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anuary 2011

马华应挺赵家设皇调会

马华若要体现高调问政的宗旨, 那么就必须 全力支持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对赵明福之死查个水落石出。尽管赵明福生前与行动党有渊原,行动党藉机捞取政治筹码,但在社会公义之下,马华必须抛开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争拗,力挺赵家成立皇委会的意愿。


验尸庭对冗长聆审赵案,搞不清楚是自杀或他杀,而以存疑的方式判为悬案,如今唯一的途径就是设立皇家调查庭,以更大的权力把此案的案情不论巨细厘清分明,以对死因达致无懈可击的结论。


国阵成员党一路来遵奉不明文的传统,对政府官僚文化的腐败向来不作挞伐,以避免拿石头砸自已的脚。不过,国政政府独断专行已到了头,如果他们对执法单位极尽庇护,这种抱薪灭火的行为,最终要饮下公务员的祸水。假使对国内执法单位滥权和凌虐证人和疑犯的恶毒行为视若无睹,那么,他们应睁开眼睛,那些选票的流失就是人民的众叛亲离。


赵明福的坠死,无可否认的是,从一开始的调查方式就乱了套,既没有按照程序逮捕卷涉此案的反贪委官员,从而让涉及者有时间串联供词,而且也没有积极封锁现场搜罗证物。那张被指赵明福手写的字条,要在查案官犹似神明指点下才呈交法庭便是令人愤慨的笑话。


赵明福的死因在验尸庭断路之后,饱受折腾的赵家只能寻求特设皇调会以进一步查明真相。严以言之,赵明福死时隶属行动党州议员欧阳悍华的特别助理,赵家的一系列抗争行动也受到行动党主流派系保驾护航,使赵案无可避免沾染了政治色采。


然而,在朝政党也不应以传统的敌对文化和态度划清界限,从而漠视赵明福的命案。马华曾与赵明福胞妹赵丽兰在加腊士的补选期间有过口舌之争,其时赵丽兰求见王赛芝发生推撞而大事宣扬,有替民联助选的瓜田李下之嫌,但这桩事件毕竟已经过眼如烟,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事后也没有偏帮王赛芝,反而训而且嘲她处事不成熟。


蔡细历既然讲求高调问政,而政治清明正也有必要对社会的正义给予援手,而不应自陷於过去的政争泥沼。因此,马华於211日的中委会应抛弃成见,主张设立皇调会彻查赵案死因,那怕是巫统若然举棋不定,马华也应在这课题上英雄一回,莫再仰人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