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February 2011

戴两只手表看三个频道

人们对金钱嗤之以鼻,并表示藐视态度的时候,说的是肺腑之言,但肯定指的是别人的钱, 本身的钱财就神圣得很。香港赌王何鸿燊数以百亿计的股权分配出现状况,何鴻燊代表律師高国骏指賭王指家族成員形同打搶,欺詐性地盜取其全資公司的股權,人们并不在乎勾心斗角的结果钱财飞入谁家户,兴趣都集中在二房三房太太以何种手段谋夺,而四房太太与长房为何大权旁落的内幕, 以及用何伎俩反扑来丰富八卦话题。

当这宗世纪财产争夺战箭拔弩张之际,89岁的赌王以解雇律师作为烟幕,以缓解二房太太的逼宫压力,随后重新雇用洋人律师状告二三房太太等11人,追讨200亿财产。

处於垂暮之年的赌王既已把资产分配出去,要闩起门来夺回控制权,几乎不可能把财产重新洗牌,除非法律利益站在他这边。对於心生异念的亲人如今撕破脸对簿公堂,让人回想各房太太对他呵护备至的情景,不禁毛发悚然。赌王活着的每一天,都会为他一生赌业战无不胜,却栽在枕边人手中心烦气恼。一世英明神武的赌王,临老乱了阵脚。

超级富豪穷其一生累积财富,最终还是穷於应付身后事分产的问题。世界上最滑稽的事,莫过於把财产奉送给亲人后代,还要为他们烦恼或背负骂名。台湾首富王永庆撒手西归后就发生妻妾分产的争拗,共同点都在於旧社会婚姻体制,一妻多妾子孙满堂的陈腐观念留下的牵绊 而有钱佬气数已尽时都得对分产兼顾得面面俱圆,稍有公平上的差距,都会闹得家衰口不停。

多数风流成性的男人进入晚年时,都对拥有妻妾懊悔不已。如果他穷困潦倒,这些女人离他而去,或是清算他的风流余孽;若他财产丰硕,又被他的女人唠唠叨叨要分这个占那个,像赌王把财产平分四个老婆及子女,公平之中仍甩不掉妻子儿女的不轨之心。

西方学者说,享受齐人之福就好像同时戴着两只手表,慢慢就搞不清楚那只表的时间准确可靠,揣摩不到那个女人真心伴他终老。这也像是,三个老婆各开三个电视频道,无法平心静气享受生活。

何鸿燊的赌业雄霸澳门数十年,每个太太争宠服侍,贪图的自然不是怀缅他年轻时风流倜傥,下嫁赌王而不对他的财产动点念头,连白痴也做不到。近年来赌王健康下滑,行动不便,加上眼神呆滞有神智大不如前之虞,正是各房太太趁他病收拾他的命门良机。当前错综复杂的争端,就如同时观看三个电视频道,无从清楚剧情的发展和对白。一个老婆尚且难搞,何况是现在的三星绕月?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0-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