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arch 2011

大马何德何能建核电厂?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陈华贵基於兴建第一座核能发电厂最快将於2021年落实,对日本东北部核能发生爆炸并且辐射的危机毫不引为殷鉴,一口咬定我国未来的核电厂拥有安全及成熟的科技,无需过於担忧。

问题是,德国己即时关闭老旧的核厂三个月以进行检测,同时也对新开发的核能计划重新评估,这种居安思危的态度很难从政府的智慧中看出来。法国和菲律宾的民众开始走上街头抗议核电厂的建设,以免万一行差踏错,至今还没有万全的扑灭祸害良策。凡是有核能设施的国家,正从日本的危机开始担心本身可能面对的杀机重重。

虽然地震和海啸间接引发核爆炸和辐射外泄,有害物质正在扩散,如今还不能评估其杀伤力,但却成为依赖核能的国家忧心忡忡。马来西亚有这优势能悻免於这天灾,但人民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对劲,因为在"马来西亚能"的口号下,讲得天下无敌,做起来有心无力已是大马的标志。

看看大马能干些什么好事:耗费9千万维修过五次国会还是会漏水;五亿建成一所无霉菌医院,墙壁却菌迹斑斑;耗资三亿令吉的体育馆仅一年突然倒塌;没到过战场的战机引擎,竟然不翼而飞到海外单看我国的管理和问责制度如此的宽容,如此的慈悲为怀,人们就有理由担心核电厂可能带来万劫不复的危机。

如今,人们心中的焦虑并没有怀疑大马可以财大气粗兴建核厂的能力,而是着眼於管理能力和素质的问题,毕竟,国内许多公共设施无端端迸发的弊端,始终是人民的心头大石。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促请政府重新检讨建核厂的必要性,但陈华贵直指这是蔡细历的个人意见,一副毫无商榷或讨论的态度。如果按照计划建核厂,今后还有家衰口不停的争议,由於核电厂需要大量的水进行冷却,必须建在海岸地区,到时,那个州属那个地区中了这个"奖",必定有民众摇旗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