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November 2010

杀无赦腥风再起

莎亚南巡警一口气枪毙了三名持刀劫匪。他们被指躯车向油站的便利店劫夺得手后逃跑时,遭闻讯而来的巡警猛追两公里,汽车因失控撞向山坡动弹不得,生命也因此卡在警方的弹雨中"伏诛"。


和以往的样版理由没有两样 :警方开枪是受到性命威胁,逼於无奈把挥着巴冷刀的劫匪击毙,三命呜呼,其中一人只有16岁。


假设另一情况的场景是:一名拥有合法自卫手枪的民众面对拦车行劫的攻击,这名枪主受到安全威胁也把这种人干掉,后果可能是,他被解读为,在没有合理依据的情况下开枪,把"法律操控在手中",而被以谋杀的罪名被检控。但是,警方把三名疑犯就地解决,就是合情合理合法地除暴安良,为消除社会罪恶替天行道。


非但如此,在还没确定三名死者有否犯罪记录之前,雪州警方毫无悬念地"相信",死者一伙人也与其他劫案有关,使到警方的歼灭行动提升到合乎维持治安,的更高境界。


16岁死者的父亲反驳警方指他儿子是贼车司机的说词,他说其儿子根本不懂得驾车。这位痛失爱子的父亲置疑警方为什么没有展示行凶证物或赃物,或是以便利店闭路电视录像佐证这宗劫案,就仓促发表一面之词为此案定论。即使涉及劫案也罪不至死,为什么警方的射击目标是在头部和胸部,而不是其他身体部位?


与此同时,新山一名青年受警方截查时,因电单车路税逾期而心虚驾逃,被警方追赶到住家附近,腰部被枪伤入院。虽然案情性质不同,但是,警方动辙就以开枪"收拾"疑犯却是不谋而合的惯技。在此之前,有一名16岁少年因没有驾照,在警方的追捕中被警员枪毙,此案引起舆论的讨伐之下,已进入司法程序研审。


警方杀匪,无论情况是否必要或是有滥杀无辜之嫌,都基於死人无法说话,由警方的理由说了算。针对这类悬疑命案,家属也碍於举证困难,只得抱怨终生。由於警员占尽了避过受检控的优势,或只是受到内部纪律处分,在没有受到法律严格的验审下,间接培养了员警不假思索的杀无赦执法作风,把人权和法律置之脑后。这是当前警队广受责难,令人咬牙切齿诟议的课题之一。但是,看来,警察部队仍把这社会的评议置若罔闻。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1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