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December 2010

尊严比主权更凶煞

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原本要把马来特权"丢进垃圾桶"这强烈字眼表述对马来主权的厌恶,最后转口为"遗弃"马来主权。虽然她自我收敛,仍然遭受土著权威组织毫不客气指责她是马来主权下的受惠者,她的言论非但忘恩负义,而且是为了讨好华印社群,言行犹如"政治妓女"。


巫统中人数十年来三不五时握拳举剑高喊马来主权,这是哗众取宠的政治用语。以喋喋不休的特权来说,也就是近年来普遍演译的所谓"社会契约",马来人在宪法中享有经济和就业的特殊地位,并不是由主权或特权衍生出来的铁律,像30%土著股权并不在宪法下明文规定,只是政治强势下所制定的产物。马来学者或开明的政治工作者,认为摇幌马来主权旗号,只是被少数马来权势精英用来欺骗大多 数马来人的口号,因为并非多数马来人同沾惠益,它只是满足特定人士的朋党私利。


旺阿兹莎重申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路线政纲,所以,极力抨击巫统提倡的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论述应该摒弃。倡议以"有尊严的民族"(Bangsa bermaruah)或"有尊严的马来人"(Melayu bermaruah),取而代之,与巫统拢络马来族群的所谓"马来人主权"切割。


乍看之下,旺阿兹莎独排众议的主张摒弃马来人主权,其胆识确实令其他族群深受感动,也对新生代马来人的尊严苏醒,在对抗巫统的意识型态中,寻找了新定位,兴利除弊。


然而,"有尊严"这个字眼套在马来民族的身上变成斗争口号,其实是画蛇添足,与呼喊马来人主权以阻截其他族群切莫越过雷池的镇慑目的,留下更多争端和危机四伏。当族群之间挑起敏感课题时,公正党的"有尊严的马来人"这种自我沉醉而形成理念的口号,将更容易激发借题发挥的机会,在族群间产生摩擦。


尊严对一个人的人格或对组织上的党团之格,是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价值和品格的统一认知。尊严是维护人本身的存在价值。当前的种族政治,各族对权益的诉求,无不以尊严为由。只要使另一种族不满,就会生安硬扯为冒犯或挑衅"尊严",这种应势而生的话题就会无限发酵,没完没了,其敏感程度,比起马来主权更具有燃烧情绪的爆点。


作为多元种族的公正党,着墨於灌输马来族群的"尊严",仍然难以掩饰在种族政治上的倾斜和偏颇,华印族群的尊严难道可以搁置一旁?尊严可以解作:庄重肃穆;尊贵威严;尊贵的地位或身份;不容侵犯的地位或身份和崇高庄严。其中,清朝孙枝蔚的诗作为例:低头幕府尊严地,种杏安能许外人。,在在显示,一个族群或帮派,也会动辙藉着本身的尊严,排斥和卑视"非我族类",用蔑视的心态填补尊严的空虚。


人的尊严其实是不需要以强调的口号来标榜的。强施硬塞"尊严"以自重,反而间接暴露了自卑和缺乏自信,旺阿兹莎要从马来主权跳脱以尊严取代,其实是从狼窝掉进虎穴之别,对政治和谐圆融弊多於利,徒增冲煞之气。


星洲日报专栏 六日谭/纯属主观 3-12-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