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ch 2011

医生当家打错针

有些人追求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此生不愿留白的千秋大业,於是写自传或回忆录给自己涂脂抹粉,使自己看起来英明神武,他甚至可藉助这文学载体揶揄和打击他生命中面对过严峻的敌人。作者的主观性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虚构、隐瞒、曲解和淡化一些事情,使到回忆录成为一种不太准确的描述。

印度诗人哲学家泰戈尔著有回忆录时曾剖析:"我不知道谁在记忆的画本上绘画;但不管他是谁,他所画的是图画;我的意思是说他不只是用他的画笔忠实地把正在发生的事情摹了下来。他是根据他的爱好或添或减。他把大的东西画小了,也把小的东西画大了。他毫不在乎地把前面的东西放在背景里,或把后面的东西放到前面来。总而言之,他是在绘画而不是在写历史。"

因此,回忆录所描述的内容情节的真实性总会引起争议,一些回忆录的作者一路走来的历史轨迹若毁誉参半,他更急切要在有生之年修正人们的评议,使他处於更有利的历史地位,改变人们对他的鞑伐。

前首相敦马哈迪退位后仍然对政治事务喋喋不休,也对他难以见容的政治人物指手划脚,因此,他写"医生当家"回忆录更能贴近和满足他的发表欲整治对手,也许,对他所厌恶的对象踩上一脚是他颐养天年的激素。

敦马终於承认本身有印度血统,但却含糊一笔带过。其实,早在他掌政22年期间,就有人对他的血统寻根究底,只是屈就於他的强权统治深怕受到对付而未公开有关史实。而马哈迪一直挟持着马来人的种族地位,为马来人的权益呐喊,正是要淡化人们质疑他的种族血统,如此一来,他比马来人更马来人就可振振有词巩固他在巫统的权位。

"医生当家"书中清算多位曾与他对立的政治宿敌,这些在世者都说敦马散播政治谎言,有的人则不愿在历史的泥沼中与敦马纠缠,因为马哈迪的强项是吵架没输过,谁是谁非也就成了敦马的一家之言,如果回忆录中有错误判断的话,犹如医生打错针,对他所提及的人与事是一种伤害。

最明显的诟议是,敦马责怨於1981年首次访问新加坡时受到李光耀的冷落招待,由礼仪官接待15钟后才见到李总理。新加坡海峡时报直指敦马记忆模糊,李光耀当时亲自到机场迎接马哈迪。

更令人替马哈迪难堪的莫过於,他自称当年12月拜访曾是他新加坡念医科时的教授恩师,当时已是总统的薜尔思,马哈迪说与他谈了20分钟,"副官提醒总统还有贵宾等候"而结束会谈。海峡时报指出,事实是,薜尔思已在同年5月逝世,设午宴招待他的是蒂凡那总统,马哈迪为何还能跟去世7个月的薜尔思会谈,这种说鬼话的灵异事件,就是"医生当家"回忆录不可思议的笑话,而从这点低级错误,敦马声称这本书以八年完成的回忆录的内容就自损可信度。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7-3-2011

2 comments:

Loo YK said...

在星洲看到一篇文章写着“真真假假”只要套上“山塞”两个字就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变成事实了。老医生不是蠢,他明白这道理。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