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January 2011

解读赵明福死因悬中藏玄

验尸庭以存疑判决把赵明福从反贪委14楼坠死一案列为模糊不清的"悬案", 令真相就此胶着,委实令人有冤屈之感。如今,若改弦易辙,发动舆论力量促使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扩大权限追究死因,虽然这是赵家的唯一探究事实的希望,但也可能运作上旷日持久而生变异,最终徒劳无功。赵家心里流淌着悲愤之血,可能继续流下去。因为过去各种名目的皇调会起初气势磅礴,最终是雷声大雨点小,总在有结论时没有结果。

既然赵明福坠死列为悬案,公众就有必要在悬中寻玄,进一步分析赵案在自杀抑或他杀之间的是非黑白,以使此案中的玄秘能够浮现。

赵明福於2009年7月16日早上7时15分至11时15分被发现判坠楼,其伤势与高处坠下吻合。但是,广大的民众应可从赵明福卧尸时清晰记住,他当时的头部流着一滩血迹但并不像一般人跳楼时鲜血四溅。如果从预谋论而言,死者可能己经窒息多时,体内的血液既已不再循环而渐趋凝固,因此若被抛下也就迸发不出血液。

这项假设性推论可从验尸官综合双溪毛糯医院法医组主任沙希淡,泰国法医普缇与英国法医彼得华尼滋的验尸报告看出端倪,他们一致认定有足够证据显示,赵明福坠楼前颈部已受伤,赵左颈出现瘀青,右颈阔肌亦是。而这伤势是否导致昏厥或窒息,引起杀机祸心,把他从14楼抛下制造自杀的假象,将是今后抽丝剥茧的关健。

无可否认,警方接获赵明福的死讯后,一厢情愿地从自杀的角度落档定调,使整个真相变得迷糊甚至被有心人恣意扭曲。因为调查尺度极尽宽怠,现场的证物都可能被移动或销毁,而涉及盘诘及凌虐赵明福的反贪委官员也能有时间串供。警方每每逮捕嫌犯时不让外人接触就是要防范情报外泄,以免共犯逃脱。从赵案来看,似乎有放纵之嫌,假如以警方调查声大挟狠的架势对反贪委在第一时间盘查,也许不致於有悬中藏玄。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赵坠楼曝光时,反贪委声称死者已获自由,但是,赵的随身物品仍然在反贪委官员的控制之中,何能解释他已获得释放?按照一般人被释放如获至宝的庆幸心理,必然以手提电话向亲朋好友报喜,但赵的手机并不在身上。因此,泰国法医从解剖中的伤势认为有八成他杀之嫌是有迹可寻的,若以上述零碎的案情拼凑,己经不言而喻。

验尸庭聆审途中,查案警官於一年后提呈疑为赵明福手写的字条,至今无法从笔迹专家认定是赵的手笔。这张被描绘为遗书的字条,既使真的出自赵之手,也可以解释为赵把录供的个中蹊跷想向其上司欧阳捍华通风报讯,让他早做应对的准备,也许赵明福找不到时机由可靠之人传递。众所周知的扣留所"文化",疑犯通常会买通所内的"高人"向外界亲友传达讯息,或以高酬使用对方的手机。或许,这张字条出师未捷而赵明福却已遭到毒手。一年之后,它便被扭曲为遗书,以替反贪委力证赵的自杀添增色彩。

传召37名重要证人,聆审年余高潮迭起,赵明福之死仍被列为悬案,实在叫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如今,此案已造成社会舆情与政府当局的对峙,赵家深信明福惨遭他杀,而反贪委则认为此命案与人无尤,乃赵明福自杀。问题是,一个被称为协助查案的证人为什么要从14楼坠毙,在情在理都找不到令人信服的理由,社会充满着激愤,怒火将继续延烧下去。首相纳吉若不实践查明真相的承诺设立皇调会,人民的良知法庭必将审判国阵政府。

风云时报 7-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