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November 2010

董教总有搅屎棍

董总和教总前呼后应,扛起金字招牌猛戳林连玉基金。令人深感错愕的是,这三大捍卫华教运动的组织殊途同归为华教呕心沥血,但董教总和基金会领导层之间却暗藏着人事上的纠纷过招多时,彼此都以沉默的对峙维持表面关系,并不主动采取积极平和的心态解决歧异,反而把累积多年的怨气,通过媒体泄恨,整治对方。


近期的导火线是杜乾焕以基金会主席身份,否认外传与董教总"渐行渐远",若有不爽的地方,也只是两三位董事与叶新田之间的过节,并认同董教总是华教的最高领导,私人问题不应牵进组织。且不论杜乾焕是否把矛盾的事实扫进地毯里,但他却保持着风度,不愿触及与董教总面和心不和的问题,以免成为社会议题。


但是,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并不领情,但凭杜乾焕三言两语咬着不放,趁机找碴寻衅,把杜成焕描绘成处心积虑策动攻击董教总的罪人。两年前,以叶新田为首,邹寿汉辅佐的威权,曾倾其全力打击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不让他续约。双方公开骂战引起华教界和华团劝导,当时莫泰熙、刘锡通和刘建成为柯嘉逊仗义执言狠批叶新田独断专行。叶也因此遭新院学生挥拳把他脸鼻打得血流如注。


叶新田在声望褒贬不一的声浪中,过后有幸地蝉联董总主席,而邹寿汉成了署理。显而易见,邹寿汉把矛头指向林连玉基金,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乃要对莫、刘宣示董总作为老大的权威,进而压制林连玉基金的发展,同时对种下口舌祸根者报复雪耻。


这一次,邹寿汉获得教总主席王超群助阵挞伐,似乎想藉势藉端推倒杜乾焕的领导。叶新田极尽低调尚未浮出水面,或许顾虑到与三两位董事不和,若他出击会被人解作趁势拔除眼中钉,尤其值得考量的是,当年费九牛二虎之力把柯嘉逊干掉,本身泼人污水也惹得一身赃臭,如今假藉邹寿汉出手,就可避免再一次被人"鸟得够够"。


教总主席王超群把林连玉基金执行长姚丽芳当作箭靶,说杜乾焕只是"傀儡",而她是渐行渐远争端的始作俑者。姚丽芳在教总服务长达20多年,其中前十年半是在已故华教元老沈慕羽的领导下,后13年是在王超群手下。但她进入林连玉基金后便成了王超群的陌路对头人。


林连玉基金1995年注册成立,系出教总,以弘扬林连玉捍卫华教坚韧不拔的精神得以传承为主旨。但是,有文件记录揭示,王超群15年来仅出席过三次会议,霸着茅坑不疴屎。如今却义正词严地大谈基金会的前世今生应如何运作。自从杜乾焕於2009年加入基金会,董总代表也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没有出席会议,邹寿汉曾任基金会主席,一走了之之后却不念旧情,足见他把人事矛盾制造了"渐行渐远"的对峙条件。董总在基金会的董事成员也不过问会务。


事实上,邹寿汉或王超群如果没有积极投身基金会,根本没有捕风抓影的资格去评议基金会一众企图分裂华教或恣意攻击董总。即使杜乾焕年余的领导作风与董教总格格不入,董教总以其威望及经验予以开导也是职份所在。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会长刘镇东提醒董总,通过媒体开骂是有失风度的做法。董总并不应该小题大作,将论述局限在敌人或朋友?二元对立的思维,眼光应该放在更大的社会以及华教议题上,积极扮 演自己应有的角色。


不过,林连玉基金会的董事局包含董总、教总、华团和乡团共襄义举。设若董教总的叶新田、王超群和邹寿汉对杜乾焕已达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他们可以发动内部力量通过议决撵走杜乾焕。当今通过媒体叫骂清算,这与政党的作风有何分别?令人对文教界表面的温文儒雅,不得不咬牙切齿。


没有署名的董总文告近日指出,虽然往年都在没有征求意见之下就被列为联办单位,但林连玉基金今年却一反常态,去函征询是否联办,因此决定参与” 2010年度的华教节。


文告说:"今年的情况却稍有不同。董总第一次正式收到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志期107日邀请联办2010年华教节的公函,来函并附有回条,询问"本会决定参与或 不参与 联办2010年度之华教节"。是故,董总乃遵所嘱,于1029日在该回条上划掉了不参与 联办的字眼。"


杜乾焕以书信征求意见符合正常手续和得体,然而,在此之前,"虽然往年都在没有征求意见之下就被列为联办单位",却是邹寿汉出任基金会主席时期的所作所为。要剃人胡子之前,也得看看自己的脸。


董总处心积虑的文告其实暗藏杀机,如果上述文告没有笔误,划掉(删除)"不参与"就等於参与华教节,至於最关键的"联办"也一并划掉,也就意味着董总只退居普通社团的地位,不参与向来与有荣焉的"联办",这种小肚鸡肠的行为,可见得,董总对林连玉基金自设"渐行渐远"的议程己酝酿多时,谁是华教运动的"搅屎棍",一目了然。


风云时报 22-11-2010

2 comments:

壞友 PoWKilLeR said...

在华社永远欠缺1位co-ordinator ,, ,,
高薪付费吧 ,, ,,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这就是华人。。。。。自己杀自己!!!窝里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