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December 2010

向人权行刑

当前的科学鉴证若对罪案始末釜底抽薪地调查和研究,许多真相都能逐渐抖出来。

问题往往出现在缺乏历练的调查官的判断智慧,以及现有警方调查程序有否被严格地执行。如果肇事现场受到搬移或有计划性毁销证据,也许会使真相含糊,一时难以断定因果,但对其他证物触类旁通,间接情况证据也能使犯罪人无所遁形。


此外,一种普遍受到怀疑和指责的,就是查案官的草率,延误了破案的黄金时间或行政腐败,造成事实上的罪案在半途中偏离脱序,案件带上法庭往往因为证据不足,使被告得以脱身。但对警方射杀所谓的歹徒的命,往往草草了之结案。


最近,警方追埔三名行却疑犯时,轰毙据说挥起巴冷刀袭警的疑匪。警方惯常的一言堂说词,就是这些作奸犯科者攻击警员,出於自卫遭射击乃死有余辜。但对死者家属的哀痛迷惑中,以及民众对人权的疑问中,警方发射的子弹为什么非要致人於死地?而射杀的合理性经常成为舆论挞伐的议题。


人权律师苏廉登从上述"歼匪"的剖验报告揭露,其中一名死者的子弹痕口显示,是在近距离,由上而下射出而贯穿身体,他相信死者是跪着中弹,而且眼睛有被殴打导致瘀青的痕迹。因此,他建议其他两位死者家属,呼请当局以谋杀的角度严查涉及歼匪的警员,因为种种迹象,他们是在行刑方式被枪毙,另一名死者的脸部中两弹,家属质疑如果死者有袭警作为,不可能在面部中枪。


其实,有经验的查案警官,从弹孔射入体内的表面现象就能初步判断警员是在怎样的距离下开枪。譬如说,若枪口靠近身体射出,可能衣物留有灼伤的痕迹,弹孔也较大,这就有蓄意枪杀之嫌。死者卧尸的情况若与开枪警员的口供抽丝剥茧对比,也能查出破绽。譬如说,死者驾车逃离,因汽车失控卡在山坡上,一般罪嫌都会夺门而出四面窜逃,若说挥动刀器攻击警员,这种以卵击石的行为,并不符合正常人的行为。


多年来,警方无论是有计划性围剿匪徒,或是截查可疑人士而受到抗拒,不少人因此命丧警弹之下。诛杀罪嫌已成为扑灭罪案的合理化手段,由於几乎这些遭枪杀疑犯都是警方一面之词说得情理兼俱,死者家属因死无对证,无可查究,也导致各地巡警肆无忌禅,动辙就发挥军火的镇慑力。


最新的惊悚报告指出,近两年分别有八十余人死於警枪之下,较诸2000年暴增了17倍。在在显示,警方草菅人命变本加厉,而舆论四起的挞伐,怒声不绝於耳。


政府有必要正视这种滥权执法的恶行,设立一个独立专业调查队伍,专注研判警方枪杀疑犯是否合理和符合紧逼情况,假如公正持平的调查发现,警员因心理素质或错误把无辜者杀害,那么,让这些警员若能大公无私面对法律的制裁,将有助於执行任务的警员时时提高警惕,尊重人权,尊重生命。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2-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