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December 2010

陈莲花恐吓选民盘剥男人

民政党妇女组主席陈莲花左右开弓,一面"酸淆"国阵政府讨好党员,但话锋一转,重点还是以恐吓的语气警告人民,若人民不顾一切要政府倒台,那之前发生在印尼事件也可在 大马上演。


根据传媒报导,她指出,这些不顾一切想烧掉(推翻)政府的人,也等于烧掉(赔上)自己儿孙 们的前景,并强调这些人是最终的受害人。


她的演讲中并没有进一步解释何谓印尼事件。但是,人们难免联想到印尼的排华或对华人掠烧的历史,或是整个社会常有动荡不安。


陈莲花含糊其词说,"尽管今天的国阵已变质,不再受人推崇,常遭人冷嘲热讽令人感丢脸,但国人应 纠正它。",言下之意,国阵只宜纠正,若被推翻,后果严重。


她也警告,我国自308全国大选后政局不稳,国内掀起各种足以导致种族分裂的辱骂及诬蔑,因此促请国人放弃提起及渲染固打 制课题,以免进一步冲击政治及经济领域。她於此讥讽,国阵成员党在这种时局下,仍唯恐天下不乱,互相攻击及搞破 坏,未能贯彻权力分享精神。


一句话概括,国阵在她嘴里虽是乏善可陈,但还是烂苹果中较为好的一粒。她说:
们好好的想,勿感情用事。换了政府,谁人会成为新的正副首相,民联3党中的回教党及公正党都想让本身领袖坐上首相之宝座。,说到底,似乎想暗示或恐吓政府一旦改朝换代将带来"印尼事件"。


在民主政治中,人民以手中的一票合法决定那个政党或阵线领导国家。即使不谋而合让一个政府倒台,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手段。陈莲花显然对国阵丧失来届大选再执政的信心,才如此心神恍忽警告老百姓。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国阵政府向来以国家稳当取得老一辈选民的支持,换取平安。但是,时迁势转已四十年,年轻一代没有骚乱的历史累积压力而倾向於民主诉求。国阵在2008年延续旧有的大选手法,已在新一代选民失去牵制力,陈莲花的论调只能对父辈有点镇摄作用,如今己像逾期的面包发出酸霉。


民政党中如果还存在着陈莲花这号人物,来届大选全军覆没指日可待,到时,连党主席许子根抄捷径当部长,也没门!


在民政党第23届妇女组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议案,其中一项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成立妻子公积金基金,并强制丈夫缴付赡养费"。民政妇女除了对政权极度恐慌之外,也对婚姻家庭语无伦次。


上述建议等同要丈夫分期缴付婚姻抵押金以保障妻子的利益。在男女平等平权的诉求下,民政妇女妄自菲薄,女人变成被赡养的动物,也就是预设和判定婚姻的不美满完全是男性的责任。事实上,导致婚姻破裂的不全是男人,女人同样有责任。男人有何理由在上述无厘头的议案下,成为被盘剥的婚姻奴隶?虽然这种议案只是妇女唠叨的本性,却可见民政妇女组以大女人主义行小女人之实。
 

6 comments:

ah peh said...

This Tan has no brain, she talk through her @#$&*(

明明 said...

一只发情的母狗在忘情的狂吠,以求取得以享受被狂操的快感。

虎宝宝 said...

去她的,嚇我?我被嚇大的。呵呵。
:)

MP 1000 said...

中国的壮大,早已让现今海外华人在他国的地位大大的提升。

陈莲花与现实脱节,也自以为是的矮化了民族,这类领导已不适合代表马来西亚华人。

维雄 said...

语无伦次,她下次还能上场我曾维雄三个字掉转过来写。

安哥爵 said...

她是土权女魔头?
还没有绑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