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February 2011

连环扣扣着谁的命门?

中学马来文学选读本"连环扣"引起种族歧视的争议不断延烧。愤怒的印裔社会在印裔非政府组织总会(简称印总)交涉不果之后,曾经在2007年底成功召集大示威的印裔组织兴权会号召全体人民在本月27日早上9点到吉隆坡双峰塔游行,向巫统和国阵的种族主义叫嚣

教育部设立独立小组,修改数个印裔社会认为有敏感的内容,但印总坚持这本文学著作必须撤出,不可作为中学生读本,以免印裔受到羞辱。原则上,文学作品不应该为政治需要而动手术和整容,既然人们判定那是国家发展洪流其中一项事实的篇章,那就应该忠於历史的缩影。然而,以大马种族关系紧绷得不堪一击,教育部何必偏偏相中"连环扣"自找麻烦,令人匪夷所思。

教育部对书中共10页的内容的敏感元素删改粉饰,其实是画蛇添足,无济於事。就像人们穿衣时上错一颗钮扣,其他的也跟着不搭调而衣冠不整。政府应深谋远虑,上个世纪初各族关系的磨合过程中,每个种族的成长历程都有可让其他族群嘲笑和卑视的生活文化,特别是那个时代的教育水平与文明尚处萌芽阶段,各族窃窃私语中总会对其他族群有特殊的贬损用语,这些语句如"猪"、"鬼"、"支那"、"吉灵"、"包头"、"番仔"等等匿称极为普遍,说者面不改容,听者也因语焉未详不当一回事,不过,以今时教育的提升和敏感的角度去阐释这些日常生活用语,那就会勾起族群之间的责怨和仇恨。

类如连环扣中形容别人是贱民而成为备受推崇的文学创作,进而成为中学生的选读本,无疑将使新生一代对印裔的片面历史产生负面的评价,对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灌输不良的意识乃自埋祸根,假如学生之间活用这些用语作为嘲弄,对种族关系的和谐百害而无一利。

如果连环扣被视为纯粹的文学经典而选读,那么,今后触及其他种族的敏感用语的文学作品,是否能在同一个标准下成为读本呢?政府动辙就指这挑那的,把种族文化和宗教以敏感的理由阻截它的流传,"连环扣"既然令印裔有强烈反弹,教育部就应重视斟酌以搬离压在心中那块石头,一根筋非用到底不可的心态以维护教育部的权威,再加上警方镇压连串的示威,社会将付出重大的代价让毒瘤滋长。中国戏剧作家曹禺说,一时强弱在於力,千秋胜负在于理。政府若以力欺理而不知悬崖勒马,势必怨恶连绵,得不偿失。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7-2-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