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anuary 2011

祈祷召唤声惊涛裂岸

伊斯兰教的历史,从穆罕默德开始传教之年算起,至今已有近一千四百多年历史,现今普遍用以呼唤教徒到回教堂祈祷的扩音器则於1915年发明推广, 可见得使用扩音器宣导宗教是人类的智慧本能, 但却不是教义中的铁律。

去年,槟城的马来人回教徒曾投诉,华人於农历七月举办的盂兰盆会酬神演唱会因扩音声浪大得骚扰民众的安宁,结果华社宗教团体主动与申诉团体接触,表明将检讨噪音扰民,以示尊重和缔造和谐精神, 使宗教敏感在正轨上理性解决。

声音以分贝界定大小高低。若周遭噪音使人听不到电話彼端传來的声音,大概就超过75分贝,而搖滾乐现场演唱音量約1百分贝,飞机起降更可高达120分贝一般机器发动产生的噪音約90分贝(dB)左右,工厂工人約暴露在8595分贝的工作环境中。火車通过的声音100分贝,大卡车通过的声音85分贝,吸尘器的声音70分贝,正常交談的声音60分貝, 汔车慢速行駛声音50分贝、安靜的辦公室約40分貝,磨擦树叶約20分貝。

非回教徒的华裔律师吴建南要求其住家附近的甘榜克林芝回教堂降低祈祷呼唤声,因为声浪令他从睡梦中惊醒。声量到底有多少分贝则需要进一步考查,若以一公里外仍感到耳根难受,想必不低。如果过去没有人投诉,并不等於声量合理,因为扩音器可以调高。

一个名不经传“Majlis Ayahanda Wilayah Persekutuan” 的组织对这项投诉反应激烈,号召100名回教徒示威,高举布条,呼吁该名律师不要玩火,更在布条上写明该名律师的名字、住家地址、电话号码及电邮地址,呼吁众人去骚扰他

带头的查卡利亚说,祈祷呼唤声是回教徒奉行已久的其中一种膜拜习俗。查卡利亚向政府提出5项诉求"收拾",分别是以 1948年煽动法令》提控; 援引《1960年内安法令》条文中的破坏种族和谐逮捕;建议他迁走;或更换一个更适合他的国籍;以及公开向全国回教徒道歉。

这个打着宗教旗号,临时起意的组织唆使回教徒对吴建南骚扰,其实就是恐吓行为,而漫无天际的诉求则显示他们的横蛮无知,把宗教据为己用哗众取宠。偏激份子的行径往往使人们误解回教的中庸和谐精神,起码,西方国家对回教产生负面印象,就是极端份子一手造成。

吴建南分别致函向首相,首相署部长和联邦直辖区宗教局投诉,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信函最后传达到回教堂管理层才使事态扩大。在一封志期20101220日写给首相的函件中,吴建南自称是马华党员,居住在班底岭公园公寓长达5年,对附近回教堂在早晨发出的祈祷召唤声表达不满

原本要寻求政府部门的公权力从中斡旋以解决困扰,却因为政府部门泄露投诉信函使极端份子借题发挥,滋扰生事,导致吴建南为安全起见连忙搬迁出是非之地避难。这种匪夷所思的突变,或多或少显示政府官员本身在鼓动民间组织展开反击。政府有必要调查和检讨这类不道德的泄秘弊端。它间接告诉群众,投诉或告密可能引火自焚,遭受报复,人民的发言权将在恐惧疑虑中於此被扼杀。

在这事件被摆上台的吴建南曾担任前马华总会长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黄家定的新闻秘书。他考取法律文凭后加入黄家定的政治阵营,黄下台后他转向司法界安身立命,於去年正式成为执业律师。这位流年欠利的新雀律师在面子书感叹马华前部长常以民族大义挂在嘴边,但是,却对他的遭遇置若罔闻,令他十分懊恼。同样的,行动党可能基於他的政治背景非我族类,佯装为聋哑人士,对这桩涉及非回教徒面对的危情险境,刹那间政治盲瞎。

所幸,吴建南孤独无援中还有像话的声音,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向回教徒请益获悉,事实上也曾有部分回教徒主动向回教堂降低广播声量的要求。他顺势建议首相署与各州宗教事务领袖把握这次契机,探讨设立明确规范宗教场所扩音器声量的指南。设立指南规范各宗教场所使用扩音器或进行宗教仪式的声量,并非是在质疑任何人的宗教祈祷权利或信仰,而是让不同宗教的信徒包括回教及非回教徒可以更加互相了解、包容及尊重。

颜炳寿指出,对回教徒而言,祈祷召唤(AZAN)的内容是在召唤回教徒进行祈祷,回教并不鼓励回教堂使用扩音器来广播回教教义,因为这将影响回教徒的个别祈祷,以及回教堂附近居民的生活作息。因此,吴建南的投诉,根本与上述组织所指责的"罪名"风马牛不相及,实则是扭曲原意煽动民情,使族群和宗教对立。

近年来,一些横空降世的组织动辙就以捍卫尊严和主权等等名堂叫嚣,类如回教堂召唤祈祷的声量,即使由非回教徒申诉受扰,并非出於攻讦回教为目的,正如回教徒对其他宗教的鼓声或钟声有所不满,也不会被有理性者视为是冒犯的莽举。

宗教生活中,喧闹并不是信仰或教义。但是,如果政府纵容一小撮人士恃势借端以宗教为名胡作非为使本身神圣起来,此举或许能暂时抚慰和满足他们无理的情绪宣泄,然而,这些积累行径一旦受到长时期的默许和发酵,它将是和谐社会的惊涛拍岸,同时也是慢性病态,祸殃全民。

风云时报17-1-2011

4 comments:

林季 said...

如果当事人只要求降低声量,而非阻止使用。这些人表现过激,毕竟信奉宗教是让人尊重你的宗教,而非让你宗教令外人误解。

所以,虽涉及宗教,却未必没有值得商议与沟通的必要。

马华总会长说这无关他政党的事情,但是却涉及一些可以调和的误解。

颜炳寿的谈话,值得大家深思熟虑。且应该给予掌声!

Sleepy Day said...

你的主子菜四粒條狗的那根軟了,向污桶叩頭了....... 還不快快去幫你的主人咬回去..??

痿哥 said...

天天念和鬼节念,有分别!

Anonymous said...

本人是住在甲洞JUSCO附近,在SHELL油站隔壁的回教堂有时清晨也开着很大声量的祈祷,本人比较醒睡,今天早上更被祈祷声量惊醒过来而无法再入睡了。。。时不时将长久下去会造成精神困扰,做工时也没有精神,所以正在找屋子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