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December 2010

纳闷天王翁诗杰

精通华巫英三语的翁诗杰是马华领袖当中的佼佼者,他的华文造诣无出其右,独可傲视群伦。翁诗 杰酷爱文学,据网络介绍,他精读过鲁迅、巴金、曹禺等人的著作,18岁就开始搞文学创作,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方野”为笔名发表了不少作品多次受到嘉 奖。如小说《魔潭》、《逆流中的挣扎》获马来西亚“青年文学奖”和马来西亚“全国华文写作比赛”冠 军,《墙》获香港当代文艺比赛优秀奖;短篇小说《梦魔的岁月》散文《成长中的独白》分别马来西亚“全国文艺创作比赛”小说组和散文组冠军,小说《天伦同 乐》获《光华日报》小说创作比赛冠军。

在政坛上,能够潇洒舞文弄墨的毕竞在少数,而 以文人才子的架势在政治上叱咤风云的更是寥寥无几。翁诗杰凭着写作的心思慎密纵横马华,按照自我塑造的愤怒青年,以独排众议的独行侠作风,在政途上可说是 一马平川。但是,正因为读书读得多,思虑繁杂,多疑善忌,他出任马华总会长只一年半就栽跟斗,中箭落马,印证了文人问政一无是处有其道理。

明代曹学佺有诗:“蝇营狗苟贪妄欲,人猿如何再作揖?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折射出往 往有义气的人都是大老粗,没什么文化,相反的能做出不仁不义事的却是饱读诗书的人。当然,这并非道尽读书人无情无义,只是反映博学多才者深思熟虑,权衡利 害得失的关系时则举棋不定,决策上总不比市井小民来得痛快。

由於翁诗杰博览群籍,在 文学名著中自我沉醉无可厚非。但踏入政坛之后,三句不离本性,总是在遣词用语上不与他人一般见识,采用一些典故和艰涩的语句来表述本身的见解,就难以达到 一针见血之效。他经常引用武侠小说桥段的金句,或是古典文学的用语,一方面可以卖弄文学修养,一方面可以剧力万均加强含意,再另一个层次上,又可以达到善 用政治语言,让人自由诠释而有所避讳。

过去,翁诗杰与蔡细历展开党争的唇枪舌弹以及 通过媒体喊呛,都有津津乐道的精句成语,报章对他的文艺气质无不着墨良多。

其实,关 注翁诗杰针对时政的评述,其用语习惯常以一个"纳闷"居多。纳闷的注解是:因为怀疑而发闷,对事情不解的意思。即:因为怀疑而发闷。

纳闷一词,散见於网络辞典中:《京本通俗小说•错斩崔宁》:“又是在家纳闷,无可奈何!”《红楼 梦》第二六回:“ 宝玉 不解何意,正自纳闷。” 巴金《寒 夜》二八:“他两手托腮,一个人对着校样纳闷。” 茅盾 《子夜》八:“尤其使他纳闷的,是想不通以后应该怎样去‘做’公债。”

翁诗杰惯用此 词,是文学修养浑然天成的习性。最近,他对政敌蔡细历深感“纳闷”,是因为他认为蔡是马来人主权的拥护者,而蔡细历批判马来人主权,立场改变了,令他纳 闷。翁诗杰抛出纳闷,并不意味着他疑惑迟纯,而是藉由纳闷让人有更多联想和思绪对蔡细历有负面的判断。纳闷的最佳反义词是“明白”,假装不明白,就是要民 众探个究竟。

对历史耳熟能详的时评人许国伟才真正的对翁诗杰深感纳闷。他在“翁诗杰 的天父和天兄”文中回顾:“蔡细历在2008年11月27日的鼠鹿颁奖典礼上,疾呼改变国阵的权力共享模式,表态否决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只接受马来领导权(Malay Leadership)。

“结果, 蔡细历此番言论掀起争议,除了 有巫青团领袖报警,然后警方传召蔡细历问话外,其言论也引起巫统巫青领袖不满。”

“针对蔡细历的言论,翁诗杰先是说 蔡细历的言论不代表马华的立场,后来又改口表示欣慰蔡细历终于认同马华反对马来主权的立场。再后来,他又再强调,这个立场是他一早就再三提出的,言下之 意,蔡细历别抢了他的对白!”

从上述事实的演进当中,反映出政客的言论反覆无常,翁 诗杰经常对政事深感纳闷,其实他才叫人纳闷。每个人的见解和立场都会因时间变迁而调整和改变,但是,政治人物如翁诗杰者,当他对别人的立场置疑时,首先就 应深自检讨本身对有关事件所秉持的态度,如果处处鞑伐,事事纳闷只是为了嘴头上爽快整治他人而忘记自已曾经有过的言行,那才叫人纳闷。数当今马华领袖当 中,翁才子不愧是纳闷天王。

风云时报 28-12-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