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ch 2011

日本处境百感杂陈

9级地震和海啸袭击日本东北部后的首两三天,整个世界对日本人处变不惊的坚忍精神,无不衷心敬佩这种从容淡定的国民素质。对一个与生俱来就得面对地震灾难的日本人来说,他们反应的冷静只是对命运的无奈的忍受,但是,媒体只从未受重大打击的东京市民的生活作息的态度来断定日本人的"酷",未免有点以偏概全。人心始终维系着家庭亲情,心灵深处是脆弱的。十多天后,在福岛惊魂甫定的灾民确认从瓦砾堆中抬出的遗体是他们的亲人时,他们掩面饮泣的神伤己取代了从容,人们被这人间的惨剧染绕着沉痛的同情。

日本媒体出於对生命的尊重,并没有像中、港、台、马、星华文媒体的习性,突显惨遭活埋、淹死或其他死状以彰显自然灾害的冷酷无情(即使打马赛克遮盖也会产生更多恐怖的想像空间),这或许能减低灾民怵目惊心的悲痛,但那满目疮夷的情景己足够令人惊骇得窒息。

我们确实应对日本人的自律致敬,群众毫不惊慌失措排队购买食物,没有像其他国家人民的争先恐后,进而演变骚乱掠劫;油站对排队三天的车辆一律配售十公升的汽油作为急需,没有人可以享受特权。正因为人人平等的原则,每个人都得在这非常时期吞下责怨共赴时艰。

不像其他国家,人民期待国家领导人施舍怜悯,亲赴灾区巡视来慰藉悲情,日本首相菅直人在中央操作,不必到福岛亮相以体现爱民如子,而反对党也不会趁机对执政党的应变措施搅局。每个人都放眼当下,思索如何从重重危机中挣脱出来。

但是,日本人自设的宽容期限过后也同样会光火,政府耗了十天才把食物送往灾区令人不可理解,而紧接而来的核电厂爆炸释放的辐射元素,一度被政藏着掖着真相也激怒学生走向街头示威,毕竟,广岛和长崎的辐射阴影至今还是日本人挥之不去的教训,政府似乎要减低记忆的伤痛,但是,日本民众不能忍受政府把他们的性命安危用隐瞒来戏弄。

放下长期积累的民族仇恨情绪,中国迫不及待给日本运送物资支援并派遣国际救援队施助,台湾艺人两晚接力义演筹得7.8亿台币给灾民相信希望相信明天,韩国的慰安妇放下历史的仇恨,挺身吁请国人对日本伸出援手。西方学者曾说过,宽恕敌人是一种光荣的报复。曾在二战时期饱受日本侵略蹂躏的国家如今对前嫌旧恶暂搁一边,或许对日本的历史傲慢,死不认错的态度给予自我审视的机会,让宽容触动他们埋葬己久的良知有所苏醒。在大自然灾害力量面前,人类的渺小和无助,日本人执著的国体尊严此时不值一分钱,未来,还得靠国际社会的情义相助,方能走出困境。

星洲日报专栏 六日谭/纯属主观 23-3-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