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ch 2011

林冠英咬到自己的舌头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出乎意料之外表明,若当局认为需要就性爱短片进行起诉,则揭露短片的拿督T” 三人帮将获得证人保护法令与举报人保护法令的保护。换句话说,马六甲州前首长阿都拉欣淡比仄、商人沙兹里艾斯卡及土权组织财政苏益纳欣策动性爱短片的播映,暂时没有迹象遭受检控。

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安华在性爱短片被揭发后发表声明否认本身是短片中的男主角,同时也在隔天报警。警方随后传召拿督T”问话,三人帮也交出名表作为证物。

与此同时,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不满安华指他是性爱短片的幕后主谋一事,已委任塞西尔亚伯拉罕(Cecil Abraham)为其代表律师起诉安华诽谤,以讨回身为部长的尊严与声誉,还他清白。

为阻截性爱短片延烧民联,安华及一众民联领袖,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与曾观看过有关性爱短片的人民公正党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成为座上主讲人,在雪州沙亚南室内体育馆主办踢爆最新政治阴谋全国巡回讲座,以替卷入性爱短片疑云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消毒。结果在回教党强力动员之下,成功吸引逾2万人赴会,全场挤爆,反应热烈。

纳兹里为拿督T” 三人帮提供证人保护法令与举报人保护法令的保护,势必引起民联的鞑伐,这位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向来与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有牙齿痕。纳兹里曾质疑赵明福命案的证人泰国法医普缇伪供赵明福八成死於自杀。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最近纳兹里在政治口水战中把马华批得体无完肤,认为马华的政治实力不足於代表华社,言下之意,行动党当之无愧。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想在两个政敌的争拗中坐收渔翁之利,连忙称赞纳兹里政绩彪炳以进一步打击马华。

不过,林冠英猛舔纳兹里神圣之身的言行即时得到报应,纳兹里对性爱短片采取的避重就轻的法律步骤,势必使民联的攻防战面对挫折,而纳兹里却是他推崇备至的政治偶像。数日前,他还嘻皮笑脸说,如果纳兹里和蔡细历若加入行动党,他只选择纳兹里,足见林冠英对纳兹里的倾慕之情的深刻。

如今,纳兹里针对性爱短片所持的态度,确实让林冠英狼狈不堪,如果不出数日就鸟纳兹里,这与他先前称赞纳兹里的口气背道而驰。老一辈潮州人对这种尴尬的情况颇有传神的形喻,他们认为这就犹如睾丸给柴架子夹住动弹不得,硬要挣脱拔出来又苦不堪言。不过,现代人讲述这种窘境就是咬到自己的舌头。

因此,林冠英显然不敢四川变脸鸟纳兹里了。可怜的是,林冠英的政治粉丝及行动党支持者,多日前还暗赞林冠英口舌了得,英明神武,此时心情复杂唯天可知。

8 comments:

凌国文 said...

评论任何人,应该功过分明,不应因人废言。

就好比我也赞赏过老蔡拥有过人的政治智慧及斗争韧力;但不代表我不能批评他无能带领马华突破在国阵寄人篱下的困境。

也好比我也推崇前辈的渊博见闻,但不代表我在舔你脚趾;我也可以认为你一叶障目,不代表我自咬舌头。这是不同阶段不同事情,岂能混为一谈?

ah peh said...

Mr. Lim Fang

For once, I support Nazri'view regarding MCA. He is totally right.

Markko said...

我倒认为林冠英其实是在说反话,借赞赏纳兹里来讽刺老蔡的无能。不过,林方老伯硬是要把它说成舔脚趾,吃舌头,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马来西亚是有说话自由的嘛!只是很感叹,一个人做惯了奴隶,永远改不了他的奴性。

安东尼 said...

阿放哥,
老实说,我们槟城的老百姓多数是非常拥戴和爱护林冠英首席部长的。因为他的确是一位优秀的首长。他不贪污,为人正直,信用好。
不过,阿放,您批评的也对,林首长也真的不需要为了打击马华,而称赞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纳兹里。
林冠英毕竟还很年轻,您老人家就原谅他一次吧!

thepplway求真 said...

林放先生想象力丰富,林冠英有没有对纳斯里毕恭毕敬,抑或完全是大记者您个人小说般自爽,完全脱离实事求是精神。

明眼人都知道林冠英是借纳斯里打高调问政其实对政治毫无醒觉的蔡细历。当然我个人也不同意纳斯里有什么了不起,他就是说出了马华不能代表华社的事实。

但是林先生不需要马上对号入座认为,马华不能代表华社,行动党就可以取而代之。所以我根据林先生的这篇文来说,还不能称得上评论文章。因为你失去对事实的尊重,这些文体只够得上谩骂自爽。

我个人经常批评林冠英,但是我批评的不是他不够为华社做什么,而是他不够公民。同理林先生许多文章也缺乏公民就事论事,人民主权的认知。

路人阿牛 said...

我只是喜欢看看各方面的博文,拜读上面几个人留言,你们并没有针对博文提出意见,只是攻打别人。尤其是marco你骂人奴隶,你父辈被卖猪仔来马,你是什么种?
至於求真,自说是思想博客,难道凌国文没有思想吗?还是改改你的优越感吧。
还是安东尼比较中规中矩,他欣赏林冠英我也欣赏,但林冠英自作贱地把整个党押注在纳兹里身上未免太过口快。你们不能替林冠英洗屁股,就别把要讲的问题越拉越远。

thepplway求真 said...

路人阿牛,

你也真厉害,能够解读我的思想到凌国文没有思想?高人,我只能说佩服。

所以我刚才和集初兄闲聊说这个时代真是一个价值重整的时代,以前大家都能知道的大是大非,现代人就喜欢灰色化,自我臆测,天马行空,这是评论吗?

Markko said...

求真先生,

自称路边啊牛者,想必是吃路边野草长大的,草莽之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胡言乱语,在马华政坛,已经见怪不怪。回应他的话,是抬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