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0

邓章钦彩虹五色

雪兰莪州行动党领导层经过激烈的使计过招之后,1016名代表当中,总共832名代表出席大会投票,终於选出15名中委。通过复选,由当权派标榜的"团结队"舵主郭素沁以87的票数险胜邓章钦,掌控州主席大权。


推出"彩虹联盟",打着诸多愿景和核心价值的邓章钦,虽然未能一举击倒敌对队伍,仍然拥有一定的实力牵制着当权派,比起霹雳州古拉与倪可汉可敏堂兄弟两个阵营对打,落得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状,邓章钦虽败犹荣,尊严未损。


郭素沁的团结队有七人入榜,分别是欧阳捍华 (478) 哥宾星 (478) 潘俭伟 (463) 刘永山( 459) 张念群( 452) 郭素沁 (437) 和张 菲倩 (428)

彩虹联盟中选者:邓章钦 (504) 黄瑞林 (498) 拉玛克里斯南 (405) 林顺康 (403) ,甘南 (402)


选前以中立者姿态游走在两个派系的鸿门宴,喝两杯茶的人都以高票中选,他们是李映霞 (703),杨巧双 (644),查尔斯圣地亚哥 (596)


以首领威望和实力而论,邓章钦获得504票,比起郭素沁的437票更具号召力。以团队而言,郭素沁占尽了拢络多数是州国议员的优势,对代表较有号召力;这也显示,身为雪州州议长的邓章钦并没有努力改善与这些官爷的关系,以致阵营的实力薄弱,菜单不能全面满足代表的口味。


近期饱受舆论挞伐的行政议员刘天球,面对党代表的公审裁决,被挤出中委名单之外。也因为他的败选,郭素沁无法获得8票的优势和决策权,必须仰赖三名中选的中立中委的靠拢才能镇住权脚,设若三名中委转而投靠邓章钦的五票,雪州行动党的权势就倒转了方向。


刘天球终於尝到播下祸根,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苦果。他自去年便被前公正党国会议员黄朱强以不点名方式,指责他与黑帮人士交往频密,并持势仗权导致州内偏门行业如按摩中心和夜店的"蓬勃发展",比国阵掌州权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后,事件虽然不了了之,但在声誉上难免受到损折。


或许,一路来自恃在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有特异功能的刘天球不知自我审度,多月前以签发支持信的弊端干掉郑文福,以为可以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自己掠取这个政治地盘,但他却低估了形势,郑文福在邓章钦的背后支撑下,反而把他打得落花流水。此次党选,是他一路来过於自信的恶质后遗症。


刘天球失去党职后,他的行政议员官职是否也同时埋葬,即时成为邓章钦与郭素沁的争拗课题。邓认为刘天球应识趣地拱出官职,而郭则力挺刘天球的党职与官职不可相提并论。显然的,郭素沁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正如林吉祥认为,没有党意基础的人并不适合当官。代表虽然选的是党职,但,通常是以他们拥有国州议员的资历作为投选的标准和考量,以让他们在州政府扮演适当的角色。刘天球已丧失了党的委托这一关口,若他在当权派的庇护之下没有伤损地当行政议员,势必引起另一波的党内权争的恶斗。


刘天球自言把个人的官运交给州务大臣卡立去决定。设若行动党当权派处心积虑为他护驾,恐怕民联中人也不会如此"体贴"行动党的议程,因为国阵成员党势必以刘天球的纪录来算在民联头上。为了长治久安,民联或行动党或将忍痛割除刘天球这颗毒瘤。


这次党选,邓章钦摆脱不掉书生问政缺乏劲道的毛病。邓章钦也许在文墨言词上犀利,他的孤芳自赏造成他的独行侠形象予人根深蒂固。他喜欢舞文弄墨而自以为了得,却在政治上难以获取胜利的分数。


就以此次他以"彩虹联盟"名义出击,利用过多的文人问政的繁文褥节,使到代表短时间难以消化,吸收养份。


"彩虹联盟"打出的愿景是:"憧憬一个伟大的民主行动党,通过善政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社会。",邓章钦似乎把州选举扩大到中央党选的层次,临时临急推出,未免让人错愕,而且口号虽然壮志凌云,却是普通得很,乃属一般政治包装做作之言,没有新看点。


邓解释,所谓7色彩虹联盟,指的是由基层、女性、青年、少数民族、民意代表、公职人员 及领袖7个核心团队,所组成的一个精诚团结、献身与进步的雪州行动党。


彩虹联盟也列出了中选后的4大议程,即:(一)成立一个反映7个核心团队民 主意愿的领导层;(二)建立一个全面的政治教育制度,培训党员、民意代表及公职人员;(三)建立一个公平透明的制度,以遴选民意代表候选人及公职人员;及 (四)建立一个由州领导层所指导及监督的制度,通过党在政府的代表落实善政。


对一般人而言,邓章钦东拉西凑的核心价值和理念,并不足以在箭拔弩张的激斗中产生杀伤力,即使有耐性、设身处地试图理解的人并不愿倾听他的自弹自唱。代表在两个阵营中,并不热衷於政治高调,而是决定如何划选票。


或许,邓章钦想在清高自守这方面独树一帜,他拒绝使用"队"或"派"的字眼,声称其团队既没有"团结队",也没有"改革派",只有象征涵盖7个核心团队的"彩虹联盟",这种论述只是政治上意淫自慰。天底下的的党团竞选分门立系,与志同道合者共谋权力,己是天下尽知共识。邓章钦试图以清流般的"联盟"包容敌我於一炉,未免太过天真。


邓章钦经此一役,表面上无法控制党的州权,实质上却确定了本身在雪州的地位不容小觑,这也让向来边缘化邓章钦的中央当权派必须考量行动党的策略。行动党虽有菁英领袖在全国呼风唤雨炮打国阵,但在各州的政治版图,各据一方势力的山头领袖未必与他们共进退,起码,正如其他政党的政治生态一样,行动党在各州的凝聚力已因党选的权争开始涣散。


风云时报 29-1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