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November 2010

出头鸟伸不出鸟头

在<赵丽兰向政治挺进?>一文论述中,我认为"全民挺明福组织"在补选中注入社会运动的元素,难以避免有瓜田李下之嫌,被解读为间接协助行动党争取华裔 选票。",但并没有否定有关三项诉求的价值观。这段44个字的评议,却遭思考 闭塞者舞文弄墨,以至少1000个字来攻讦和缺乏事实基础的抹黑,甚至以凭空想像 强加政治立场,社运人士如此鸡肠鸟肚,实属社会的悲哀。


自诩为全民挺明福组织,"整个行动策划人"的黄业华在 网络媒体当今大马一篇专论<政治化赵明福: 评民主游说空 间之阙如>中,对张木钦和我评述有关组织在话望生发生的推撞事件所表述见解,扭曲为"站在当权者的一边,背向民主人权和社会 公正理念"等等漫无天际的指责。黄业华挟持已故赵明福的名号搞运动,自以为是可供欣赏但不可触摸的仙人掌,即使他的行为离轨脱序,有明福的招牌挡驾,就有免疫系统的优惠,人人都得叩头称是。他凭什么特权阻截别人表述言论自由的权利?


曾担任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山地雅戈的政治特别助理的黄业华,是否行动党的党员无关宏旨,重要的是,这位曾具有政党色彩的社运人士参与挺民福运动,难道没有瓜田李下之嫌?也许刺痛了他的穴脉,这位不能容忍异议的人,就迫不及待把批评者界定为"站在当权者的一边"借题发挥。套用及回敬黄业华的话:这种有 党派意识的评论人,其中立性相当可疑,言论可信度更是问题。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说,全民挺民福运动於今年8月成立。但这组织却在加腊士补选时突然横空降世,在话望生广发诉求传单普渡众生。在此之前,未闻这个组织有如此气势如虹的举措,起码,名义中的"全民",知道这活动的人民不"全";也因为暗中见机行事,有意参与签署的民众早已不知不觉地被隐密的议程拒之门外。黄业华挟持三项诉求,其实也仅是拾人牙慧,凑凑场面点缀本身的民运形象。44字评论,旨在指陈政党补选战事如火如荼备战中,他利用两个阵营的对峙和矛盾,对另一个政党找碴,是不恰当的时段做不可理喻的事。


其中,要求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早在前首相敦阿都拉时期就提出来,不过,受到前警察总长慕沙胁逼阻挠,未能成其事。黄业华可曾为民主民权展开斗争,力挺IPCMC的成立,讨伐前首相的优柔寡断,或到武吉阿曼 找警察总长理论?以便坐言起行对"公民问政和民主游说的空间"付诸行动,发挥影响力。但他却引经据典抬出革命先贤的事迹和言行自相比拟,委实臭美,这种贼过兴兵的壮怀激烈,犹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假左仔不忍卒赌的嘴脸。


至於要求为赵明福和古纳斯加兰成立皇家调查 委员会,调查他们的死因,倘使目前聆讯中的验尸庭最终无法有确凿的研判,不但赵家有权要求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大马人民也想知道真相而予以呼应。


不过,黄业华精心策划,把赵丽兰提升到带动全民诉求的高度上,其实将削弱人民对她的支持热诚,因为民众会把她弱质女子的印象改观为冲锋陷阵的民权领袖,敬佩之心热燃,同情心自然会减退。黄业华是在帮自己沽名钓誉而不惜消费赵明福,还是摧毁为民福申冤的力度?他应扪心自问。


一个自命为争取民权运动的操盘手, 不止两次自命为"出头鸟"。文中如:"一个社会是否迈向民主自由,有赖于"出头鸟"去冲撞专制制度。",以及"任何争取民主人权的运动,都是由三三两两的" 出头鸟"开始"。真不懂黄业华为何要自比出头鸟来自慰。当前捍卫民主人权,言论自由的人此落彼起,情操令人感佩。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是所有自称是出头鸟的鸟都是好鸟。


黄业华敲定的其中两项诉求,挥舞着"全民挺民福"这个旗号呐喊,其实主题并不连贯。黄业华为这个运动定名,其实用意明显是要政治化赵明福以使明福事件保温。也只有处心积虑存有议程的人才能把往生者政治化。而他重复过去党团的诉求,只是贼过兴兵,哗众取宠,事发之初,他这只出头鸟当时龟缩在那里?


好吧,既然有人喜欢做鸟人讲鸟话,我们来斟酌实情。黄业华有必要对他的人权工作者的绩效交代和消除人们的迷惑。其一,从8月 成立的全民挺民福运动,至今参与签名的人数,"全民"与代议士分别有多少?其二,在加腊士补选之前,马华和巫统都先后举行党代表大会,既然黄业华表明要"寻找部长和国会议员签署诉求信",何以他没有把握这个机会展开这"不顾一己的得失毁誉,尽其天良"的运动?其三,近期召开的国会正是黄业华作为整个行动策划人应该一鼓作气,一网 打尽的良机,因为诉求之首:要求部长和国 会议员在国会动议及通过《人权法》,国会各路人马齐集,正是最合适的围猎和出击地点,何以这出头鸟不见鸟头?


此外,加腊士推撞事件爆发时,新闻聚焦落在赵明福胞妹赵丽兰身上,由行动党藉势藉端煽风点火护航,理由简单,行动党必须向民联展现实力,马华则要争取华裔选票以向国阵主子邀功。而作为整个行动策划人的黄业华却没有担当的勇气,挺身而出说明本身扮演的角色,无论是推撞事件不断发酵或遭警方逮捕录取口供引起舆论责怨,前前后后都躲在赵丽兰声泪俱下的声影背后当她是人肉盾牌,夹着尾巴不敢吭声。一个自命不凡的"整个行动策划人",就连枪打出头鸟时的鸟头也伸不出来,真是既侮辱了鸟,连鸟也不如。


风云时报 12-11-2010

3 comments:

壞友 PoWKilLeR said...

点半到为止 ,, ,,
言者言说者说 ,,
太阳依旧每天在自转
,,

PaulH said...

sigh...太多太多的人老了。。。真的老了。赵小姐找老廖和首相拦冤的事真的进入记忆洞了。政党不做政治事以成江湖老规矩,谁出头打谁。真不知谁才有资格帮赵小姐。。。。太多太多事物和人。。。老了。1984亦不远矣。。。

落花先生 said...

感叹马来西亚已经没有了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