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February 2011

甲洞國会议席姓陳

甲洞这个国会议席,隐藏着难以解开的迷思。30多年来总是由姓陈人士获胜盘踞於此。行动党的陈胜尧从不移尊绛贵去看沟渠,也没兴趣趁着时节之便频繁地与民同庆拢络选民,结果还是轻而易举稳位坐赢,他坚信国会议员搞的是国家大事,不是看道路窟窿看沟渠堵塞;即使他曾一度遭马华的候选人打败,这人也姓陈,陈忠鸿医生。过后,陈胜尧收复失地,再做甲洞议席的安乐公,蝉联七届。在此之前,甲洞选区由社正党的陈志勤掌舵,1977年因病行动不便由陳勝堯代他執行任務而成为接班人。

由於这个席位由国阵的竞选机制分配给民政党,民政党屡败屡战,使国阵心灰意冷。据知,早期在以甲洞为政治出发点的陈财和,曾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有意让出敦拉萨镇国席转战甲洞,通过密斟细酌之下,许子根不同意,拉倒。结果,历史还是"一脉相传",民政党派遣刘开强在这91%的华裔选民中再度被陈胜尧打得落花流水,推翻不掉甲洞选区姓陈的宿命。

许子根开始领略甲洞是姓陈的宝地,自328政治海啸遭痛挫之后,传言他意兴闌珊吐露放弃甲洞这个城池,即使换个黑区也算转转运势。马华一直估算,既有陈忠鸿报捷的纪录,甲洞选民可能情钟马华,对民政党没感情。因此,马华力争在甲洞出战也变成情理兼俱。

据知,在吉隆坡直辖区马华除了在敦拉萨镇和旺沙玛珠这混合选区曾取得突破之外,其他华裔占多数的国会选区均成为反对党的堡垒308时,上述选区又给反对党占领了。如果民政党从甲洞撤军,据说马华将以烂苹果换烂苹果原则, 用士布爹国会选区换甲洞,两党犹如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近日,甲洞巫统区会喊话,要民政党知难而退由马华入主这个政治黑区转动运势,许子根断然拒绝,直斥此乃马华引进巫统势力向民政党施压,看来,巫统地方领袖还不够份量向他颐指气使令他难堪,不得不循例口气硬朗,假使是纳吉开口,气氛就不了。如果马华换取甲洞,该由谁上阵呢?相信风水的人联想到有份量的马华总财政陈财和与陈胜尧来个"陈陈对决"。陈财和已把敦拉萨镇的领导权交由直辖区马青团长周连琼接班,退隐之心绝决,他是否愿意挺身闯向地狱之门的甲洞选区,备受关注。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2-2011

1 comment:

维雄 said...

我反而更期待弃奖翁诗杰前来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