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anuary 2011

解决政治垃圾的补选之战

雪州州议会议长邓章钦宣布悬空巴生港口区州议席巴鲁希山被指因无故缺席雪州议会半年,丧失议员资格。但是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阿兹并不就此照单全收,似乎在斟酌雪州与联邦宪法,由他们说了算。

巴鲁希山在2008年赢得巴生港口区州议席,当时他以12397张选票,或4407张多数票,击败国阵巫统候选人诺斯琳达。雪州民联政府曾经基于他没有履行职责及经常失联为由,要求他辞去州议员职务。在20091029日他宣布退出公正党,成为支持国阵的独立议员。

巴鲁希山在201051日宣布加入巫统。使巫统在国阵雪州议会的议席增加到21席,而执政的民联则是35

巴鲁希山在2010716日最后一次出席州议会,之后缺席11月长达6天的州议会财政预算案会议。如此一来,若他在116日之前,未能提交病假单给议长,则他将丧失资格。

不过,其助理之前曾否认巴魯希山缺席议会半年,并解释巴魯希山因健康原因未能出席去年118日到11日的州议会,并已给雪州议长呈交请假信

巴鲁希山不论在民联或国阵,是不折不扣的负资产。巴鲁希山过档巫统后, 正党青年团对这位吃碗面反碗底的背叛议员,拉布条呛声促请他辞职,以制造一场补选,让选民重新选择代议士。

这位声名狼籍的议员"脱线"后,即时被罗织的罪 行包括:多次缺席州议会;不出席党的活动;不出席雪州的活动;将州议员的预算消耗殆尽,却不曾举办亲民活动;丝毫不曾举办任何有利于选民的计划;没有协助 选民解决困难;行踪不明,难以联络;跟雪州政府官员关系不佳;服务中心毫无作为;跟公正党巴生支会完全断绝联络;完全没有协助推行雪州政府的计划。

峇鲁希山的罪责几乎包括所有议员的毛病於一身,而他真正令民联雪州政府头痛的是,他经常与党的联系脱节,有人甚至形容他只在深更半夜才神智清醒,多数时候都是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扑朔迷离。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曾在大选时替他站台拉票,当时,公正党只是为了与巫统抗衡而委派他参战,没有人敢预测他会当选。

拉惹柏特拉撰文追溯峇鲁希山的模样:他在提名日两手空空到场,结果选举的按柜金劳烦同志们东借西凑才符合了候选人的资格。在拉票期间,他也不怎么着急,更别说有什么积极态度。

据拉惹柏特拉回忆,308那天选举成绩揭晓后,峇鲁希山不在现场,最后在他家找到他了,才补演一幕获胜时的激情欢呼。拉惹柏特拉事后孔明,断定公正党在308过后的三几天内,其实己失去了这议员。

了大选而草率派员参战,公民党胜到了不少负资产,这些从来没有政治理念的人一旦成了议员,有的俨然以暴发户自居,有的自诩身价百倍,可以由国阵出高价过 档。这是公正党遇人不淑所尝到的苦果。类如峇鲁希山这种终日处於迷朦状态的青蛙,其实已是不能再循环的政治垃圾。公正党扫出去,巫统收下,结果自去年缺席议会连续六个月,垃圾发霉了。因此,国阵与民联是处理政治垃圾的角力。

如果选举委员会对这议席没有异议,那么,这15场补选将在柔佛丁能州席补选后展开。对公正党而言,巴鲁希山从党内消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竞逐良机,以考验本身在雪州的政治实力是否有变质;对巫统来说,巴鲁希山是食之无味的鸡肋,纳吉虎视眈眈雪州政权的回归壮志在胸,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能否在雪州插旗扎寨,也可从中窥探一二,拿出气慨应战,确实利惠社稷,因为国阵和民联各具不同层次的拨款之便,选民沾点甘露,"雁过拔毛"正是难得的政治娱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