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December 2010

三米怎耐得住寂寞

国大党主席三米威鲁把31年的宝座坐到破烂,终算辞职了,而且这次是空前绝后的千真万确。原本他己"委屈求全"宣布於明年一月退位,这次选择提前自裁,显然是配合国阵高层的"劝告",才如此顺风顺水。毕竟,接捧者巴拉尼威需要一年半载的努力才能振顿国大党,以便面对来届大选的挑战,他不能卡着这党位了。


三米威鲁把国大党视为本身的财产来分配,除了巴拉尼威接位之外,他也隔代指定苏巴马廉为巴拉尼威的接班人。这个如意算盘是否会按照三米的旋律响到最后,没人说得准,人去茶凉之后,三米已失去管控党务力度和影响力,今后党选谁领风骚,三米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有些人很不耐烦三米霸着党位不走,但他天生有伟哥政治本性,和他同期的政治伙伴排队退休,唯独他够硬够久。而这次如果不是情势所需,他可能又拖到2012年党选才斟酌要不要下台。


三米驰骋政坛数十年屹立不倒,偷师自敦马的铁腕政策,有谁想取代他就人头落地。此外,站着说瞎话不腰疼也是三米的政治强项,比如说国会大厦频频漏水和甲洞大道龟裂,他面不改容找理由,从没有愧疚,甚至归咎於天意。


2007年崛起的兴权会,势头一度凌驾国大党,幸得国阵替他平乱镇压兴权会。三米所代表的印裔族群社会权益,看来是原地踏步。如果印裔政治自国大党之后有新的气象的话,那就是四分五裂。各方面的人才都割据政治地盘自弹自唱。


也许,年轻一代无缘见识三米的真知灼见。在八十年代,国内交通意外每天的死亡率约11(如今每天死亡率19)。当时,政治人物都摆出忧国忧民的姿态出谋划策,认为应加强法律的镇慑力以阻止车祸率。


当时,三米开声凑热闹,建议对单手操控驾驶盘的人处以罚款。那年代的车辆,十之八九是手排档的,换句话说,驾车人士一手换档一手控制驾驶盘就犯法了。按照三米的建议内容,可以想像他当年没驾过汽车,才表现得如此有"天份"。


三米退位后有何计划?他说:"我不认为生命已经就此结束。"。看来,有敦马的喋喋不休这榜样,三米人到无权品自高,今后对国大党指指点点,对国阵偶有责怨和建言,将是他人到74岁,排解寂寞,填补空虚的对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