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November 2010

董总应清理门户扫除异类

林连玉基金董事兼义务秘书李亚敖自慰式地解读董总释放善意,愿意继续"联办"华教节的同时,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毫不保留宣称"不参与联办",这一记耳光,就是董总和基金会"渐行渐远"的落实和明证。


从李亚敖的文告中,他把邹寿汉说"董总对待华教节的态度与往年没有两样",一厢情愿注释为董总认同联办华教节,李亚敖的谦卑说法,说得有点文化是忍辱负重委屈求全,说得透澈点,他尴尬的结局是拿热脸去贴邹寿汉的冷屁股。邹寿汊根本不尿你那壶。


由林连玉基金筹措的华教节将在1219日在吉隆坡福建义山林连玉墓园举行公祭礼,过后在尊孔独中颁发林连玉精神奖,以表彰对华教孜孜不倦,作出贡献的杰出人士。

董总出人意表拒绝联办,只参加公祭,似乎刻意要剃林连玉基金的眉毛。邹寿汉以基金会策动反董总和乖离斗争目标狠批主席杜乾焕,这种人事纠葛却把地下长眠的林连玉当作争拗筹码。


邹寿汉铁了心要跟林连玉基金现有领导层拼个你死我活。他拒绝联办的理由是,杜乾焕以书面邀请董总,有违背往年不写信的"传统",这封信让董总"感觉上有点疏远了",所以,索性不联办。问题是,杜乾焕於2009年出任主席,在此之前是邹寿汉掌舵,他不主张书信上的礼貌程序,杜乾焕按照礼仪发出公函,也成为罪状之一。


此外,邹寿汉也以"联办"并没有邀请董总参与筹备工作或提供意见,宣泄不满,怒而拒联。当今社团或商业机构,主办单位常邀请有名望或能提供物资方便的个人或单位协办或联办。但只是名义上增添门面光彩,并没有投身於协助或实际上的联手筹措。但也有一些联办单位可要求插手监督。


董总是在受邀的公函上不假思索把"联办"划掉,意即与林连玉基金划清界限,如今邹寿汉贼过兴兵,清算基金会,看来私人恩怨的发泄成份居多。


董总在叶新田与邹寿汉拍档领导下,他俩挟持董总的名义对林连玉基金公报私仇是否受到各州董联会的认同和支持,无疑是个问题。董总任由三两个人颐指气使摆弄,将使华教斗争运动乱了阵脚,使华社扼腕痛惜之余,也对推动华教的前进望而生畏,因为董总有所托非人之虞。


因此,当今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其一,林连玉基金己低声下气要与董教总对话解决歧见,董总应见好就收,所谓弓至七分已足,否则折废;其二,如果邹寿汉和叶新田一意孤行贱踏林连玉基金,使华教沦落到不忍卒睹的地步,那么,组成董总的各州董联会就必须义无反顾,群起清理门户,把异类扫地出门。

2 comments:

saseng said...

"董总任由三两个人颐指气使摆弄,将使华教斗争运动乱了阵脚,使华社扼腕痛惜之余,也对推动华教的前进望而生畏,因为董总有所托非人之虞。"诚如先生所言,上述情况如果持续,我国华教前景堪虞!

壞友 PoWKilLeR said...

华社一向来,都通常是领首的几头象在推在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