一个对贪腐十分宽容的社会,不是人民胸襟豁达,而是政府慈悲为怀专打苍蠅不打老虎,偶尔兴致勃勃抓到什么大鱼,总会有网开一面让它溜走,所以,打贪是人民奢侈的梦想,也是正义长期受到压制时必然的责怨。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