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ember 2010

再益烧桥碎玉政途堪虑

公正党署理主席一战,再益愤然退选,沙巴州两个区会有明显的造马嫌疑是爆发火线,由於累积了162宗党选投诉被冷处理没有及时纠正,再益宁可玉碎不愿瓦全,公开与安华决裂以揭露党选有人藉助山高皇帝远舞弊,对选票猛然灌水。


争议性的沙巴里巴兰区部投票成绩是署理主席候选人再益退选的直接导因。该区部的投票率创下了 60%的记录,在总共1501名党员当中,出席投票者高达898人。当天触目所见,出席投票的党员不超过200人,但是投票成绩却有800多票。而阿兹敏更获得超高的881票,再益和另一名候选人慕斯达法 仅分别获得6票与8票。


此外,盛传斗湖区会出席投票六七十人,但投票则有500多人,阿兹敏秋风扫落叶得到绝对优势,再益只获可怜的区区4票。


跟实权领袖安华叫战,烧掉桥梁后,再益可能面对惩治,但他早料有此一着,恫言如果被开除,他将另起炉灶,成立新公正党。公正党内部消息,再益的直白言论等於自揭底牌,党选过后,安华把他这位普通党员架空孤立,使他没有平台发牢骚。


但是,为了堵截再益言论作乱,他被开除的可能性极高。再益与安华对峙,存在无可转缓余地的危机,因为党内没有足够份量的元老可从中斡旋灭火。如果再益忍受不住寂寞急切另组新党,就会被当权派罗织种种罪名和理由攻讦。


再益以英雄姿态,从巫统过档公正党,的确给公正党如虎添翼的威望,浑然自成一股清流。但这位身家丰厚的律师,人到无求品自高,使性发表与党内主流领袖格格不入的评论,被暗议为进退失据,缺乏忍辱负重的政治手腕。


公正党显然"太挤",容不得有理想的书生型领袖。前有已退党的署理主席詹德拉博士,这位无法抒展抱负的学者一度支持安华,不惜与前首相马哈迪对抗,被送进甘文丁扣留营。如今,他转回头把安华骂得狗血淋头。


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不拉欣,这位口齿不甚俐落的企业家,以CEO方式管理雪州。由於他不以功利犒赏党内同志,曾被严批没有释放雪州官联公司的职位而失去基层领袖的拥戴。数月前,在阿兹敏逼迫下,他拱让出公正党州主席职位。如果没有安华斡旋以止住州政权的动乱,他或许已含恨下台。


再益在公正党这个环境,与安华及中坚支持者一路来"相见欢相处难"。与他较劲竞逐署理主席的阿兹敏虽不以政见卓著享誉,但以他与安华的师徒关系,眼精目企的基层领袖很自然会向他靠拢,但平民党员却对再益情有独钟。论"情",安华对阿兹敏多年的义海豪情,党选决战时刻给予提携符合情义,但在党选中立持平上,安华就缺"理"去偏帮阿兹敏以打击再益,有违最高统领的风范。


正因师徒在党选中双剑合壁得露骨,沉不住气的再益指责他俩应谢罪离党,因为他们的作为,是"问题根源人物"。其中,除了向再益施杀手锏之外,也连带对诸多派系色彩浓厚的区会主席竞选暗中出手,打击再益的追随者。


公正党的马来人党员约55%,印裔25%和华裔15%。如果再益另组新党,恐怕缺乏感召力。许多由巫统过档到公正党的马来党员,已在过去十年来视安华为偶像,加上这些保守派不乏是巫统的失意者,想藉公正党搭渡,追寻在巫统"往日的旧梦"。以政治的功利主义,再益处在"水清则无鱼"的孤独情境,因此,要公正党多数马来党员坐言起行追随他,力度微弱。


至於心倾民联的华裔,多数已是行动党的中坚支持者,能够拉拢的领袖已构不成气候或有极限;至於印裔,当今四分五裂,投奔各党,无从下手。再益成立新党争取的党员资源,将是他最大的忧患。而他开明的政治理念,只会落得叫好不叫座的下场,起码,目前的政治气候还不能让他登高一呼,万山响应。


熟知公正党政治环境者担心,再益跟安华撕破睑衍生毒瘤的扩散,不但影响公正党辛苦凝聚的力量,同时也将殃及民联的威信。目前甚嚣尘上的全国大选近在眉睫,对民联朝思幕想的布城之路,无疑是荆棘满途。假如要再益安份屈从停止继续叫闹,看来不符合他的问政性格。安华无计可施之下,长痛不如短痛,可能会壮士断臂,"处理"掉再益,但政治诡异多变,胥视进一步的发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