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February 2011

陈容哪有一方土

没听过大马首席男高音陈容的演唱,偶尔在报章上看到他的演艺活动的图文。而他引起人们惋惜哀叹却是以53岁之龄心脏猝世时,留下在声乐上的成就确实无出其右,虽然他意大利、西班牙和奥地利受到崇高的讚賞,爐火純青的演唱,表現出世界級歌唱家的風範,但却在本身的国土上未沾一方寸土的荣光与梦想。

也许生不逢时,当下盛行用土地及金钱奖掖为国争光的国民,而他偏偏不是踢足球的。也许,一个大马的理念还存在分门别类,所以,他在国际上的声乐成就只能在乡土上苦苦舔着心里淌着的血。也许,他有资格呐喊,我爱这个国家,国家并不爱我。这百感交织的也许,都在陈容身上贴着遗憾。

华社的艺文界向来都是空有虚名而无实惠来确保他们心无旁鹜发展事业。据说,华社与有荣焉的廿四节令鼓的始祖陈徽崇,把荣誉献给社稷,独自为生活劳苦奔波,没有所谓的恻隐之心关怀他的穷困潦倒。鼓声震天群情激昂,唯独陈徽崇最寂寞。

像陈容猝世一样,华社领袖照本宣科,向空气替陈容写墓志铭,对他生前贡献之多大费唇舌,对他的逝世认定华社的巨大损失,遗憾良深。但陈容在世时,他们宁可为政要的筹款锦上添花歌功颂德,却没为华社的人才雪中送炭。一个蜚声国际的歌唱家,只落得开班授课,赚点蝇头小利养家糊口。这些鳄鱼的泪语,怎慰藉得了他生前的郁郁寡欢?

陈容多年前曾拜会时任副部长的黄燕燕,商砌如何搞同好的组织以巩固在社会的地位,同舟共济。但是,空有壮志也没有受到扶持。国内诸多社团之中,唯独艺文界最难搞,那些自恃在艺术、写作和演艺等等领域的人,谁都服不了谁,总在想成立公会时意见纷陈各行其是,以致无法创立具有威信的同行组织。结果,却由一些缺乏成就者就自设协会沽名钓誉,在小圈子里作威作福,使真正从事有关行当者俳徊在门槛之外。艺文界中人的弊病数十年未改,因无法抛弃成见而一盘散沙。

随着陈容的逝世,不同的声艺单位计划筹办演唱会悼念及筹款,而陈容生前录制的光碟也将成为义卖品。陈容的亲友师生只能在哀恸中替他写下这无奈的篇章。那些平时为华社文化的传扬而凛然正气的党团领袖,只怕是,若有幸循例到会再嘶一声,也只是到此为止,然后再让更多人重复陈容的故事。

中国报专栏放眼江湖 10-2-2011

1 comment:

安哥爵 said...

好文!!

华团只要他义唱.义.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