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December 2010

你情我愿变成强奸


阿桑奇除了是维基泄密的创办人,总编辑与代言人之外,他还是记者,程序员与黑客。出生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阿桑奇童年 非常不幸,他的母亲因为婚姻问题常常搬家多达37次,这使得他接受的教育也断断续续,但这并没有阻止阿桑奇展现出过人的天份。


1987年,年仅16岁的阿桑奇在网络上组建了一个叫做万国颠覆International Subversives)的团体,并最终为其带来了 31项罪名的起诉。虽然最后阿桑奇幸运地以一笔赔偿金了结了官司,但黑客情结已深入其本性。2003年开始,阿桑奇开始其在墨尔本大学四年物理学与数学的 学习,但枯燥的研究没有给他带来智力刺激的快感,他坚持认为人类的斗争是个体与机构之争。


2006年阿桑奇起草的《阴谋即统治》宣言当中,他宣称不合法的统治本质上就是阴谋,它是官员们暗中合作、致力于损害国民的产物。当一个政权内部的沟通渠道中断后,同谋者之间 的信息流动一定会萎缩,在这种情况下,当信息交流趋近与零的时候,阴谋就会终止。揭秘是信息战的工具。


阿桑奇被控强奸,需追溯以下综合性报导,也许能一窥原由:


距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以西40英里的恩雪坪镇是案发地。2010811日,阿桑奇抵达斯德哥尔摩,他获邀在兄弟会组织举办的一个有关战争和 媒体角色研讨会上发言。


他的联络人是该组织一名女工作人员、30多岁的萨拉。30多岁的萨拉是一名大学助教,也是一名激进女权主义者。素未谋面的二人通过一系列网上和电话交谈后,萨拉同意,阿桑奇可以在她位于市中心的一个小公寓暂住。


814日晚,二人发生了性关系。二人对此没有争议的一点是,两人在发生性关系时安全套破裂。这一细节随后变得意义重大。不过,两人仍然保持着朋友关系,萨拉第二天晚上甚至还在家里为阿桑奇举行了派对。


在瑞典贸易工会总部期间,阿桑奇结识了一名20多岁的女粉丝杰西卡。她是恩雪坪镇市政委员会雇员。


杰西卡后来对警方称,她在电视上看到阿桑奇。她认为阿桑奇勇敢、令人钦佩。当她发现阿桑奇将要来斯德哥尔摩后,她联系了兄弟会,想在 研讨会上做志愿者。尽管她的报名未被接受,但她仍决定参加研讨会。她还在会议期间认识了萨拉。


阿桑奇和杰西卡曾共进午餐,一同看电影,并约定了下次见面时间。816日,二人会面后在杰西卡位于恩雪坪镇的住所发生了性关系。


次日早上,二人再度发生了性关系,这次阿桑奇没有采取保护措施。报道称,杰西卡曾要求阿桑奇戴安全套,但阿桑奇拒绝了,这使杰西卡感到不快。不 过,两人随后还是共进了早餐,杰西卡甚至为阿桑奇购买了返回市区的火车票。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人很难理解,最可能的一种解读是,有人对这段露水姻缘感到后悔了。杰西卡担心,她可能被传染性病或怀孕。她 随后决定打电话给萨拉,二人随即发现,阿桑奇在没有使用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和她们都发生了性关系。


花了一天考虑可选方案后,萨拉和杰西卡820日走进斯德哥尔摩警局。


不过,据英国媒体报道,阿桑奇被捕并没有那么单纯。指控阿桑奇性侵犯的两名瑞典女子本意并非如此。这两名女子分别是阿桑奇在瑞 典的朋友和粉丝,在同阿桑奇发生性关系后,两名女子担忧其患有性病,想要找到阿桑奇,劝其接受医生的检查,但阿桑奇行踪诡秘,并未与这两名女子取得联 系,于是,找不到阿桑奇的这两名女子便联合起来,向警方求助。


8月中旬,瑞典检方曾就此向阿桑奇发出通缉,但第二天就撤销了指控。但随后,这两名最初用意是为了找到阿桑奇的女子,却请律师重启了强奸指控。


根据瑞典检控部门,阿桑奇并非被控强奸,而是涉及"无预备性行为"(sex by surprise )。根据瑞典法律,双方同意的性行为若不使用安全套,也可按强奸的最低入狱两年刑期来判刑。也许,阿桑奇对这法律一无所知,如今加上各国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情我愿急转为强奸。


取材自:张斐斐《经济观察网》/ 游心 第一财经日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