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February 2011

敦马哈迪为茅草漂白

事隔24年之后, 曾强势统治大马的前首相敦马哈迪为自己平反漂白, 19871027日茅草行动,以内安法令下逮捕106名政治人物和社会活跃分子的责任推卸给警方的擅自妄为, 声称本身对这项大逮捕其实感到非常愤怒,而他却为此背负着骂名

敦马从未如此慈眉善目地为民主黑暗的岁月忆述这段历史, 如今云淡风轻甩掉他当年作为首相兼内政部长的责任, 再度把人民埋藏的怨恶思潮唤醒。时任警察总长的敦韩聂夫佐证敦马的说词,揽起职责维护旧主说,那是警方独立实施的权力和责任,当年敦马对茅草行动未曾染指,以呼应敦马的叫屈,这种解释简直是要人相信太阳从西边起而东面落。

韩聂夫强调,茅草行动完全不存有任何政治动机,警方也没有面对政治的压力行事。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当年扣留的对象主要是反对党领袖,这一目了然的动机试图颠覆历史的真相,而且越描越黑。

当年,马哈迪以内政部长的威权同时撤销三家各语文报章的出版准证,包括星洲日报、英文星报和马来文祖国报,在在显示那段政治乱象的岁月中,乃以打压言论自由来胁逼其他新闻媒体好自为之,要适者生存者替政府涂脂抹粉。这项权力完全掌控在敦马手中,而不是警方。因此,茅草行动是在同一个脉络展开的,敦马在当年巫统的权争中处於危境,而茅草行动制种族关系紧张则可以使他的政敌或异议者不敢进逼,使巫统寻找团结的途径,以巩固本身的地位,而不幸的是,绝大多数的被捕人士却成为黑暗岁月的陪葬者,一场华人的权益诉求被扭曲为对抗和造成社会动荡不安,其实是为敦马量身定做的政治筹码,以应付巫统党内的起义。

敦马大言不惭辩称,当年,他曾会见了所有的反对党成员,向他们保证不会被捕。但警方却逮捕们这些反对党领袖,使他信誉扫地。当年的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是大约40名遭政府延长扣留两年的其中一人,他矢口驳斥敦马从未与他有过交集,这一点,己拆穿敦马的谎言。

敦韩聂夫如今面不改容替敦马背上黑锅 ,他并没有任何损折,因为警方的执法行为无论对错,都没有法律可以整治他们的判断,尤其是以内安法令名义的60天扣留期所产生的震撼力,己足够在政治议程中达到镇慑异议者的功力,在敦马的劣势中力挽狂权力於既倒。

多数大马人对国家领袖退隐之后都有既往不究的美德,但是,退休多年后,敦马仍喋喋不休插手踏足政事,而且逐渐显露他的种族主义倾向,激发族群之间的猜疑和差距,这些言举引起人们的诟议,常让人感叹其晚节之紊乱。敦马要为自己的历史重新着墨漂白以粉饰他的恩德,连白痴也会惊醒。

星洲日报/言路 14-2-2011

2 comments:

思者 said...

同一件事,三个当事人三种说法,掌权者、执法者、受害者,你相信谁?

内安法令、大逮捕、撤销报章出版准证、延长扣留、镇慑异议——皆为凶物,故不论主凶、帮凶,皆为大凶,如今推卸责任、厚颜漂白,更是凶中之凶,大马不大,多得这些凶人。

林先生此文立场公正,笔力万钧,用语精准奇特,读来过瘾,赞!

郑佳颖 said...

adidas eqt
prada sunglasses
nmd r1
yeezy
kevin durant shoes
yeezy boost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nike air max
roshe run
nike dunk 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