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December 2010

董总师爷放屁当大炮

一个以贬损林连基金为志向,为董教总舔脚趾效劳的"赤道论坛"部落格,其中一位自称是黄士春者,自南洋商报退职后牢骚溢脑,吹嘘本身高风亮节:"自己许下一个心愿,从此不再为稿费而为报馆写稿,报馆是全世界最大的文字剥削者,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要写,就为自己写好了"。因此黄士春自诩只"写一些无偿的文稿。"。也许黄士春与网络脱节了,由风云时报转载我的部落格文章是不付费的,阁下无偿写稿耍什么清高?


然而,话锋一转:黄士春说:"27年来,我 翻译和为出版了书种已达25本的《马来西亚华文法律翻译丛书》(在此施舍版位让他宣传吧),为自己还了这个心愿。"华教堡垒董教总培育下"的黄士春又从写稿无偿摇身一变为卖文为生的人了。


对黄士春所知有限,如果不是他长篇累赘自表身份,印象颇为淡然。感谢他对我在报界驰骋多年多有责怨的评议,对我写的"董教总也是非法团体"作出回应,其实是我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小儿科。黄士春既然高姿态愿做董教总或兴汉社的文化打手,我不妨在此枪打出头鸟。


事实证明,兴汉社举报林连玉基金为非法团体,始作俑者跃然活现是黄士春幕后操盘,这位翻译能人思考错位,在鸡蛋里挑骨头,以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的合法注册,解释为,在法律上不可能等于林连玉基金”(Yayasan Lim Lian Geok),从而认定林连玉基金是"非法团体"。


作为法律翻译员,黄士春对林连玉基金的活动行之有年该有认知,华社支持这个基金从不着墨於是否与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Berhad一脉相传而验明正身,只为了华教的千秋大业共襄义举,华社在法律上和道义上,选择后者。


同样的道理,在此重述:董总(全名为: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马来文全名是: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Lembaga Pengurus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文是: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CAM)和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马来文是: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Guru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文是: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TAM),当今,无论是董总,教总或是董教总对外发布的文告或搞活动,以这些称呼,正符合黄士春所说的"在法律上不可能等于"上述的注册名称。


假如黄士春的法律常识对林连玉基金的"非法团体"定调,那就等於宣判董总和教总也一并列入"非法团体"。尤有进者,黄士春的思考模式将把华教及母语带入万劫不复的危境,那就是向政府宣示,除了马来文或英文之外,任何名称以中文书写的文字潜伏着非法的理据,因为没有"合法注册"。如此推演下去,黄士春的身份证没有黄士春这三个中文字,"在法律上",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还是宠物的名字?假如有人以中文诽谤"黄士春",是否"在法律上"他因为没在身份证上注册而丧失起诉权益呢?


再举例,华总,各州堂总以及数以千计的乡团所使用的中文名称与"合法注册"的文字或文件有出入,是否正如黄士春咬死林连玉基金是"非法团体",应由兴汉社一一举报为"非法团体"以示效忠这个国家?


黄士春致力於法律翻译,他的普通常识应可以告诉他,切莫营钻牛角尖,放粒响屁当大炮吓唬人,刻意为林连玉基金的法律地位涂脂抹粉,这种为董总惹是生非,出卖专业品德的劣行,恐怕要晚节不保。


在下就事论事,比起黄士春心安理得而欣慰的是,就是与董总的叶新田和邹寿汉,教总的王超群和林连玉基金的杜乾焕,素不相识,没有个人议程,只有是非黑白观念。反观黄士春替董总或其他团体舞文弄墨的目的,只有他知道"无偿"中有何不为外人所道的乐趣。


董教总与林连玉基金本是同根延伸各自开枝散叶,但是,由於年前新纪元学院在叶新田等人处心积虑下铲除柯嘉逊,闹得焦头烂额。时间原本可以磨平这道伤痕,却因为董总对"败家之将"在林连玉基金服务,为了烧这些树,不惜要焚毁林连玉基金这座堡垒。


在董总激励营中,有狗头军师以林连玉基金的茁壮深感受到威胁,密谋设立小组打击这个组织,风云时报把录音内容公布,其中黄士春就是掀风作浪的领头羊,而且也构成出席会议的董总中人一项"共识",默认兴师挥打林连玉基金置之死地是董总的目标。此举勾勒出平时为捍卫华教声嘶力竭的所谓斗士,骨子里最狠最硬的毒手还是朝向自己人。


自从新院风波之后,董总和新院所募款项大不如前,因此,林连玉基金获得400万令吉筹建林连玉纪念场馆就使到董总肚涨胃酸。董教总数十年来功绩赫赫,双剑合壁号令华社,如今,林连玉基金一旦崛起,就可能鼎立而足,这就是董总的危机感作祟,极力铲除同门师兄弟的原因。以十二月中的华教节为例,董总藉势藉端不参与联办,就可见当今董总有一小撮小人的心胸狭隘的程度,连细菌都无法生存。


以下是由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证实的激励营录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8UQvGB-sY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RwjF039f0Y&feature=mfu_in_order&list=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