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ember 2010

再益向安华泼漆

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的再益,以选举不公道为由恼怒地半途退选,并辞去党职抗议。尤有进者,他左右开弓,剑指实权领袖安华从中作梗,偏帮他的劲敌阿兹敏,认为这两位"问题根源的人物",应该离党以使公正党朝向康庄大道。


再益不惜撕破脸讨伐安华,此一决裂突变,对安华一路来的权威形象有莫大的损折,而看来毫无悬念成为接棒的二号人物阿兹敏也给捅上一刀,有胜之不武之嫌,这意味着再益对公正党领导层极度失望和鞭鞑,愤怒的氛围肯定影响公正党的和谐及团结。


再益向以直白的评论深获民心。他曾被推崇为"巫统的良心",主张马来人有自尊地放下扶助拐杖,应自力更生。但他力图兴利除弊的壮志却被巫统主流派系所挤兑;因为不满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扣留记者陈云清和雪州议员郭素沁,他辞去首相署部长职位,后来受安华招揽进入公正党。


与安华出生入死多年的阿兹敏,自然会认为以他在公正党的资历,应顺势从副主席荣登署理,但党内对这位城府甚深,没有什么政见的"接斑人",没有高的评价。再益的开明政治思维受到年轻的马来党员支持,也受华巫裔人士感佩他的变革思想,双方的支持者取向各有所好。


不过,政治往往是叫好未必卖座。面对党选,以再益缺乏基层及独行侠的身段,要与阿兹敏一较高低,先天不足。公正党有不少是巫统前党员或支持者,阿兹敏的政治基因占尽党选优势,如果正如再益所揭发,安华背后支撑加持,阿兹敏在党选中稳位望赢已不在话下。


也许,再益是个自恋型政治人物,陶醉在受到赞美的声浪中自我膨胀。正由於他对自己的行情估算过高,以为能过关斩将才参选,却没有把对手的搅绊谋略计算在内,一时难以承受打击。阿兹敏已有超前的劲势,导致他半路喊着下车。


再益显然有强烈的自我为中心的情愫,稍一不满或受到挫折就以辞职一表愤慨,在巫统是这样,到了公正党也如此,不改本色。从大局而言,他未免按捺不住本身的情欲,想在公正党一步登天,却没有妥善布阵,而政治的权势之争那有不受阻难的道理。他动辙辞职的行为,让人觉得是他的另一政治招牌,予人负面的印象。


多数情倾再益的人,深信他的政治理念符合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色彩。安华和阿兹敏的巫统血统,仍然唯马来人的权益马首是瞻。也正因为公正党跳脱不出巫统的框框,再益就非拿下署理一职不可,以备他日执掌公正党时能实践理念。但是,空有理想而少有斗争谋略的人,往往壮志难酬,尤其是民联正编织着迈向布城之路,每个人都为高官厚禄磨拳擦掌,击退竞争对手以确保政途安枕无忧。


再益退选,激发署理之争被抛榜末的候选人慕斯达法要求中止党选。也是公正党霹雳州主席的慕斯达法,将会向党总部提呈一份备忘录,要求马上中止或展延正在进行中的党选。他与再益都曾公开投诉党选出现弊端,(至今,党选共接获162项投诉)两人既使因此连成一线,看来也人微言轻,难有作为。


再益临阵求去,也使到党内持观望态度的领袖不得不向阿兹敏靠拢。严以言之,再益突然煞车,令隶属他派系的领袖十分尴尬,不知所措。那些谨言慎行的领袖由於没有公然表态,此时暗自赏识本身的政治智慧运用得当,政治原本就是虚虚实实一言难尽的游戏。


安华左右党选,暗中扶植阿兹敏露了馅,对他极尽保持中立的外表,再益无疑是向他泼漆,使他的公信力狼籍不堪。即使安华及其中坚支持者想要消毒,也无法抹去党员的疑团。假如正在进行中的党选,党员不理会再益退选而仍然投他一票,以发泄对当权派的不满及精神上支持再益,一旦再益获得相当高的选票旁落,这项结果将彰显公正党的分裂,以及严重冲击安华依不拉欣作为实权领袖的威望。


公正党首开先河搞领袖直选,受到其他政党关注。但是,她所溅溢出来的弊端和恶臭,在在显示,民联之首的公正党若对40万党员参与的党选应付失据,如何从国阵手中夺下中央政权,委实引人疑虑。经此党选的倾轧和纷扰,再益抛出的震撼弹,伤及了公正党的元气,也危及民联的根基。


风云时报 10-11-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