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November 2010

赵丽兰向政治挺进?

从政治投资押注角度而言,赵明福胞妹赵丽兰若在来届大选出战,肯定能一鸣惊人获胜。抱着冤屈以及累积的民愤,华裔选民的同情票势必把她护送到国州议会,以让赵家蒙受的伤痛和民众的疑虑有泄恨的管道,匡扶公义。


显然,行动党领袖对赵家呵护备至,除了赵明福生前是欧阳捍华的助理,行动党责无旁贷必须克尽情义之外,坠楼死得不明不白的赵明福案件还有升温的价值,以让行动党藉此唤起民众的情绪,趁机捞票。


赵丽兰已从过去的羞涩逐渐以行动表述愤慨,所谓相由心生,赵丽兰经过磨难之后,言谈冷静沉着,每每谈到赵明福冤案,目光透露着讨伐的怒光,而且凝聚着难以言喻的力量。而多数时候泪洒记者会的场面,令人我见犹怜。


如果她把悲愤化作投身政治的力量,看来是稳位望赢。近代的政治历史上,凡是牵扯到政治和人权,男人受到敌对阵营压榨逮捕或死亡,这些不幸的往生者的妻女或女性亲属,一旦她们以接棒者或复仇者的悲情角色加入抗争战围,八九不离十都能临危受命而水到渠成。

菲律宾的科拉松因丈夫阿奎诺被杀害,她积极投身并领导了反对马科斯政权的政治运动,并以反对党领导人身份赢得1986年总统大选,成为菲律宾和亚洲国 家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她已逝世,但事隔多年后,她的儿子阿奎诺三世也子承母业成为总统。

1947年,緬甸民主女斗士昂山素姬的父亲昂山将军为了緬甸独立而與英国谈 判,同年卻為政敌所暗杀。深受圣雄甘地的非暴力理论影响,昂山素姬开始参与政治,并致力於推行民选制度。1989年遭 到软禁,她拒绝了将她驱逐出境而获自由的条件,斗争至今而成为国际社会推崇的杰出政治女性。

1977年,巴基斯坦齐亚哈克发动军事政变,宾娜丝的父亲被废黜。當時,齐亞哈克執行军法管治,承諾三個月內 进行大選。可是,承諾未兌現,便以軍法宣判她父親死刑。雖然公眾要求赦免,但仍然在19794 4日把她父親絞死。宾娜丝奋起力争上游,经过斗争而成为巴国首位民选女总统。

悲情和眼泪就是犀利的回马枪

远的暂且不一一举例,近看我国七十年代,行动党已故陈国杰遭扣留期间,却不费吹灰之力成为国会议员,即使近年来有人在内安法令被扣押,由妻子代夫参与竞选活动,也都当选。现时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不拉欣猛遭敦马打压,因鸡奸案入狱。他的妻子旺阿兹沙代夫问政,非但中选为国会议员,也成了党主席;安华的女儿奴鲁也渐渐在政坛崭露头角,成为国会议员并在公正党的党副主席竞逐中处於领先地位。

从上述的实例,可以清晰看到,既使孔子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不可尽信。政治上绝对不能连带欺负女性,否则,这些处於弱势的女人,她的悲情和眼泪就是犀利的回马枪。犹太人说:不要欺侮女人,上帝会计算她掉下的眼泪。可见得,女人的政治悲情足可呼风唤雨,尤其眼泪是她们天生的武器。

不容小觑赵丽兰若投身政治的声势和实力

在还没有发动爆发力之前,赵丽兰与上述例子相提并论,只是芝麻对西瓜比例,然而,西瓜也是从果籽长成,因此,不容小觑赵丽兰若投身政治的声势和实力。

赵丽兰在吉兰丹补选活动火热时刻,由苏志海、黄业华与卓振宏陪同,以全民挺明福运动的名义进行"猎部长行动, 寻求正副部长、国州议员及候选人"签署一份三大诉求同意书,提出的三大诉求包括制定《人权法令》遏止执法单位滥权危害马来西亚人民的安全;成立警 察独立投诉委员会(IPCMC)以调查警方滥权事件;以及在国会或州议会动议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查明赵明福与古纳的死亡案件。


当赵明福验尸庭未作出了结之前,赵丽兰迫不及待扛着赵明福的旗号,在补选中注入社会运动的元素,难以避免有瓜田李下之嫌,被解读为间接协助行动党争取华裔选票。虽然行动党指该组织没有政党背景,与竞选活动无关,但这种"刻意的巧合",也只有甘冒着变成白痴的人才会相信。尽管赵丽兰声泪俱下驳斥王赛芝指责政治化这项签名运动,但民众见仁见智。


这个组织声明想藉着正部部长等人云集时,方便收集签名也说得勉强。刚刚落幕的马华和巫统大会正是适当的时机让他们一展壮志,也许正召开的国会更能使他们对部长和国会议员"一网打尽"。但他们的胆识偏偏缺乏掌握时机的智慧。他们远赴话望生专挑软的柿子来吃,显然欠缺勇者无惧猛闯虎关的气势。


不过,他们也有意外的收获,在力图会见王赛芝时,因为苏志海与马华党员推撞倒地而一跌成名,舆论热议显然站在赵丽兰这边,行动党集中火力轰炸王赛芝,使她招架乏力。姑不论"全民挺明福"是否在消费赵明福的冤魂,使它政治化,但它的确是加腊士补选期间,华社的热门"政治话"。但这次撞击是否会左右选民的取向,也只有华裔的选票可作为推断的参考,未必是"一失足成千古胜"或"一跌定音"。


以赵丽兰的悲情之境,如果要在政治上舒展,大可不必按照行动党的政治模式和手段来争取民意,以免变成棋子供人差遣。起码,在未正式加入行动党之前,不要使自己"党化"而沾染任何色彩,若她心有依托,也不妨堂堂正正公告天下。毕竞,她代表赵家的冤屈申诉无门,其情可悯。她有行使参政和选择加入任何政党的权利,外人无可置啄。


中间选民和普罗大众也同样关怀赵案


赵家要获得全民力挺,以现状而言应倾其全力在明福的案件上,而不是扩大到更广的层面迷糊了公众的焦点。菲尔丁说:"如果丑陋的人偏想要别人称赞他美丽,跛脚的人偏想表现矫健,那么,这种原来引起我们同情的不幸情况,又会引起我们的讥笑了。"


同理,赵丽兰肩担替赵明福死因深查细究的重任,至今庭审进度八字还没一撇,尤其是"在国会或州议会动议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查明赵明福与古纳的死亡案件",与其他诉求混为一谈以强势提出诉求,确实逾越宏旨,徒使她的弱势地位让人重新审度她已跃升高度,刚强自命。毕竞,民联为了政治议程,必须捆绑力挺赵案的立场,但撇开政治的纷纷扰扰,国阵成员党党员人心也是肉做的,中间选民和普罗大众也同样关怀赵案的进展,因此,"全民挺明福"应该极尽独立,避忌节外生枝,招敌树异,以免辛苦凝聚的力量出现杂音进而变调走板。


风云时报 3-11-2010

1 comment:

oic said...

pinoys kicked marcos's ass for themself,not for Corazon Aquino,Burmese n pakistanese hate their military govs,it means if any gov doesn't treat the rakyats fair enough,rakyats don't mind to vote for an inexperience lady to show their anger