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anuary 2011

诺玛拉穿旗袍戴手套的争议

丁能州议席补选高潮迭起,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穿戴白色手套拒绝与男人握手,顿时成为争议性课题。握不握到诺玛拉的手并不重要,贸消部副部长的陈莲花的理解是:必须小心回教党的议程,因为该党由始至终都没放弃,要落实一个极端回教国的最终目的。

女人踩女人才够狠,陈莲花说:这是最基本的东西(握手示礼)。不只是男性,就算是诺玛拉与女性握手时,她也必须戴着手套。这是不友善的行为,就好像她认为我们的手肮脏。

马华拉美士国会议员蔡智勇对戴上手套一事,在推特上即时揶揄诺玛拉将会效仿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声称本身是因为皮肤敏感而戴手套的说词,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戴着手套,却由助理代替她握手。她肯定会声称这是由于健康或个人因素,才会这么做。

诺玛拉123日上午早拜票时,就强调没有任何华裔男子与他握手。作为一名回教徒的基本原则,我在这个问题上非常谨慎,希望能获得阿拉的庇护。” “我们身为回教徒,女性是不能和男性握手。就算是华人,我们也只能和华裔女性握手,因为他们是女性。

诺玛拉趁着华人农历新年在即,以红彤彤的门贴来争取这个州议席内华裔占39.08%5766人的好感,戴手套防范遭触摸之余,她却把身穿旗袍却戴上头巾的海报门贴四处派送,委实有颠覆华裔女性穿著的传统,同时也把自己抛头露面。

诺玛拉应该坚持她的回教徒特性而不是极尽卑微讨好地把穿旗袍弄得怪模怪样,把中国雍容华贵的服饰搞得那么有失体态。如果她要彰显本身的尊严以获得尊重,那么,她也必须对其他族群保持敏感。

华人农历新年门口张贴春联,意在吉祥瑞气,譬如倒挂的福字门贴,取其福到之意。此外,门贴通常都贴上守门神,有镇宅纳福的期许。而诺玛拉的政治诉求的门贴,除了占据门神的地位,也因为内容与政治诉求的争拗,门贴成了家衰口不停的不祥物。

或许,诺玛拉只在意戴手套不与男人握手以示虔洁,但却冒失地侵犯华人的传统习俗。新年门贴上,诺玛拉身穿一袭松身的旗袍,内里仍穿有一件红色的长袖衣,且戴上头巾,有别于华人一般所穿的紧身旗袍。门贴上提到:换,是要社会破旧立新,只有换,才能抛弃旧思想,旧体制。换,是要国家涣然一新,只有换,才能迎来新格局,新政治!大地要回春,万象要更新,丁能人,请大胆走国阵,迎来民联的百日新政!因此,有失华人农历新年讲求和瑞祥气的诟议。

根据历史,中国各地农村过年都有贴门神的风俗。最初的门神是刻桃木为人形,挂在人的旁边,后来是画成门神人像张贴于门。传说中的神荼、郁垒兄弟二人专门管 鬼,有他们守住门户,大小恶鬼不敢入门为害。唐代以后,又有画猛将秦琼、尉迟敬德二人像为门神的,还有画关羽、张飞像为门神的。

联的另一来源是春贴。古人在立春日多贴宜春二字,后渐发展为春联。春联真正普及始于明代,与朱元璋的提倡有关。据清人陈尚古的《簪云楼杂说》中记载, 有一年朱元璋准备过年时,下令每家门上都要贴一幅春联,以示庆贺。原来春联题写在桃木板上,后来改写在纸上。桃木的颜色是红的,红色有吉祥,避邪的意思, 因此春联大都用红纸书写。


查阅手套的历史记载,它最早见于公元前六世纪的《荷马史诗》,古希腊人进食时,同印度或中东人一样,是吃抓饭的,不过他们用手抓饭之前,要戴上特制的手套,手套的实用功能和中国人使用的筷子功能相同。所以,手套曾是历史上的用餐抓饭工具。

13世纪起,欧洲的女性开始流行戴手套为装饰。这期间,男性贵族也流行戴有装饰的手套。

欧洲宗教界接过手套后,改变了它的功能,神职人员戴白手套, 表示权威、圣洁和虔诚,仍有某些教派的宗教仪式,必须戴白手套。

十九世纪前,白手套的神圣作用扩大到国王发布政令、法官判案都要戴上,欧洲骑士戴上白手 套,表示执行神圣公务;摘下手套拿在手中,表示潇洒闲暇;把手套扔在对方面前,表示挑战决斗;被挑战的骑士拾起手套,宣示应战。不仅西方如此,近百年的中国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国等,军官们也戴白手套,成了军人标榜尚武圣战的装饰。而今各国军队仪仗仍戴白手套,就逄赤道上的军人也忍热保持传统。

女人戴手套多为高雅美丽,所以古欧洲有丝绸、丝绒等质地的装饰手套,黑白彩色长短俱全。十九世纪还出现手绘和黑色网织手套,给人以神秘的感观。

诺玛拉穿旗袍戴手套,原本就不需过份突显本身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既然成为争议,那就不妨考究华人的门贴习俗,旗袍和白手套的使用意义。

3 comments: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收费站的马来女性也是戴手套收钱的, 他嫌我们的手肮脏? 他对我们无礼? 马华的神经思维模式

· 康华 · said...

离题。

缠脚国民 said...

我们看到女性地位与原本很好的宗教被一群守旧的思维潜移默化中,一些人却又在对现实的不满下附和着这类倒退的行为举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